返回

九鼎之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风中之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三章:风中之云

    龙枫见到寒芸以后,整个人变得温和起来,他那张威风凛凛的面孔已经被寒芸一身的柔弱消散,或许就连龙枫也没能想到,原来他也会有温顺的时候。

    在他手中怀抱着沉睡的寒芸,龙枫爱不释手,一路飞奔不知疲惫。这一路上,龙枫把寒芸瞧了个仔仔细细,长发飘飘顺其自然,洁白柔润的面孔如花似玉,烈焰朱唇,风华正茂,她柔软的沉睡在了自己的怀中,使得世间万物悄然之间万籁俱寂。龙枫心动了,他沉寂在了这幅惊艳绝伦的面容之中,一阵阵热血在他脑海之内波涛汹涌而起,已然忘却了自己飞往了何处,也不知飞了多久,寒芸终于打破了所有的沉寂,她的眼皮开始微动,似如水晶一样的双眼缓缓睁开,眼前一片云空,以及龙枫那张沉静且又陌生的面孔。

    突然,在她的脑海中回想起了几个面目丑陋,形态怪异的兽人,那几个兽人杀死了自己丫鬟,然后用那丑陋无比的面容看向自己,一手施法将她昏倒在地。她受到了兽人的惊吓,心中依旧阵阵余悸,瞬间变得惊慌失措,惶恐不安,她对龙枫大嚷道:“你是谁,你要带我去那儿,快放我下来。”不停在龙枫怀里挣扎。

    龙枫抱紧了寒芸,害怕怀中寒芸脱落手中,见她这般害怕,龙枫瞬间心软了下来,他不想让寒芸因为自己而感到担惊受怕,同时,龙枫也害怕寒芸会因为自己的任何不对使得她感到不安,他不想让寒芸对自己有任何的偏见,一心想要维护她,于是温顺的说道:“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

    寒芸躺在龙枫的怀中仔细看着龙枫的面孔,只见龙枫镇定自若,发丝从额头左右分叉飘在空中,龙枫是个人,没有兽人的粗鲁与丑陋,也没有任何的威胁与恐吓,反而使人感到一阵心安贴切,寒芸心中的畏惧逐渐减少,没有了害怕。与此同时,寒芸又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竟然与龙枫飞行在了高高的天空,在他身下是一望无际的草原映照在蓝天白云之下,从高高的天空放眼望去,草原之上一群猎人正在牧马,成群结队的马匹随着猎人策马奔腾。寒芸不知此处是何地方,心想自己不是应该在皇城之中吗?怎么到了这里,眼前这个人是谁,他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想到这里,寒芸于是惊慌道:“放我下来。”面对陌生的龙枫,寒芸的语气显得有些柔弱,她不了解龙枫到底是个好人还是坏人,心想如果他是个坏人,自己若是惹怒了他,后果将不堪设想,为此,言语之中不免让龙枫感受到了她的胆怯。

    龙枫不会伤害寒芸,听得寒芸的语言之中对自己持有丝丝畏惧,龙枫微笑着点点头,听从寒芸的意思从空中飞往草原之上,他轻轻的将寒芸放下,两人面对面将对方看了个清清楚楚。

    寒芸从小在皇城之中长大,养尊处优,走到哪里都有自己丫鬟陪着,每当出门游玩,寒浞都会为她安排亲兵护卫保护她的安危。可眼下自己身处在这陌生的地方,身边既没有丫鬟的陪伴,又没有父皇的亲兵护卫保护自己的生命,唯独只有眼前这个陌生的龙枫。寒芸背向了龙枫,她开始不安的对着草原喊道:“父皇,王兄,你们在哪里,芸儿好害怕,快来找芸儿。”接二连三的对着草原大喊,没人回应。

    龙枫顿时想起寒芸口中的王兄,心想那不正是前几日在周国遇到的寒浇与寒戏嘛,对啊,听那兽人说起,眼前的这位女孩乃是寒浞的女儿,那么她就是寒浇与寒戏的妹妹,也是寒朝的公主。在那片森林之时,龙枫一心只在寒芸的身上,没有认真留意兽人的话,刚听得寒芸口中的王兄,方才明白了她的身世。

    寒芸的不安无疑让一心想要保护她的龙枫暗自难过,见他依旧对着辽阔的草原固执的叫嚷着自己的父皇,寒浇与寒戏。无奈的龙枫面容失色,他给不了寒芸想要的这份安全感,心里难受,却又不能让寒芸因为自己的情绪感到讨厌,于是缓和了心中的失落,轻轻说道:“公主,你的父皇和王兄不在这里,我可以带你回去见你的父皇和王兄。”龙枫不知道她的名字,只能以公主对她称呼。虽然龙枫很不情愿让寒芸回到她父皇的身边,可是只要能够让寒芸开心,让她微笑,让她快乐,龙枫愿意为她回到寒浞身边。

    寒芸果然开怀回过头,她看着龙枫,惊恐的面容终于露出了惊喜的目光,她来到龙枫身前开心的说道:“真的吗?那你快带我去见父皇吧,他们正在去往泰山的路上。”

    龙枫露出灿烂的微笑,点了点头说:“嗯。不过我只有抱着你飞过去。”听得龙枫说要抱着自己回去,寒芸脑海中当即闪过一个人影,她很为难道:“不我怕高。万一掉落下来怎么办,我记得离这不远处有人牧马,不如我们去找两匹马。”寒芸突然想起在空中之时看到的马群,一手指着那几个猎人牧马的方向。

    龙枫看着她手指的方向,暗自嗟叹,无奈道:“好吧。”龙枫心中堵着一道气,随即猛地朝着辽阔的草原寻找马匹,寒芸紧随其后。

    过了不久,两人终于来到了那几个猎人的牧场。所有猎人见龙枫和寒芸来到自己的地盘,不知为何,以为是来者不善,便将他们两人围了起来,龙枫向来不欺凡人,于是告诉这群猎人的首领,希望能够得到首领的允许,向他借两匹马,那首领不肯,便要将龙枫两人驱逐。巧的是在那首领的身旁有一个十七八岁与龙枫差不多大小的少年,那少年乃是首领的儿子,少年曾经骑马的时候不小心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左手弯曲已然残废,龙枫趁此机会告诉首领,希望可以治好那个少年的手臂换取两匹马,那首领听得龙枫能够治好儿子残废的手臂,欣喜连连,不再逐赶龙枫两人。龙枫身在巨石峰多年,兄长父辈们常有受伤骨折之时,对神农尝百草之中的药草铭记于心,他知道怎样治好少年的残废,对于龙枫而言,治好这个少年不是什么难事。龙枫将少年手臂上的筋脉打通,灌注自己的法力,没过多久,那少年的手臂果真就运动自如。见儿子多年的残疾瞬间康复,首领欣喜若狂,为了感谢龙枫,首领让他在自己牧场中随意挑选,龙枫挑选了一匹英俊的黑马,寒芸挑选了一匹温顺温顺的白马,两人上马之后将要离开。

    就在离开之际,龙枫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对准了那首领背上的一副弓箭,不知为何,龙枫意识里面对弓箭似乎情有独钟。那首领见此情形,便将弓箭取下送与龙枫,龙枫道谢,两人又朝着泰山方向一路驶去。

    龙枫手持大弓细看一番,力量源源不断涌出,使他感到振奋。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和弓箭有什么渊源,为什么看到弓箭,自己的内心会有着一阵阵狂热。思索一番过后,龙枫将弓箭放好。他仰望天空,停住马匹,寒芸见他不走,也跟着停了下来。

    在寒芸面前,龙枫的心理变化太大,虽然他答应过寒芸要带他去见寒浞,可是眼下他改变了注意,龙枫并不打算让寒芸快点回到寒浞的身边。相反龙枫要趁机让寒芸能够多陪在自己的身边,她不甘心寒芸心中对自己毫无留恋,心想反正在她的心里也没有我,我就偏偏不要你这么快回去。

    寒芸对龙枫早已没有了畏惧,龙枫的能力寒芸有目共睹。在寒芸眼中,龙枫已然成为了心里的一块盾牌,有他在,没人能够伤害自己。她将马掉头来到龙枫那匹黑马身前,人和马相互对立。灿烂的阳光照耀在寒芸洁白的面孔之上,长风轻轻吹起她长长的发丝,寒芸露出唯美的笑容说:“怎么不走了。”

    龙枫也是微笑着说:“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寒芸说道:“我叫寒芸,你呢?”

    龙枫说道:“我叫龙枫,我能知道你今年多大了吗?”

    寒芸嘴角微微翘起说:“我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话音甜美,使人沉醉,却又难过。

    龙枫又道:“你是一位公主,也是一位值得仰慕的女孩。”

    寒芸笑道:“你不要这么夸张。”

    龙枫心想自己说的明明就是事实,怎么会夸张。又想起她的两位哥哥,在龙枫看来,身为皇子向来脾气太大,尤其是寒戏那一身暴脾气,不知寒芸有这两位哥哥是何感想。龙枫又道:“你的王兄对你还好吗?”

    寒芸点点头说:“蛮好的。”

    龙枫又问:“你在皇城之中有朋友吗?”

    寒芸自信道:“当然有了。”

    正在这时,头上传来一声‘二弟’,少康从空中飞将而来。

    龙枫欣喜道:“大哥,你来了,你要的东西找到了吗?”

    少康摇摇头。他搜遍了整个皇城,没能找到夏禹剑,向皇城里的百姓打听,原来夏禹剑随身佩戴在寒浞的身上,要想得到它,只能想办法从寒浞手中夺回。转眼看向寒芸,少康又问:“对了二弟,这位姑娘是谁。”

    龙枫欢喜的说道:“她叫寒芸,是寒朝的公主。”寒芸也冲着少康微笑。

    话音刚落,少康脸色突变,双手攥紧了拳头,怒目看向寒芸那张面孔,如同看到了寒浞一样,一阵烈风划过少康的面容,空气之中的氛围使人备受压迫,透过他的尖锐双眼,少康心中暗自恶道:“她就是寒浞的女儿,当年,我的父亲,我的亲人,我的兄长父辈们全部惨死在他爹的手上。龙枫啊龙枫,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和我的仇人在一起。”时下,少康大大的‘哼’出一声,转头背向龙枫不满道:“二弟,你。”此时的少康对龙枫极度失望,甚至不想和龙枫说上任何一句话。

    龙枫早已感到事态的微妙变化,他心中焦虑,疑惑道:“怎么了,大哥。”

    少康随手一挥,袖中发出阵阵余声气道:“别叫我大哥,你好自为之”,说完,再次‘哼’出一声,飞向了空中。少康不会利用寒芸威胁寒浞,他光明正大,与夜歌不同。

    龙枫可谓是不明不白,他不知道少康为何发脾气,自己那里做错了,他很糊涂,暗自低头沉思。一旁的寒芸早已对少康有所排斥,就在少康发脾气的时候,寒芸对少康已然充满了讨厌以及反感。寒芸的父亲寒浞与少康有着血海深仇,他们两人不可能友好相处。

    身为公主的寒芸何曾受过这样的目光,自己冲着少康微笑换来的确是他对自己的忌惮,心中也是生着闷气,自己好歹也是个女孩子,龙枫的哥哥为什么要发脾气,我和他们根本就不认识,那里得罪他了。又见龙枫不语,心想那是龙枫的哥哥,得罪了他就如同得罪了龙枫,若是再惹得龙枫也不高兴,对自己置之不理,她一个弱女子如何能够在广阔的大地之上寻找自己的父皇,于是放下心中的不满,依旧露出微笑说道:“我们走吧。”

    龙枫点了点头看向寒芸,勉强的露出微笑,说道:“好。”虽然寒芸冲着自己笑,但龙枫知道,身为公主的寒芸一定很生气,他的笑容和自己一样太过勉强,本想给她解释,可他并不了解少康的所作所为,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两人驰马前行,少康的出现,使得寒芸的心中对龙枫保持着一层裂痕,使得龙枫想要贴近她的心变得更难了。

    这一路,龙枫心中产生着时而微妙,时而强烈的变化,他总是目不转睛看向寒芸那张白皙无瑕的脸庞,栩栩动人,龙枫对寒芸有着无与伦比的炙热。只是龙枫感觉道了少康在寒芸心中留下的那块裂痕,他不敢惊扰这位美丽优雅的公主,生怕再将这道裂痕扩裂。龙枫掌握着驰马的速度与寒芸一并前行,不敢超越在前,也不敢落于身后。

    每过多久,两人来至一处丘壑,在他们周围潜藏着上百只明亮的目光,一群老虎等待着猎物的自投罗网,势要打破了这片沉静。

    两人穿过丘壑,龙枫早已发觉不对,这里出奇的静,使人感到不舒服,一阵不详的气息萦绕四周,龙枫提起防范。

    时机成熟,在一只巨大彪悍的老虎发出强烈的吼叫,潜藏在暗处的几十条恶虎纷纷蹿了出来,它们个个尖牙利齿,横眉怒目,吼叫连天,朝着龙枫两人跋山涉水狂奔而来,一拥而上,行动迅捷凶猛,势如破竹。

    寒芸意识到了危险,看着前方疾风而行,面目狰狞的野兽,她面容失色,内心忐忑不安。慌张的看向龙枫说道:“怎么办,怎么办。”

    龙枫瞪着这群老虎,坚定的说道:“别害怕,有我在。”

    从龙枫英勇的身影中,从他坚定的话音里,寒芸已经感觉不到害怕,他就像自己的两位王兄,无论如何他都会挡在自己的身前,保护自己,爱惜自己。

    老虎已经就在眼前,龙枫下意识的从马上举起弓剪对准最前边那只老虎,拉弓引箭蓄势待发,嗖的一声,箭头脱离弓弦正中那只老虎的胸膛,那老虎凶狠的惨叫一声重重猝倒在地来回翻滚。接着龙枫抽出第二只箭悬于弓弦,对准另一只气势汹汹的老虎,又是嗖一声,那只老虎倒在地上。

    老虎已经越来越近,龙枫接二连三的对准离自己最近老虎,行云流水,箭无虚发,箭身脱离之际,恶虎垂死之时。

    不一会儿,龙枫再次将手伸向箭筒,发现箭已空无,剩下早已不在将龙枫视为猎物,龙枫用箭杀死了它们二十多个同伴,对老虎而言可恨至极,它们早已将龙枫视为不共戴天的仇人,势要将龙枫碎尸万段以解心头之恨。

    眼下,恶虎争先恐后扑向龙枫,纵步而起,越向空中,张大虎口,前足亮出弯刀一般的锋利爪子,恨不得一爪将龙枫撕碎,龙枫鼓起拳头一拳打在这只老虎头上,老虎像是被千斤巨石砸中,虎头震荡,瞬间一片昏暗,倒在地上,活活被龙枫打死。接二连三的老虎蜂拥而至,龙枫纵身下马,阔步横飞,身挺力行,长风吹动着他英勇的头发,面对奔涌的虎群,龙枫像是一座伟岸的山峰屹立在此,乘风破浪,气吞山河,瞬间同老虎厮打成一片。

    其中一只老虎见奈何不得龙枫,便将目光对准了他身后的寒芸,那老虎绕过龙枫,朝着寒芸狂奔而去,龙枫一时大意,他没想到老虎会将目光直至寒芸。只听得身后传来寒芸一声尖锐刺耳的叫嚷,寒芸惊慌的喊着龙枫的名字。龙枫转头,那老虎已经跃身扑向了寒芸,寒芸当即侧身就要跌倒在地。

    龙枫瞬间变得心神不宁,见大事不妙,情急之下,潜藏在龙枫体内的拿到巨大力量瞬间奔涌而出,浑身上下布满了雷影红光,散发出一道强风。愤怒的龙枫发出一阵排山倒海的巨龙吼叫,化作一道闪电光芒,变成一个战神出现在了寒芸身旁,他一手抱起寒芸,熊熊烈焰的身躯挡在老虎身前,保护寒芸不受伤害,爆裂且又火红的双眼发出一道强烈的雷电击打在老虎身上,那老虎瞬间化为灰烬。

    龙枫转头看向所有老虎,胸中已久发出阵阵巨龙的吼叫,那双锐利的目光让所有老虎顿时心生胆怯。

    所有老虎再也不敢直视那双使人瞬间灰飞烟灭的眼睛,胆怯使得它们开始退缩,涣散,畏惧,纷纷往后退去,慢慢的,它们转过头往前方拼命逃跑,不一会儿消失的无影无踪。

    龙枫回过了神态,看向怀中倍受惊吓的寒芸,他情不自禁喊道:“芸芸,别怕,没事了。”

    寒芸睁开双眼看向四周,地上躺着惨死的老虎,心中余悸连连,望了望镇定的龙枫,他依旧像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为自己遮风挡雨,寒芸对龙枫产生了强烈的好感,她缓和了心中的阵阵余悸对龙枫说道:“谢谢你,龙枫。”

    这是龙第一次听到寒芸叫着自己的名字,清脆动听,使人流连忘返,龙枫微笑说道:“我只要你没事。”这时的寒芸忘却了那道心中的裂痕,她对龙枫露出了纯净的笑容。龙枫将他放下又道:“走吧。”随后将寒芸轻轻扶上白马,两人跨过老虎的尸体向着东边一路前行。

    寒芸那灿烂的微笑一只徘徊在龙枫的脑海之中,荡气回肠,使得龙枫感到久久不能平息的温暖,他暗自洋洋得意,暗中喜笑连连。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