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鼎之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皇都之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九章:皇都之途

    没过多久,寒浇寒戏同那十几个亲兵护卫一路狂奔,所有人走出了周国边境。

    寒浇狂奔在所有人的前方,寒戏紧随其后。时下,寒浇见离开了周国便停止马匹前行。

    身后的寒戏满脸的疑惑,他不明白皇兄为何要对龙枫如此谦让,他知道寒浇的力量与龙枫不相上下,寒浇若是出手,龙枫占不到便宜,为此,寒戏心中满是怨言,一路上直发牢骚。

    寒戏来到寒浇身旁,埋怨道:“皇兄,你为什么不帮我,你也是拥有九鼎之力的人,怕他做什么。堂堂寒朝太子,竟然对那小子尊陈‘龙公子’,那姓龙的小子有什么了不起,在我面前,你竟然还帮着他说话,你我到底还是不是兄弟。”说完,当下‘哼’出一声,脸朝着一旁,气得不行。这里已经不是周国,寒戏不再叫他大哥,身边的十几个亲兵自是知道两人身份,并无外人,他叫回了‘皇兄’的口号,不再遮掩。

    寒浇当即发怒道:“老二,你实在是太无知了,一天到晚只知道猛撞斗狠,简直孤陋寡闻到了极点,你不知道龙枫是谁,好,那我来告诉你,你今天得罪的是巨石峰上轩辕一族的人。”

    寒戏见寒浇语言之中比自己还要愤怒,于是收敛了一些,他缓和了心中的气氛,头依旧朝着一旁不愿直视寒浇,口中说道:“什么轩辕一族,不知道,你倒是说说看。”只是这次言语之中没有刚才那么强烈。

    寒浇见他一副不满的样子,点了点头说:“好,那我就告诉你,轩辕一族是奉天神之命保卫凡界安宁,他们世世代代杀妖除魔,维护四方。我们大寒开国几十年以来,江山社稷还未坐稳,民心尚未归一,多年以来,寒朝外有妖魔鬼怪横行于野,为祸四方,内有前朝余孽密谋诸侯反叛大寒。多亏了轩辕一族出手对付妖魔,我们方能有心除杀前朝余孽,安稳江山社稷,你身在皇都,受人尊崇,眼中只记得盛世安康,泰然自若,对四周边境妖魔鬼怪的肆意侵犯毫无知情,你怎可如此糊涂。”

    寒戏从未见过寒浇对自己这般斥责,听的寒浇一言一语条条是道,似乎明白了什么是轩辕一族,堵塞在心中的污垢被一语道通,面目之中的气愤瞬间消逝,他长长叹了一声,转过头看向寒浇疑惑道:“如此说来,我堂堂寒朝的皇子还得仰仗轩辕一族。”

    寒浇当即回应道:“何止仰仗,还得尊崇。”

    寒戏从来只尊崇自己父皇,如今听得寒浇说起堂堂皇子在轩辕一族面前还得放下身份,心中顿时一阵不快,压根不情愿,又想起寒浇先前在龙枫颇为有礼,就连他这个太子都在龙枫面前放下了身份,想来不是虚张声势,虽然如此,可他还是轻微的‘哼’出一声,只不过他哼这一声态度不再强硬。

    寒浇又道:“今天这事别说我不会站在你这一边,父皇若是得知你在龙枫面前气焰如此嚣张,他也不会站在你这一边的,你自己好好反省反省。”

    寒戏听得皇兄说起自己的父皇也不回帮助自己,一时感到自己好似被孤立了一般,心中不爽,可又感到无可奈何。

    寒浇见他气焰下去,他终究还是自己的兄弟,便又安抚道:“走吧,别想不开了,你这猛撞的性子可以改改了,从今往后再不可鲁莽。”

    听得寒浇放松了言语,寒戏也不再固执,两人缓缓驭马向前,瞬间和好如初。时下,寒戏想到刚才寒浇所说的前朝余孽密谋诸侯反抗大寒,心中疑惑万千便问道:“皇兄,夏朝的皇族不是早被斩尽杀绝了吗?那里还会有什么前朝余孽。”

    寒浇暗自想起父皇让自己出使周国的目的,如今已经离开了周国,原本不想告诉寒戏,心中又想了想,如今寒戏也长大了,有些朝中大事也应该让寒戏知道,能够替父皇担忧,毕竟他不能永远只是个猛撞无知的少年。

    寒浇语重心长的说道:“老二,你可知道父皇这次让我出使辽原王国,虞国,商国,周国是为什么吗?”那辽原王国乃是寒浇两人出使的第一个诸侯王国,其实,早在多年以前辽原之王也是夏朝的诸侯王,如今的辽原之王乃是夏朝的‘武王’,后羿代夏之时,寒浞在朝中广结党羽,朝中之人大多成了寒浞的死党,终于有一天,寒浞触怒了后羿,怒不堪言的后羿便决心杀死寒浞,不想后羿体内早就被人下毒,寒浞趁机杀死了后羿,武王早已对后羿怀恨在心,寒浞借此协同武王诛杀了后羿的族人以及亲信大臣,取代了夏朝,姒相被诛杀过后,寒浞便将武王封为九大诸侯王之一,赐为‘辽原之王’,镇守东方。

    寒戏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他一心只图在这些前朝诸侯面前耀武扬威,那里会知道父皇的用意。在出使辽原王国之时,碍于九大诸侯王的威名,寒戏并未在辽原之王面前放肆。想到辽原之王,寒戏灵光一闪说道:“哎,他们不都是前朝的诸侯王嘛。”

    寒浇点点头说道:“不错,他们所有人都是前朝的诸侯王。早在半年以前,父皇听说尘世间出现了一个叫‘杜康’的少年,话说这杜康乃是姒相的儿子,姒相有一个妃子名为‘后缗’。听父皇说起,当年姒相同父皇开战之时,‘后缗’腹中便怀有杜康,姒相战败,后缗便从洞中逃走,逃回有仍氏生下遗腹子杜康,父皇为此寝食难安,便让我派人搜捕杜康的下落,将他捉拿。这个杜康便是夏朝余孽,这下你明白了吧。”

    寒戏不可思议的惊叹道:“竟然让后缗从洞里逃了出来,还让她把杜康生了下来,大寒军队怎可如此疏忽大意。”

    寒浇说道:“事已至此,不可追悔,如今这个叫杜康的人至关重要,只要除掉他,便可以绝后患。”

    寒戏又道:“照皇兄的意思,难道说,这九大诸侯王之中的辽原之王想要造反。”在寒戏眼里,虞国,商国,周国还不足为虑,倒是辽原之王让寒戏感到惊恐,那辽原之王若是当真造反,寒朝的东边必定大乱。

    寒浇细细回想说道:“辽原之王会不会造反我不知道,他与父皇有过山盟海誓,永不背叛寒朝,若是他背叛了誓言,便会会受到烈火之刑,生不如死,想来辽原之王没有背叛誓言,背信苍天的胆量。眼下须得尽快除掉这个杜康,那样即便诸侯之间想要造反,没有杜康的号召他们也无济于事。父皇让我们出使辽原王国,虞国,商国,周国就是为了打探杜康的消息,看看这些诸侯王是否同杜康见过面,有没有在暗中密谋。”

    寒戏听的皇兄了解到这么多至关重大的事情,自已却一无所知,心中顿时不快道:“父皇为什么不把这些事都告诉我,我若是知道这些事,一定能够找到杜康。”他找不找得到杜康犹未可知,只是自己身为皇子,对这些大事毫无知情,却有些心灰意冷。

    寒浇说道:“正因为你的性格猛撞,父皇才不让你知道这些事,若是让你知道,你在那些诸侯王面前恐怕又是一番模样,到时搞的他们人心惶惶,人人自危,岂不是打草惊蛇,那时,杜康便可趁机在暗中说动这些诸侯王谋反。”

    寒戏想了想也是,以自己的性格,若是知道了杜康的存在,必定在诸侯王面前大发雷霆,震慑人心。可是又觉得奇怪,在虞王,商王,周王等面前,自己同样也是狂傲不已,为何皇兄却不予阻止,他这么做岂不就是打草惊蛇了吗。寒戏又道:“我在周王他们面前发怒的时候,皇兄为何不阻止我,这样做不就搞得他们人心惶惶了吗。”

    寒浇说道:“父皇知道你性格猛撞,一来是让我们打探杜康同诸侯王之间有没有过来往,二来就是要借你猛撞的性子震慑这群诸侯王,让他们不敢造反,但是又不能太过火,所以你在诸侯王面前动怒之时,我并没有阻止你。虽然我们并没有在他们暴漏身份,可那周王深沉老练,还有你和那个名叫龙枫的人搏斗之余,想必现在的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两个乃是寒朝皇子。”

    得知了这么多,寒戏万万想不到,原来在这朝堂之上,诸侯之间竟然有如此多的明枪暗箭,着实让寒戏感到防不甚防。就在刚才,寒浇又说起龙枫,寒戏当即面带怒色,本来已将龙枫抛之脑后,一想到那龙枫竟然同姬文和姬武身处一块,必定同周王关系密切,心中顿时生出一股气,大‘哼’出一声,怒道:“我就知道那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要我说,干脆出兵把这些前朝诸侯统统灭了,以绝后患。”

    寒浇当即阻止道:“不行,那有像你这样粗鲁行事之举,你要知道,大寒要是同这些诸侯王打起来,虽然能够将这些诸侯王消灭,可是自身也得损失不少力量,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父皇不会除掉这些诸侯王。”

    寒戏疑惑道:“不是还有好几个小诸侯国没有去吗!父皇怎么急着让我会皇都了。”两人皆是去了势力最大的前朝诸侯国,那些小诸侯们还没来得及去,前几日,皇都之中的太皇来人传话,让寒浇寒戏两人速速回去,为此那些小诸侯躲过了寒浇寒戏两人的威迫。

    寒浇摇了摇头说道:“父皇这么急着让我们回去,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究竟是什么事,我们回了皇都,父皇自然会告诉我们。”随即扬起马鞭喝道:“驾”往前方驶去,对着身后的寒戏说道:“走吧,父皇正等着我们回去,别耽误了。”寒戏点点头,随即挥起马鞭驾驭马匹,朝着皇都一路狂奔而去。

    皇都身处于整个凡界的中央,一行人快马狂奔离皇都越来越近。

    这时,一阵怪异的气息迎面而来,周围的景物犹如草木皆兵,暗藏契机,抬头再看皇都那片天空,往日阳光明媚,清空万物的皇都变得紫气冲天。

    穿过一片树林,林中阴气更为深重。出现这样怪异的气愤,寒浇早已有所防备。果然,正当寒浇驾马穿过这片树林不久,诡异的林木之上突如其来十几道黑影将寒浇团团围住,寒浇见势不妙,当即停住马匹,仔细看向那十几个黑影个个身形健硕,面目凶狠,张牙舞爪,原来是一群兽人。寒浇气势汹汹怒道:“你们这群野兽,还不给我让开。”他并不惧怕这群兽人,而是想到皇都的周围竟然变了一副模样,父皇急着召见自己,皇都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离开了这么多天,他必须将这皇都之外的怪事告诉父皇,一刻也不想耽搁。不仅如此,他还听得传话之人说起父皇还召集了九大诸侯王,父皇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不会召集诸侯王会面,这一切怪异景象使得寒浇心中的疑惑万千,暗自担忧。

    这皇都周围的怪异气息想来就是这群异兽所谓,兽族突然对皇都如此窥视,究竟为何。

    那带头的兽人二话不说一手挥向寒浇,所有兽人见他手势纷纷扑向寒浇。寒浇立刻拔出手中长剑直至这群异兽,场面顿时混乱不堪,所有兽人同寒浇厮打成一片。

    与此同时,寒浇身后的寒戏同那十几个亲兵接踵而至,寒戏等人早已看到前方兽族进攻寒浇,他们纷纷亮出武器冲向兽群。

    两个神秘的黑影隐藏在树梢之上观望着脚下的厮杀。一个兽人对着一旁那狼头兽人恭敬道:“苍狼王,这两个少年可不一般,你看,他们身上散发着金光,想必那便是九鼎之力,两人定是寒浞之子。”

    那狼头兽人正是降苍的父亲‘苍狼王乌刚’。乌刚浑身散发出阵阵强悍的阴险之气,前几日,他得知一个叫龙枫的轩辕一族杀死了自己儿子,怒不堪言的乌刚失去儿子,痛断肝肠,面目狰狞的乌刚在兽界大大雷霆,发誓要将这个名叫龙枫之人碎尸万段。怒火之余,乌刚暗自后悔,如果他阻止降苍去杀害梼杌,那么降苍就不会死,可偏偏乌刚对四大凶兽也是痛恨之极,便放心让降苍去了,可惜可叹。

    龙枫的杀死降苍的事情早已在兽族传开,眼下,乌刚为了心中那期盼已久的兽王之位,不得不放下丧子之仇。

    身为兽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苍狼王,乌刚并不甘心,他想得到兽王之位。早在多年以前,他便同降苍密谋着这场夺取兽王之位的谋略。

    在兽族,万兽之王每过一千年便会将自己的力量凝聚在一起产下一子,那时万兽之王的力量最为脆弱,十几天以前,便是万兽之王产子之时,乌刚趁此机会,暗中掳走了刚出生不久的兽王之子,陷害莫烈,术金,那莫烈与术金也是万兽之王的儿子,万兽之王乃是一条黑龙,名为‘鳌叩’。

    乌刚将鳌叩的三个儿子抛至皇都,寒朝大臣将他们拿下交给了寒浞。寒浞得知那三个兽人乃是兽王之子,莫名其妙昏倒在了皇都,为此心神不灵,他感到一场巨大的阴谋指向了自己,万兽之王的三个儿子落在自己手中,想必兽族对皇都有所窥视,便召集九大诸侯王回皇都护驾。发生这样的事情使得整个兽族大乱,无不震动。

    没有人知道这一切乃是乌刚所为。为了心中窥视已久的兽王之位,乌刚背叛了鳌叩,他故意将鳌叩的三个儿子交给寒浞,就是想借寒浞之手杀死兽王之子,让所有有兽族将矛头指向寒浞,随后杀死鳌叩,将鳌叩的尸体再次抛至皇都,让所有兽人以为是寒浞杀死了万兽之王,他便可以趁机坐上兽王之位统领整个兽族。

    此时的万兽之王力量微弱,乌刚能够在暗中轻易杀死鳌叩,等他杀死鳌叩之后,便是他梦寐以求多年的兽王登基之时。

    只可惜眼下的鳌叩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切的一切全是这个跟随在他身边多年的苍狼王所为,丝毫不知道这一切全是乌刚陷害他的计谋。鳌叩得知自己的三个儿子被寒浞扣押,狂怒的鳌叩果真就号令整个兽族将矛头直至寒朝皇城,时下,皇都的四周潜藏了成千上万的兽族,那天空之上飘过的紫气正是兽族潜藏在皇都四周的玄机。

    乌刚听得寒浇同寒戏乃是寒浞之子,当即应道:“既然是寒浞之,。就让他们走吧。”他并不是斗不过寒浇与寒戏,而是想要借此机会让他们两个回去将兽族潜藏在皇都四周祸乱的消息告知寒浞,加剧寒浞对万兽之王三个儿子的屠杀。

    那兽人领命,当即吹出口哨,地下所有兽人听得这是撤退的号令,纷纷从地面跳上树梢,如同幻影一般穿梭在四周树林之中,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万兽之王并没有下令让兽族侵犯凡人,因为杀害凡人,就代表着自己的儿子会有性命之险。乌刚乃是罪魁祸首,他那里会听从鳌叩的号令,这几天他潜伏在皇都周围,没少对寒朝的王公大臣发难,那些王公大臣被乌刚带领的兽人吓得心神不灵,纷纷向寒浞劝言处死鳌叩的三个儿子。寒浞深知此事关系重大,不敢轻举妄动,大臣的劝言被他一一驳回,待九个诸侯王到齐再做定夺。

    回到皇都以后的寒浇与寒戏将周围兽族横行的事情告诉寒浞,寒浞那会不知道在这皇都周围已经暗布成千上万的兽族,不仅如此,寒浞还告知了寒浇与寒戏,那万兽之王的三个儿子无缘无故昏倒在皇都之内,眼下,皇城之内人心惶惶,人人自危,一场兽族与人类的大战似乎就要爆发。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