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鼎之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八拜之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一章:八拜之交

    清晨之初,恰是天地灵气汇聚之时,姬文同姬武回到家后早已期盼这凌晨的到来,一心想要龙枫带着他们一起去到周国最高的山峰修炼修炼。

    龙枫早已醒来,见姬文和姬武迫不及待的找到自己上山,暗想准他耐不住寂寞,想让自己为他们指点迷津。龙枫来到北方周国是想来寻找龙江,并不想为此耽误太多光阴,于是对他两人说道:“我就不去了,北方多有妖族横行,我得去杀妖了,顺便看看能否寻到我那龙江哥哥。”

    龙枫不予同行,姬文也不好强求,心中担心龙枫这一去不回,便说:“那你一定要回来。”

    “会的。”龙枫点点头说。

    姬文和姬武不再多话,顺着周国最高的山峰狂奔而去,两道身影瞬间似箭一般消失。

    这下,龙枫出了周国的王城,来得一处山间河流,蓝天白云,溪水从山涧飞流而下,树荫映水,花香飘散,鸟雀叽鸣,一副美艳风光。

    龙枫情不自禁的被一番光景迷住,暗想这凡界之中果然有太多盛世风光。他站立在这河流不远一处山丘之上细细观望。一颗庞大的松树似如遮天蔽日映入眼球,龙枫细看,在那棵松树之下巍然挺立这一个同他岁数不相上下的少年,那少年看上去二十来岁,身着白色锦袍,低沉且典雅,时而散发出一阵魄力。手中持一紫金葫芦瓶,观望四周山水,怡然自得,潇洒自如,欢快之余,口中赞叹这幅好山好水一番,不住的将紫金葫芦瓶对准口中大口喝了下去。龙枫虽没有看清楚他的相貌,可又不知道为何,却对此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这一路走来,从未见到过向眼前这个少年那样‘气宇轩昂’之人,龙枫暗自叹道:“好一个英武朝朝,气势蓬勃的少年英雄。”

    当下,那少年转身同时也看到了龙枫,此人正是昨晚会见周王的‘杜康’,他见龙枫一身火红斑纹袍,身材魁梧,浓眉细看,昂首挺胸,一身男儿气概,颇有汹汹烈焰永不熄灭之气,站在那山丘之上,好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

    昨夜,杜康同周王暗中会面过后便悄悄离开了王城,日出之时,他见这幅美好风光不禁想起了自己一直渴望的复国梦,他不喜欢如今寒朝的那番怪异气氛,自己心目之中的夏朝就该是眼前这幅模样,暗自期许着将来复国之时如何将这幅盛世景象也一并恢复。

    杜康向来好结交天下英雄,他见龙枫身上也显露出一股英雄之气,不像是平常人,遂抬起手中紫金葫芦瓶来回摇晃,他开口道:“兄台何不来此与我痛饮一番。”

    龙枫好奇,何为痛饮一番,又见他将那紫金葫芦瓶往口中灌入,心想那葫芦瓶之中是和东西,有何痛饮之处。虽然好奇,但也不想搅了眼前这位少年的雅兴,龙枫嚷道:“好啊。”随即似风一般来到杜康身旁,龙枫细看,那杜康全然一副英俊神郎的气息,风度翩翩,与众不同。

    此时,杜康手中已经多出了一个大碗,碗中已经盛入从那紫金葫芦瓶之中倒出的水。杜康当即将它递在龙枫眼前,说道:“兄台,请。”

    龙枫见他手中的大碗极为精致,那水不知为何飘出一股清香扑鼻的味道,龙枫双手端了过来,细细闻之一番,整个人变得无比清爽起来。龙枫问道:“敢问兄台这是?”

    杜康见他惊惑,于是说道:“此物乃为酒。”

    龙枫不知何为酒,只是闻得这东西醇香可口,惹人好奇便一鼓作气将这酒喝了下肚中,入口之时,口中一阵火辣,差点没让自己吐出来,又感到腹中似如烈火一般烧了起来,脸上突然显现出一阵怒色,以为这是毒药,立刻运功调息,虽然恢复一点神志,但那腹中烈火依旧不减。转念又想到,那杜康也将这毒药喝了下去,且看杜康也不是那种卑鄙无耻之徒,想来不是害他,脸上的怒色变会原状,身体似如摇摇欲坠,头脑阵阵晕眩醉意。龙枫道:“这是什么水。”

    杜康见状哈哈哈大笑,赞叹道:“好啊,兄台果真是海量。”以往,杜康没少将紫金葫芦瓶中的酒倒给别人喝,那些人皆是喝到口中,觉得一阵火辣便吐了出来,龙枫却是一鼓作气将一整碗酒喝了下去,心中他暗自佩服。

    赞叹之余,他又摊出手心,一个碗又出现在他手中,他将葫芦瓶中的酒再次倒入碗中,看了看龙枫笑了笑,也是一鼓作气将这水喝了下去,喝完,将那碗向下倒了倒,留下浮悬在边上的点点滴滴,示意龙枫自己也将这酒一口喝完,杜康早已习惯了这酒的烈性,这一碗下去,他没有丝毫醉意。龙枫依旧满脸的惊奇,怎么他感觉不到腹中似如一般翻腾吗?

    龙枫问道:“兄台怎会无事。这究竟是什么水,还望仁兄告之。”

    见他满脸疑惑,杜康又是哈哈笑了笑说:“我早已习惯了这酒中烈性,怎会有事。”

    龙枫醉意更深,还是坚韧的挺住了身子说道:“何谓酒。”

    杜康道:“这酒乃是我多年以前在机缘巧合之下创立而出,在我小的时候,以放牧为生,娘亲给我做的饭食我总是挂在树枝上,经常忘了吃,没过多久,我才发现那些被我挂在树枝上的粮食变了味道,里面的汁水散发出一阵醇香扑鼻的气味,我便好奇,便去思索这东西为何变味,这一思索,没过多久,我便发现这粮食经过长时间的发酵可以变成另一种水,我为此将这水起名为‘酒’,有了这东西可解千愁啊。”杜康每当在自己复国大业受到挫折之时便会将就拿出来痛饮一番。

    龙枫点点头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这水那是。”

    杜康又是哈哈笑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还以为是毒药对吧,有很多人第一次喝了我这酒都是这么说的,结果他们都完好无损。”随即又往龙枫手中的碗里再次倒满,杜康又道:“我看兄台也是豪爽之人,不如咱俩今天来个一醉方休。”

    这时龙枫不自觉的想要再来一碗,虽然腹中火辣,头脑有些晕眩,却开始习惯这酒中烈性,听的杜康口中一句爽快,龙枫体内的刚烈蠢蠢欲动,他感到所谓的豪爽之意乃是从这酒中而来。于是说道:“好,我愿舍命陪君子。”说完又一口将碗中烈酒咕咕喝了下去,长叹一声,只觉得腹中又是一阵烈火翻江倒海般的燃烧起来,果真痛快,龙枫将碗翻了过来让杜康瞧了瞧,左手顺势擦了擦嘴边洒出的点点滴滴,碗中的酒一点不剩。龙枫痛彻心扉道:“不错,好酒,真是好酒啊,果真非同凡响,叫人痛快淋漓。”

    杜康见他喝的这般豪爽,实乃意料之外,在他眼中也颇有男儿气概,果真一豪杰也,大笑道:“兄台果然豪爽,今日能够与兄台痛饮此番,实在是不虚此行,来,我再敬你一碗。”说完又将手中之碗倒满,昂天而入,豪情万丈的喝下去。喝完哈哈一笑,说道:“痛快,痛快啊,今天能够遇到兄台这般英雄喝酒,实乃三生有幸,来,咱们继续喝。”杜康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开心过,两人虽然并未相知熟识,可一切尽在这酒中,龙枫也从未有过今天这般豪情,方才想起杜康起先说起痛饮一番,原来是这酒中之意,又想起那句一醉方休,便又豪迈道:“好啊,咱们今天就痛痛快快的喝它个一醉方休。”

    两人当下再次满了酒,碰在一起将这一大碗酒干了下去。来来回回喝了五大碗,龙枫有些不胜酒力,身体显得摇摇晃晃,再看杜康已是眼花缭乱,杜康见他挺立不住,微微笑了笑,从未有人能够与他喝下三碗酒,如今龙枫整整喝了五大碗,杜康不禁暗自生奇。

    时下,龙枫依靠在大松树旁摇摇欲坠,醉意甚浓,手中大碗已然掉落,像是一滩烂泥,好似一阵微风便可将他吹到。杜康知他已经到位,暗自将龙枫视为红尘之中一个知己,眼下,喝酒已然尽兴,该是让他清醒的时候了。随即闭上双眼,额上竟然裂开一道缝口,从这缝口之中杜康睁开了一只天眼,那天眼发出一阵亮光照耀在龙枫身上,龙枫受到天眼的法力,慢慢清醒过来,杜康这才急忙施法收回天眼以免让龙枫瞧个真切。

    龙枫早已从醉意之中看到他额上那只天眼,慢慢清醒过后,龙枫盯着酒力,心中惊奇,轻轻问道:“兄台我已经看见了你一定是天眼一族之人是吧。”

    杜康一向不让别人知道他是天眼一族,就在刚施法之余,他已经趁龙枫尚未清醒之余,很小心将天眼用手遮挡,不想龙枫依旧能够从醉意之中瞧了出来,还知道天眼一族,方知眼前的龙枫也有些见识,想来不是徒有虚名之辈,于是不再隐瞒,他说道:“兄台果然有些见识,在下名为杜康,乃是天眼一族门徒。”

    龙枫听的杜康,当即回想起降苍口中的话,他是天眼一族之人,怪不得降苍将他同自己齐名。他知道,天眼一族乃是身处蓬莱山,同自己一样天神的后裔。如今看来,降苍斗不过杜康已经不足为奇了。龙枫惊叹道:“你就是杜康。”当下酒力全然清醒,他站直了身子,缓和了杯酒中的余威。

    杜康感到惊奇,他的名字很少有人知道,怎么龙枫还会知道自己的名字,龙枫好似认识自己一般,便又问道:“莫非兄台认识在下。”

    龙枫说道:“实不相瞒,在下龙枫,当日从一兽人口中得知兄台威名,仰慕已久,如今能够亲眼目赌兄台一番风采,果然名不虚传。”

    杜康听得龙枫名字也是一番心惊,他离开蓬莱山不久,也只是从师兄弟们口中听说过轩辕一族,从来没有真正见过轩辕一族之人。那降苍原本是他的手下败将,他本不愿与兽族为敌,索性就放过了降苍,后来,又听闻一个名为龙枫的少年杀死了降苍,血溅兽族四大凶兽梼杌的隐匿之地,那降苍乃是兽族十大首领之一,心想即便是轩辕一族的少年也还不到二十岁,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如何修炼的一身本事杀死这一群兽人,又是如何能够杀死降苍,眼里出奇的看着龙枫,对龙枫的一阵敬畏。对于龙枫的名字,杜康也是仰慕已久,眼下龙枫就在眼前,杜康难以置信道:“你就是杀死降苍的龙枫。”

    龙枫点点头说道:“不错,正是在下。”

    两人皆是对彼此惺惺相惜,不禁感慨,自古英雄出少年,所指的就是想他们这样的人,两人细细打量一番,从彼此的其实言语之中,不失英雄豪杰的体面。

    杜康原本就喜爱结交天下英才,他抬头看了看苍天大地,情不自禁开口道:“不如咱俩结为兄弟如何。”

    龙枫心中顿时波涛澎湃,他对杜康兴奋说道:“好啊,龙枫早有此意。”

    杜康哈哈笑着。他说:“好,咱们这就结拜。”

    两人随即跪在地上举起一手就要开始结拜仪式,杜康突然想到什么看向龙枫说道:“对了,我还有一事没给你说,还望龙兄别见怪。”

    龙枫转头看向杜康问道:“何事。”

    杜康道:“我其实不叫杜康,我叫‘少康’。”杜康乃是少康的别名,当年他的母亲为他起名为‘姒少康’,后来成为天眼一族的门徒,为了不让别人知道他的真实你身份,他便化名为‘杜康’,眼下,他在别人眼中是杜康与少康已经没什么区别,只是他的酒永远也叫‘杜康酒’。虽然告诉了龙枫他叫少康,但是他不敢告诉龙枫他姓‘姒’,因为现在还不是告诉龙枫自己是姒相的儿子,在他身上有着夏朝的复国大业。

    龙枫得知他叫少康以后并不惊奇,他说:“我知道了,你叫少康,以后不会在把当成是杜康了。”

    少康点点头,两人看向苍天轰轰烈烈的开始结拜仪式,两人豪情万丈的说道:“皇天在上,厚土为证,我少康‘龙枫’,今日结为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生,但求同死。”说完,在烈日炎炎的苍穹之下向苍天厚土拜了八拜,威风划过这片大地见证了两人的誓言。

    拜完过后,两人互挽着手起身哈哈笑着,龙枫说道:“我今年十八,你呢。”

    少康笑道:“我今年二十,你比我小了两岁。”

    龙枫开怀道:“那我以后就叫你大哥了。大哥在上请受兄弟一拜。”说完就要往地上拜去,正弯曲着身子,少康急忙扶着他的双手,说道:“好兄弟,快起来,万不可如此,大哥怎会让你给我下跪呢。”

    说完两人扬长而笑。

    龙枫早就听说降苍轻易败在了少康手下,暗道他的功夫必定了得,心中早已顾盼同杜康一比高下,于是开口说道:“听闻大哥功夫了得,法力强大,兄弟仰慕已久,还请大哥赐教。”

    少康原本不好斗,可见龙枫乃是性情中人,心中也按捺不住波涛澎湃,一时,心中一股烈火油然而生。少康说道:“好,你说吧,咱们比什么。”

    龙枫暗想,这飞升之术乃是在他修炼之中最为刻苦的一个阶段,谁强谁弱从未飞升术中便可知晓。于是说道:“不如咱俩就比比谁飞的更快些。”

    少康听后心中暗道,龙枫果然有趣,竟将这最难修炼的飞升之术摆了出来,定是有两下子,对少康而言,曾经也算是刻苦修炼这飞升之术,并不怯意,于是点点头说道:“好,咱们就来比比谁飞的更快,如此以分胜负,看看谁的本事了得。”

    龙枫气势磅礴哈哈笑道:“好,咱们就已皇城为终点,谁先到,就算谁赢。”

    提到皇城,少康也正有此意,因为他要去皇城打探夏禹剑的消息,这把夏禹剑乃是当年大禹所铸,听他母亲后缗说起,这把夏禹剑正面刻有二十八星宿,背面刻有山川日月星辰,当年寒浞从他父亲姒相手中夺了去。听人说起,这把夏禹剑如今就在寒朝皇城之中。虽说那里不是他想去的地方,寒浇也整巴不得他自投罗网,但是这把剑对于杜康来说至关重要,得到它,可谓是大旱逢甘霖,如虎添翼,得到它,将来可以理直气壮的号令诸侯,他也知道,眼下凭自己的能力只能打得过寒浇等人,九大诸侯王对于他来说还是有些难度,更何况在这些人背后还有深不可测的寒浞。但不论怎样,为了得到这把剑,杜康不得不去冒着险。有了这把剑,它可以轻易打败任何一个诸侯王。

    少康满心欢喜道:“好,那就以寒朝皇城为终点。”

    龙枫眼下热血来潮,迫不及待的做好架势准备飞升,少康见状也做好架势,两人朝着空中飞了起来,龙枫一鼓作气飞向了前方,杜康紧随其后,一点也不落下。龙枫要比少康争强好胜,他没有杜康的沉着与冷静,见杜康一直没有落下,龙枫暗自难忍,急促的使用法力直至向前。可是没过一会儿功夫,由于龙枫太过激进,法力涣散凝聚不到一处,杜康立刻从他身后飞到了前方,龙枫骨子里乃是一个不愿意服输的人,他见少康飞向前方,面孔布满了焦虑心慌,心中忐忑不安,他强行将涣散的法力凝聚在一起,要知道,将这涣散开来的法力强行凝聚在一起,只能在一时爆发,过不了多久身体就会承受不了涣散而败下阵来,龙枫也深知这个道理,但他那里管得了这么多,只要能够飞在前面,即便是让身体承受一些疲惫痛楚,他也要这么做,龙枫当下又飞在了少康前方,少康见他这般拼命,便又落在他的身后,没过多久,龙枫疲于飞升,少康又飞了前去,两人一前一后在空中飞过。龙枫每每退下来便强行冲到前方。少康终于发现不对劲,从龙枫的神情之中,少康已然了解到龙枫是个不服输的人,他一心和自己争强好胜,已经全然对他自己法力失去了控制,于是乎少康故意缓慢了速度,对于他来说输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龙枫,万一他控制得不好,从这高空摔了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为此他让龙枫冲在了前边,使得他能够在空中缓缓休息,重新聚集法力,以免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龙枫虽然不服输,但他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也知道了杜康的用意,他很失落,的确,他的力量不如少康,也没有少康那样的深谋远虑,龙枫明白,无论从力量还是智慧,他都不如杜康,但唯一一点不变,他有幸能够认识杜康,能够与少康结交一番,虽然此行没有找到他的龙江哥哥,但是他已经很满足,因为自己来到这里已经不虚此行,能够认识一位同自己年龄不相上下的英年。

    渐渐的,皇城的天空之上一片紫气映入眼球,地上黑气弥散,这不是什么好的兆头。半柱香的时间,龙枫已经来到了皇城之外,他在皇城外的一处森林停下,将胜负抛之脑后,虽然他棋逢对手的人面前显得争强好胜,但他明白事理,自己的力量确实不如别人,不必为难自己,倒是这四周紫气弥漫,定是与那妖魔有关,别有内情,为此,龙枫飞下这皇城之外潜藏在这树林之中,想要对着漫天紫气一探究竟,少康见状也停了下来到了龙枫身旁。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