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鼎之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寒芸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章:寒芸公主

    两人蹲在一处大树之下观望四周这片诡异的气息。龙枫面向身旁的少康问道:“大哥,这皇城周围遍布诡异之气,怕是有不少妖魔潜伏在这四周,咱们可得小心行事。”

    少康早就知道这其中缘由,他说道:“什么妖魔,前不久,万兽之王‘鳌叩’的三个儿子被寒浞擒获,这四周潜藏的乃是兽族,鳌叩为了解救自己的三个儿子,吩咐兽族所有兽人前来监视皇城之内的一举一动。”

    龙枫一脸惊奇,疑惑道:“寒浞抓谁不好,非要抓获鳌叩的三个儿子,这无疑是在向兽族宣战,弄不好尸骨成堆。”

    少康道:“寒浞虽然名义上是为凡界之主,可是在他的统治的凡界之中还有潜藏在隐匿之地的兽族,兽族的力量不可小视,想必他已经触怒了鳌叩,这下寒浞可是自找麻烦了。”暗自窃喜。

    龙枫见他说起寒浞自找麻烦,面带喜色,更加奇怪,寒浞好歹也是凡界之主,搞不好鳌叩与寒浞之间斗得血流成河,少康虽说是天眼一族之人,寒浞有了麻烦对他而言有何惊喜。龙枫不知道少康的身世,思索之余,他猜不透其中道理。龙枫又问:“何谓隐匿之地。”

    少康道:“你前不久去到那梼杌地界便是兽族的隐匿之地。不仅兽族有隐匿之地,凡人也有自己的隐匿之地,像‘巨人国’,‘青丘国’,‘长臂国’这些地方便是凡人的隐匿之地,他们不问世事,只求太平。兽族却不同,他们经常在凡界出没,时常侵扰凡人的生活,残害人类,抓走百姓的牲畜。这隐匿之地皆是身处在极难发现了幻境之中,难很寻找。”

    龙枫这才想起那日在梼杌地界之外的那两颗巨大槐树,原来在那两棵巨大槐树之内便是所谓的隐匿之地。

    此时在这片森林之中一个兽人急忙赶来,龙枫和少康放眼望去,只见那兽人已经停了下来,一个模糊的黑影出现在那兽人面前,那兽人对着黑影恭敬道:“主人,大事不好了,据手下打探,寒浞打算班师去往泰山,皇城之内的王公大臣以及九大诸侯王已经开始动身出城。”

    黑影当即慌忙道:“这是为何。”

    兽人摇摇头说:“听人说,大祭司‘修灵’大肆劝言让寒浞处死三个公子,寒浞犹豫了一番,最终决定去到泰山再行决策。小人在回来的路上看到寒朝士兵正将两个巨大的笼子,还有那寒朝皇城之中的九个大鼎搬往泰山方向,笼子被布遮盖,看不清楚里面,想必三个公子就在这两个笼子之中。现在这皇城之中的所有人都向着泰山奔去了,我们围住的已经是一座空城。”那个叫‘修灵’的人便是寒浞身旁的大祭司,当初是他告知了寒浞九鼎之中的秘密,使得寒浞拥有九鼎之力。

    黑影不明白寒浞为何要如此兴师动众,兽人口中所说的那两个笼子一定别有蹊跷,黑影暗想,鳌叩的三个儿子八成就在这笼子当中,在万兽之王还没有到来之前,兽族不能够擅自行动。黑影双目灵动又道:“照你说来,我们守着这座空城毫无意义,救不出三位公子,动用这么多人,还不是前功尽弃。眼下,没有兽王的命令,我们潜藏在皇城四周的所有兽人不可调动,你赶紧回到万兽地界告知兽王,让他下令撤出所有皇城周围的兽族,埋伏泰山,眼下还来得及,记住,一定要快。”万兽之王曾经严令过所有兽人监视皇城的一举一动,所以,除了他没有任何人能够调动所有兽人,即便是野心滔天的乌刚。

    那兽人道:“小人立刻就去。”随即转身消失在视野之中。黑影自言自语道:“寒浞即便是为了苍生着想,不便在这皇城之中同兽族刀兵相见,杀得血流成河,他也可以去别的地方,为何非要到了泰山处决,还得带着九个大鼎去。”黑影苦苦思索猜不出寒浞的用意,他多年身处在隐匿之地,不了解凡人的封禅仪式。

    远处的龙枫见那那黑影身形魁梧,话音刚劲,于是好奇,转眼看向一旁的少康,他知道,少康对凡界的事物了如指掌,便问:“大哥,你可知道那个黑影兽人是谁。”

    少康对凡界的事物的确十分熟悉,早在那黑影现身之时,少康已经猜到他是谁了,他对龙枫轻声说道:“他是兽族十大首领之一的‘夜歌’,法力很是了得,同你我不相上下。”龙枫点点头,暗自将这个名为夜歌的兽人记在心中,他见夜歌一身威武霸气,按捺不住心中的情绪说道:“真想就在这里和他一决雌雄。”

    少康当即阻止道:“二弟,万不可冲动,你若是出去,潜藏在这四周的所有兽人都会赶来,那时你我都跑不了。”

    龙枫也深知其中道理,只是他见到同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心中实在是耐不住寂寞,他说:“大哥放心,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少康叹气道:“那我就放心了。”少康和龙枫接触不久,起先在和他比试飞升的时候,少康已经知道龙枫是个极为冲动之人,他的每一举动少康都会感到一阵寒颤,幸而在龙枫的身边少康这么一个沉着精明之人,不然的话,说不定龙枫还真就和夜歌厮打在了一起。

    就在刚才,夜歌的所有话全然被少康两人听清楚,寒浞与九大诸侯王要去泰山,那么皇城之内必定空虚,少康说不定能够趁此机会找到夏禹剑,于是窃喜道:“二弟,你先呆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龙枫疑惑的看着少康说道:“大哥,你要去哪儿。”少康不能告诉龙枫自己是要去寻找夏禹剑,他答应过周王,不得向任何人泄露自己的复国大业。”

    少康沉重说道:“二弟,原谅我不能告诉你实情,将来有一天,我会把我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你。这件事情对我来说至关重要。”

    龙枫虽然有些疑惑,但从少康的脸上足见他的忠诚,于是不再疑惑,反而对少康充满了信任,他对少康说道:“那你去吧。”

    少康听得龙枫对自己非常理解,于是点点头说:“好,二弟,你在这里千万小心,切记不可冲动行事。”他始终担心龙枫的冲动,害怕龙枫惹出祸端。

    龙枫虽然冲动,但是在冲动之中也有着极度的细致,尚有自知之明,他点点头说:“我知道,不过我可是个漂浮不定的人,不如我俩结下‘通灵契约’,到那时你也好找我,我也好找你。”通灵契约乃是人与人之间建立的一种感应能力,须得两个人将彼此的血液流入对方的身体,如此一来,不论对方身处在这六界之中的任何一个地方,另一个人都能够感知对方身处何处,这个契约与龙枫灌注在斑玉那狼人二弟身上的力量不同,别人得到自己的力量过后,他们会变得更强,灌注在他身上法力总有一天会被压制,一天比一天微弱,从而消失。然而契约能够永远得到感应,除非将契约解除。

    少康点点头,两人一手将摊出掌心,另一只手使用两个手指将掌心划破,一道轻微的伤口瞬间冒出血液,两人将手掌并拢,运用法力将血液灌入对方身体,两人皆是第一次结下通灵契约,完事后,使用法力愈合了伤口,感到一阵奇妙,心中某个位置占据着对方的一片天地。

    少康这才放心说道:“我去了,二弟万万不可跑远,待我完事过后一定来找你。”

    龙枫说道:“去吧。”只见少康隐伏在森林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少康对这把夏禹剑太过牵念,得到它,这把夏禹剑不仅可以使得少康拥有对抗寒浞的力量,它还是少康的祖先大禹号令天下的一面旗帜。

    夜歌在眼前不远处停留,那兽人走后没多久,夜歌感到周围好似有什么东西奔窜,他发现了龙枫眼前的这棵大树,并不知道在这大树的身后潜藏着一个人,只是在少康潜行之时,不知何故心中感到周围有东西,于是朝着龙枫躲藏的大树缓缓走去,龙枫已然发觉,他握紧拳头,一旦夜歌发现自己,龙枫会毫不犹豫的将拳头打向夜歌。眼看夜歌就快接近自己,这时,从他身后传来阵阵马蹄,夜歌往后看去,只见一兽人骑在马上狂啸而来,那兽人来到夜歌身前下马恭敬道:“主人,我们趁寒浞出城之际,潜入皇城将寒浞的女儿俘获而来。”。

    夜歌面带喜色说道:“哦,在哪里?”

    那兽人回头看着身后的马,只见一黄色锦绸悬于马背之上,绸带之中卷裹的应该就是兽人所说之人,那兽人满心欢喜说道:“主人请看,寒浞的女儿就在这绸带里面。”夜歌不由得露出那张兽面笑容,对他而言,果真有了寒浞的女儿,那么,在他手中便持有一颗威胁寒浞的棋子。

    夜歌当即施法让那绸带漂浮在地面,随手一挥,一位美丽的女孩从绸带之中显现而出。

    龙枫早已悄然爬到树梢之上,透过繁茂的枝叶,他看见了那位躺在地上的女孩,瞬间瞪大了双眼,心旷神怡,目不转睛,只见那女孩子迁细的浓发顺风而下,及与腰间,面如月,肌如雪,眉若兰,似心间。龙枫不经看得呆了起来,他的目光像是太阳一样发出闪闪烁烁的光芒,那女子一副‘柳烟细眉丹朱唇,含笑江风柔玉颜,恰是珠玑浪花指,绿茵衣香翠如兰,嗟叹堪颜似恋雪,冰肌如月炽心莲,倩念佳人共细面,与君赴见守长安。’龙枫醉意浓浓,比起杜康酒,龙枫还要醉的厉害,竟然有些站不稳身子,一心只在这个沉睡的女孩子身上,浑身轻飘飘,像是一阵威风便可将他吹到,一时间忘记自己姓甚名谁。

    昏睡在这诡异森林之中的女孩似如寒风中的一叶烈焰,似如烈日之下的一道凉泉,见她躺在乱风之中,龙枫心中难受至极,蠢蠢欲动。

    夜歌见过寒浇与寒戏,但是没有见过眼下这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虽然没有看见过,但是从这个女子的容颜,穿着打扮,气宇之中,夜歌点点头道:“没错,她的确有着公主的高贵与优雅。”顿时哈哈笑了起来,转头看向那兽人又说道:“很好,你立了一个大功。有了她,我们便有了与寒浞周旋的棋子,到时候威迫寒浞交出三位兽族公子。”夜歌心中的焦虑瞬间消失,在这位公主的身上,夜歌看到了闪闪光芒,整个人变得欣喜连连。

    正当夜歌大笑之余,龙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了他的身后,夜歌一心只在这位公主身上,当她感到背后有一股强烈气息朝着自己冲来的时候,已然感到不妙,他急忙转身,只见一个少年似如飞箭一般向自己自己冲了过来,由于太过放松,龙枫的速度实在太快,夜歌已然来不及凝聚力量躲开这一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夜歌迅速抬起双肘抵抗,龙枫这一招连环飞脚狠狠的踢在他的双肘之上。夜歌奋力抵抗,但由于龙枫的使出的力量太大,这招连环飞脚太过猛烈,接二连三的将夜歌击退,最终,龙枫大喝一声,最后一脚惯用全身所有力量将夜歌踢飞在他身后不远的一颗大树之上,后背重重的击打在树身之上,五脏六腑剧烈震动。

    龙枫这招连环飞脚乃是上次同姬文姬武搏斗只是习来,他知道姬文这招连环飞脚势如破竹,威力强大,犹如气吞山河,横扫千军,乃是对付敌人的最佳招式,暗中将这连环飞脚习得,眼下,夜歌受伤,龙枫乃是第一次使出连环飞脚,不禁赞叹道它的威力果然不同凡响。他使出这一连环飞脚出动了全身上下所有力气,他很清楚,眼下四周潜藏着成千上万的兽族爪牙,必须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夜歌打到,否则自己将会是一个人孤军奋战,为此龙枫丝毫没有保留。

    夜歌倒在地上瞬间受了重伤,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十八岁少年竟然是如此勇武过人,力拔千斤。暗自责怪,怪他一时大意疏于防范,被一个黄毛小子打伤。

    一旁的兽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见此情形,瞬间如梦初醒,此时,夜歌紧贴树身,一手按住胸膛,独自依偎在树干之上,兽人惊慌道:“主人,你怎么样。”

    夜歌瞪着龙枫,双目布满血丝,兽面吓人,强忍住五脏六腑的剧痛,一手指着龙枫愤怒道:“杀了他。”那兽人不再多话,气势汹汹的看向龙枫大吼一声:“臭小子,你找死。”随即亮出拳头冲向龙枫,兽人那里会是龙枫的对手,龙枫对这些小厮不感兴趣,迅速转身躲开了兽人的攻击,将地上的女子从绸带之中抱起往树梢之间飞将而去,动作之快似如一道火焰魅影,瞬间消失在了这片诡异森林,只留下地上那卷裹女子的绸带。

    那兽人见自己压根就追不上龙枫,于是来到夜歌身旁说道:“主人。”

    夜歌一手挡在兽人眼前说道:“不要紧,让我休息片刻。”随即闭上双眼开始调息。夜歌受了伤,但并不致命,龙枫这一飞脚将夜歌的力量震散,五脏六腑受到了震动,只需休息片刻,凝聚力量将内伤恢复便可痊愈,并不碍事。夜歌双手调运气息,整个人却变得心绪不宁,寒浞出城,已然脱离的兽族的监视,本想把寒浞的女儿当作威胁的筹码,如今却变得孑然一身,更加气愤。

    正在这时,远处响起排山倒海而来的马蹄声响,寒浇带着数千军马前来,那兽人见状慌忙说道:“主人,寒浇带着人马来了,咱们走吧。”

    夜歌尚未痊愈,寒浇又来了,顿时怒火攻心,可现在的他不可能打过千百人马,虽说愤怒不已,可眼下对寒浇确实毫无应对之策,于是气愤道:“走。”说完,拖着沉重的身体缓缓离开而去。

    寒浇早已出了皇城,是要随同父皇去往泰山,途中听下人说起自己妹妹被兽人抓走,顿时心急如焚,大发雷霆,他知道自己的妹妹乃是父皇的掌上明珠,为了不让父皇担心,他并未将妹妹遇害的事情禀告父皇,带着上千军马前来寻找。来此之前,寒浇擒获了几个兽人,为了得到妹妹的消息,寒浇亲自对那几个兽人严刑拷打,手段残暴,那几个兽人受不得寒浇的残忍手法,在寒浇猛烈的恐吓之下其中一个兽人告诉了他一切,只求寒浇痛痛快快赐他一死,得知妹妹的消息以后,寒浇果断杀死了几个兽人,一路狂奔,浩浩荡荡而来,细细看望周围的一切,希望能够看到妹妹的身影。

    正在此时,一块黄色绸带出现在寒浇视野之中,离这绸带不远处,一片兽人留下的脚印痕迹清晰浮现,寒浇提起防范,双目盯在那块地上,绸带和脚印已然历历在目,他拉紧马绳,停住马匹,所有士兵纷纷停下,寒浇立刻下马来到这片脚印之处。这里正是龙枫与夜歌起先打斗的地方,那深深的脚印乃是夜歌留下,龙枫猛烈的攻击使得他在这地上留下了深深的凹痕。

    寒浇抓起地上的黄色绸带仔细观望,认出了那是妹妹卧房之中的床帘,又细看地上的脚印,寒浇心中焦虑不安,他坚信自己的妹妹一定来过这里,也知道这脚印乃是有人在此厮打而成。心想自己的妹妹那里经得起眼前一片杀戮,刀戈相向的场面,即便没有受到伤害,就是看着别人厮杀怕是也被吓傻,惶恐之中,寒浇对着所有士兵匆忙大嚷道:“就在这片树林,全部下马,给我搜。”所有士兵纷纷下马朝着四周树林之中搜寻。殊不知,龙枫早已将她带走。

    寒浇与寒戏极其疼爱这个妹妹,给予她无比的关爱与呵护。面对整片树林,寒浇念道:“芸儿,你在哪里,哥哥真的很担心你”。双眼充满了祈求,祝愿自己的妹妹平安无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