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鼎之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命运之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章:命运之子

    姬文让父亲姬鞠还有大哥姬刘认识了龙枫。周王以及周国的大臣们早已得知龙枫乃是轩辕一族之人,心中早已对龙枫敬畏有加。

    寒浇同寒戏离开之后,在周王的带领之下,龙枫来到了周国王城庆都。在王城之内,周王大摆宴席盛情款待了龙枫,王公大臣们自是将那些轩辕一族从前在北方如何降妖除魔的事迹告知龙枫,龙枫听的这些传闻,心中自是狂喜不已,兴奋至极。

    宴席之上,龙枫对周王说起了那两个寒朝来使必定是寒浞之子,此话一出,惹得满朝大臣无不面目惊奇,心惊胆寒,他们万万想不到那两个来使竟然就是寒浇与寒戏,大堂之上众说纷纭,寒朝太皇何故让自己的儿子出使诸侯国,究竟是何用意,没人得知。

    周王早已将寒浇与寒戏的身份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心中明白,却不敢直言,只是暗自猜测是寒朝对他们这些前朝诸侯不放心。

    就在众人提到那两个使者之时,姬武心中顿时不爽快了起来,面目之上更是浮现出对寒朝的无比痛恨,姬武痛恨寒戏的狂傲肆虐,对周国无故欺压。可是,他知道寒戏要比自己强太多了,他斗不过寒戏,心中咽不下这口气,姬武下定决心,暗自发誓,在有生之年自己一定要战胜寒戏,并且将他打的满地找牙方才罢休,为了赢得这份尊容,姬武将会不停的战斗,不顾一切提升自己的能力。眼下,姬武按捺不住心中的狂热,向父亲周王提起了追随龙枫降妖除魔之事。

    一旁的姬文见三弟热血来潮,心中也按捺不住了,他走到姬武身旁也说出了愿意追随龙枫的话语。周王听的两位儿子想要追随龙枫,即使欢喜,又是害怕。他知道两个儿子若是追随龙枫,以龙枫的能力,以及轩辕一族的名声,他们往后必定前途无量,也必定成为世人皆知的大英雄。可是他又很害怕,他害怕两个儿子降妖除魔之际,会惹得一身仇恨,到时侯会成为妖魔的眼中钉,肉中刺,矛头直至姬文和姬武,他只有三个儿子,两个儿子时常不在身边就只剩下姬刘陪在身旁,万一两个儿子在龙枫身边有什么不测,那又如何是好。再者,姬文和姬武即便不会死在妖魔手下,姬文和姬武也真的功成名就那天,寒朝的人得知姬文和姬武乃是周国的一代英雄人物,又会如何看待以及打击周国,到那时,寒朝太皇又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挑动周国的罪名,至自身于死地,真是欲加其罪,何患无辞。周王想来沉着老练,他毕竟活了大半辈子,什么风风雨雨没有经历过,朝堂之上的风起云涌,可谓杀人于无形。想到这里,周王徘徊了,他本想推辞,可又不得不顾及轩辕一族的颜面,为此,他既没有答应姬文和姬武的要求,同是也没有拒绝这份要求,只是委婉将此事搁置一旁,告诉他们,此事关系重大,日后再论。姬文和姬武也只得遵照父亲的意思回到原位。

    眼下已是深夜,朝堂之上的宴席早已散去,龙枫在姬刘的带领之下来到一处院落石桌坐下,在他两人身旁还坐着姬文和姬武。

    寂静的夜空,月色迷人,星星点点,月光照耀着大地,使人感到心旷神怡,阵阵惬意,四人坐在石桌周围感受这番美好风景,清闲自在。

    姬刘一向敬重三皇五帝,轩辕一族以及‘天眼一族’这样的英雄人物,在他眼里,龙枫就是英雄,他今天终于亲眼看到心中敬畏的已久的英雄,豪情奔放。姬刘情不自禁对龙枫豪迈道:“今日有幸得见轩辕一族的英雄少年,实乃三生有幸。”

    那姬刘看上去要比龙枫大出十几岁,没有丝毫架势,对人处事毕恭毕敬,尤其是对龙枫十分敬畏。龙枫向来对自己感到不舒服人或是物才会摆出那副桀骜的眼神,姬刘在他眼里不同,他是姬文和姬武的兄长,这份兄弟情谊对龙枫而言是不可磨灭的,所以,在龙枫的心中,姬刘就像是自己的哥哥一般,龙枫自然不会对他有所排斥,他对姬刘以哥哥尊称。

    龙枫微笑道:“姬刘哥哥不必如此,你是姬文和姬武的兄长,那也就是我龙枫的哥哥,我龙枫在兄弟和朋友面前也是一个有情有义之人,人都是有感情的不是吗。”姬文和姬武在一旁听得真切,龙枫对他们两人的哥哥敬重有加,心中更是加重了与龙枫之间的兄弟之情。姬刘也一样,他没想到身为轩辕一族的龙枫会在自己面前放下身段,还尊称自己为兄长,心中更是对龙枫有所仰慕,只不过龙枫这话也让姬刘感到一阵胆怯。姬刘惊恐说道:“龙公子乃是轩辕一族,我姬刘怎敢亵渎轩辕一族,妄称神灵的兄长,还请龙公子万万不可如此折煞姬刘。”

    龙枫见状情绪,瞬间想起了斑玉,姬文和姬武曾经也是在自己面前这般慌张,看来轩辕一族的神灵的形象早已烙印在了每个凡人的心目之中。

    龙枫解释道:“姬刘哥哥不用慌张,在我们轩辕一族之中,除了我父亲可以被尊称为神明之外,其他的其实和凡人一样,只不过寿命长了些,体魄结实了些而已。我刚才不说了嘛,我龙枫也是人。”

    姬刘当下低头犹豫,见王兄不语,姬武开怀道:“王兄你就不用害怕了,龙枫哥哥也是人,我和二哥都知道他是个重情重义之人。”

    姬刘抬起头有看了看一旁的姬文,只见姬文微笑着对自己点了点头,并没有对龙枫有所身份之上的排斥与悬殊,相反他们同龙枫情谊颇重,这才放下心中的惊恐,他点了点头说道:“好吧”

    姬文又道:“唉,王兄,你说父王今天为什么不答应我们追随龙枫哥哥。要知道,我们若是跟随在龙枫哥哥身旁,将来必定会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

    姬刘摇了摇头说道:“父王一向深谋远虑,眼下,他不让你俩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我想在父王心中,他其实还是愿意让你们两个追随龙公子的。”虽然龙枫不介意让他直呼自己为兄弟,可是自己早已养成了敬重别人的习惯,所以对龙枫依旧尊称公子。

    姬武听后欣喜若狂道:“我就知道父王是愿意的。”整个人开心得不行。随即又对姬刘说道:“王兄,父王若是答应我们跟随龙枫哥哥,那你也可以陪我们一起去杀妖除魔了,是吧!?”

    姬刘轻轻驳回姬武的话说道:“那怎么能行,我是周国的储君,若是随你们去了,谁来替父王操理周国大小事务。”

    姬刘听后点点头,明白了其中道理说:“也是啊,有你在父王身边,我和二哥才能够放心。”

    四人在这皎洁的月光之下畅谈了半夜方才休息。在与姬刘的谈话中,龙枫知道,姬刘将来必定是个受人尊敬爱戴的君主。他继承了‘后稷’的遗志,带领周人努力开荒耕种,伐取木材兴建家园,使得周人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为此人们拥戴他,仰仗他。

    与此深夜,一片巨大的乌云不详的遮挡住了天空之上那亮丽的月光,一阵诡异的气息被这黑色乌云掩盖,好似一场噩梦前兆。

    果然,一个神秘的身躯如同魅影来到周王的寝宫,这个神秘黑影头戴斗笠,踏步而来,路过的地方卷起一阵狂风。

    周王此时正在寝宫后院闲走,作为君主,他忧心的事情太多,为此深夜之中未能安心睡不,他一直在想寒朝太皇派遣两个皇子出使周国究竟用意何在,会不会和周国的生存灭亡有关,又或是想要除掉周国以此震慑前朝诸侯。

    正当此时,那个神秘的斗笠黑影出现在他身后,周王丝毫没有发觉这个黑影的存在,可见那黑影的功夫高深了得。

    见周王没有发现在自己,那神秘黑影底下斗笠开口说道:“周王,你好自在。”

    周王心中顿时惊慌失措,他转身看向身后,一个神秘黑影就站在对面不远处。周王极为惊恐,背上闪过一阵寒气,身为诸侯王,自己身后来了一个人竟然没有丝毫的发觉,此人可不简单。就在刚才,若是他决心从背后对自己下手,周王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幸而这个黑影并无恶意,想到这里,周王顿时回过了神。

    听这黑影声音,体形像是个二十出头的少年,他既然没有伤害自己,想来不是自己的敌人。只是在斗笠的遮挡下,周王看不清楚这个人是何相貌,于是惊奇的问道:“你是谁,来此何为。”

    此时,天空那片巨大的乌云已经飘走,皎洁的月光迎面而来。

    那黑影当即抬起头来,摘下头上的斗笠扔在一旁,他本不想戴着斗笠而来,又怕在这城王之中安插了寒朝的鹰犬,怕有人认出他那张面孔祸及周王,为了顾及周王安危,他还是不情愿的戴上的这黑色斗笠。

    透过月光,周王看清楚了那少年的面孔,神态俊朗,眉清目秀,眼神之中颇有少年英雄的勃勃朝气,白袍加身,无形中使得周王感到一阵强力的气息,同龙枫不相上下,可是周王并没有见过眼前这个神秘少年。

    周王说道:“我不认识你,你来此地究竟所为何事。”此时,在周王的脸上布满了担忧,他不知道这个神秘少年深夜来此的目的,又会不会是寒朝派来刺杀自己的刺客,可他要是刺客,自己根本就不是这个少年的对手,就在刚才,那少年当真行刺,自己早已命丧黄泉,到底是福还是祸,他无从知晓,。

    那神秘少年说道:“你可知道今天离去的那两个寒朝使者乃是寒浞的两个儿子。”

    周王把头朝着一旁说:“知道又怎样,不知道又怎样。”周王早已知道寒浇与寒戏的身份,但他并不想告诉这个少年实话,暗想着怕是寒浇等人知道他们的身份在自己眼中已经泄漏,为此,派少年前来索命。少年见他对自己依旧持以防备,于是缓和道:“周王请放心,我不会害你。”

    周王听的他缓和了气氛,回过头看向他说:“那你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少年抬起头仰望天空,长叹一口气说道:“周王,你还记不得记得当年夏后姒相有一个妃子名叫‘后缗’。”

    周王点点头说道:“我记得。”

    少年语重心长说道:“当年,夏朝的军队同寒朝的军队开战之时,后缗的腹中便怀有一子嗣,后来夏朝的军队节节败退,寒浞俘获了夏后姒相以及你们这些诸侯,为了巩固自己的江山,寒浞诛杀了夏后姒相以及所有皇室,但是有一人却活了下来。”

    周王难以置信,当年夏后姒相以及皇室被诛杀之时,他也在场,他亲眼目睹寒浞处死了所有人,怎么会突然在他脑海中浮现出那场血腥的场景,夏朝的所有皇室在寒浞的号令之下一一到地,手起刀落之时无一活口,可是在这所有人之中却少了一个人,这个人便是少年口中后缗。

    周王惊奇看向少年说道:“莫非。”

    少年见他想起了什么,点了点头一口咬定道:“不错,她便是后缗。”

    周王躁动不安的说道:“她还没死,还活着,你难道就是”

    少年凝聚的目光散发出一阵气息,他说:“不错,我就是当年后缗腹中尚未出生的儿子‘杜康’,我的父亲乃是夏后姒相。当年,我母亲侥幸从洞中逃了出来,将我一起待会有仍氏把我生了下来,天不亡我,我要光复夏朝河山,报仇雪恨。”

    周王听后耳旁犹如响起一阵晴天霹雳。他走进少年身前,仔仔细细的看着杜康的面孔以及眼神,扬声叹气,暗自点头说:“不错,的确和夏后姒相有几分相似。”眼下,周王已经相信了杜康所说的一切。

    杜康得到周王的认可后当下恭敬作礼道:“姬鞠叔叔,杜康需要您助我一臂之力,光复河山,大恩大德,杜康没齿难忘。”

    周王脸色顿变,忧郁道:“可是凭我又如何帮得了你,如今寒朝坐镇天下,手握天下重兵,我一个小小的诸侯王倍受寒朝欺压,即便有心却无力。当年,为了保住族人的性命,我和虞王,商王不得不向寒浞屈服,方才让周国族人得以活命,如今你我会面,要是出了点差错,走漏一点风声,被寒浞知道,周国的百姓会怎样,你想过吗。”周王心中依旧对夏朝有所眷念,至少在夏朝之时,周人不会备受欺压,他也想光复夏朝江山社稷,可是夏朝大势已去,如何能够光复夏朝,如今怕是比登天还要难了。

    杜康一手指着地上的黑色斗笠说道:“姬鞠叔叔放心,你看为了不让人看清楚我是谁,我故意戴上了斗笠而来,寒朝在你王城之中安插的鹰犬我早已经了如指掌,今夜之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其他任何人都不会知晓。”

    周王见他心思周密,行事得体,不留隐患,感慨道:“好孩子,不错,果然是个干大事的人。”

    听的姬鞠夸赞,杜康心中窃喜说道:“杜康不久以前就想来见姬鞠叔叔,可是那寒浇到处搜寻我的下落,我四周四处藏身,耽误了时机。半月以前他们出使夏朝诸侯国,就是为了查巡我有没有同你们有过会面,为了安全起见,我便没有出现。”

    周王心中闪过一丝敬畏,暗道:“果然是姒相的儿子,聪慧,明智,有一代圣君的风范,行事从不祸及无辜,只可惜唉”。心中叹气,只可惜夏朝已经大势已去,这样的圣明君主未能统领天下诸侯。周王叹气之余对杜康说道:“我知道,你做了这么多都是为了光复江山社稷,若是夏朝还在,我相信,你一定会是一个了不起的夏后。”

    杜康眼中闪过一丝失落,眼泪不自然的滑落下来,他说道:“姬鞠叔叔,如今寒浇已走,我不得不来尽快此见姬鞠叔叔您了,夏朝的江山社稷,复国大业,还望姬鞠叔叔鼎力相助。”说完双膝跪在地上祈求姬鞠的帮助,在杜康身上没有皇室的骄傲与自尊,多年以来他在母亲后缗的教导之下,早已成为一个谦逊的少年,只要能够完成心中的复国梦,他所做的一切都值得。虽然周王和杜康才相识不久,但是他很看好杜康这个少年。见他一副失落的情绪,周王当即扶起杜康,说道:“孩子,复国大业不是儿戏,我虽有心,可是我却无力啊。唉。”

    杜康听起身子擦干眼泪说道:“姬鞠叔叔放心,现在复国还为时尚在,只要你同意,我会暗中说动虞王,商王,以及武王‘辽原之王’他们,这些年我在‘天眼一族’学到了不少本事,结识了不少天眼一族的人,他们全是我的师兄弟,他们个个对我情深意重,只要时机成熟,我便召集所有人反抗寒浞,到那时,有天眼一族的帮助,我们一定能够夺回夏朝江山。”

    那天眼一族同轩辕一族齐名,同样是天神的后裔。只不过天眼一族并不以降妖除魔为己任,而是收集凡人之中能力强大的人为徒,教的凡人一身好本事,让凡人自己能够对付妖魔,除此之外,天眼一族最看不惯凡界那些暴君,若是那个暴君不顺应天道,天眼一族便会左右这个朝代,使得他江山易主,改朝换代。当年,杜康正是因为这一点成为了天眼一族的门徒。

    那周王听的杜康乃是轩辕一族的门徒,顿时惊讶道:“怪不得你出现在我身后,我竟然毫无察觉,原来你早已成为天眼一族的门徒。”杜康提到天眼一族之时便想起了轩辕一族,周王细看了从杜康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气息,果然同龙枫身上那股气势不相上下。

    惊叹了一番,眼下,杜康正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他扬长叹气,犹豫不决,要知道杜康所言之事关系重大,稍有不慎便会使得所有周人死于水生火热之中,而在杜康祈求的面孔之中,他也知道杜康需要得到自己的肯定,他太难决断,暗想到其中利弊,如果不帮助他,自己只不过是寒朝的一个小诸侯,受到寒朝的欺压纳贡,自己毕竟还是前朝诸侯,地位不平稳,寒浞不知道那一天就会灭了自己,或许是明年过后,或许是十年后,又或许是寒浞死后,周王也感觉得到,自己在这样的尴尬的地位之中,寒浞是不会放过这些前朝诸侯,他隐约感受得到寒浞的心思,这场灭顶之灾怕是总有一天会来。如果答应杜康,以杜康的聪明才智,八成能够带领这些诸侯以及天眼一族建成复国大业,到那时,自己的地位同如今的九大诸侯王一样,思来想去,在一切的惶恐不定,辗转反侧之中,他果断的选择了相信杜康。

    周王一鼓作气势如虎对杜康坚定说道:“好,我相信你,但是你要记住,此事关系到成千上万条人命,一定要让虞王商王他们守口如瓶,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不可将此事泄露半句,否则,我在九泉之下也不回放过你。”

    见姬鞠同意,杜康顿时波涛澎湃,满目狂喜,无比开心道:“姬鞠叔叔请放心,我一定能够说动他们,我相信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情关系重大,虞王,商王他们一定会守口如瓶。”

    周王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就不会反悔,他说道:“往后一定要谨慎行事,知道吗。”杜康在他眼里不是一个猛撞之人,相反他的心思周密,万事小心,考虑得到之人,虽然如此,但他还是要告诫杜康,使他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杜康得到了周王的肯定,当即点点头说:“我知道,姬鞠叔叔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周王信心满满的点点头说:“去吧。”

    杜康眼中闪过一阵强烈的光芒,如今,在他的眼里,复国大业已不再是幻影,他坚定的‘嗯’出一声,拾起地上的黑色斗笠对周王道:“姬鞠叔叔,保重。”随即消失在黑夜之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