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鼎之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寒朝使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八章:寒朝使者

    三人从逐渐消除了陌生,相处融洽,越发的感受到从这微妙的气氛之中传出来的阵阵兄弟情谊。

    龙枫抬起头看向灰夜王国的黑色夜空,虽然没有阳光的照耀,但是这里一草一木,任何风吹草动,历历在目。他也纳闷儿,明明身处在灰夜之中,为何还能从这黑色光芒之中国看清楚周围的一起。这西方的灰夜王国乃是鬼界出没之地,空气之中不时散发出阴森,暗沉,魅影,还布满了诡异的气息,真叫人不舒服。

    再看眼前的姬文和姬武,在这灰夜之中,英俊的面孔之上依旧散发出蓬勃朝气,盛气凌人,姬文端庄稳重,姬武放纵豪爽,和浑身男儿气概的龙枫截然不同。那姬文其实要比龙枫大个两三岁,龙枫早已心知肚明,他知道自己的年龄没有姬文那么大,本不想如此,可见姬文态度坚决,便不予推辞。事实上,龙枫要比姬文早出生几十年,因为龙枫出生以后不久便已死去,沉睡在胜雪之山几十年。

    一阵惬意过后,龙枫微笑着说道:“两位兄弟身着锦袍,想来是贵胄之后,王室子弟”。龙枫早已知道姬文和姬武两人并非寻常人家,从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之中,龙枫知道,他们即便不是王公贵族之后,至少也得是侯门家族。

    姬文点点头微笑应道:“是啊,龙枫哥哥,我和三弟本是周国公子”。

    龙枫感慨道:“这么说来,你们的父亲乃是诸侯王”。

    姬文叹气道:“哎,龙枫哥哥有所不知,我们周国原本是夏朝的诸侯国,当年寒朝夺取了夏朝的半壁江山,夏后姒相召集天下诸侯讨伐如今的太皇寒浞,夏后姒相在这场复国战争中失败,最后被寒浞诛杀而死。那些夏朝的诸侯被寒浞所俘,诸侯们为了保住族人不被屠杀,臣服了寒朝,我们周国便是这其中一个。除了周国,还有商国,虞国,这些原本都是夏朝的诸侯国,如今,我们名义上是寒朝的小诸侯国,可我们的地位同九大诸侯王是不可相提并论的,不仅如此,我们时常还会受到寒朝的欺压,每一年向寒朝的纳贡就去了整个周国的一半”。

    龙枫点点头感慨一番,原来这凡界之中并非他所想象之中的那样安宁,即便自己杀死所有妖魔鬼怪,这凡界之中的人心叵测恐怕比杀妖除魔还要残忍得多。龙枫疑惑道:“你们的国家不是在北方吗,来此灰夜之王所谓何事”。

    姬文痛心道:“前几日,有两个寒朝来使前来周国,那两个使者在周国之中逞性妄为,欺辱我们王室子弟,三弟一时受不得这气,我便陪他出来游玩”。

    一旁的姬武顿时面带怒色,‘哼’了一声,姬武怒道:“我真恨不得狠狠的揍那两个人一顿,也好解我心头之恨”。

    姬文顿时阻止道:“三弟,不可胡说,你这话若是被别人知道,周国恐怕得有上千族人死在你这话语之下”。

    听得姬文道明这后果,姬武不敢言语,依旧‘哼’出一声,暗自握紧拳头,气愤难忍。

    龙枫虽然对凡界的鸿图霸业不予好奇,听得姬文这话,心中也是一阵气愤,可又细细回想起父亲龙渊的话,那凡界之中的江山易主,凡人之间的兵戎相见与自身无关,他们职责乃是杀妖除魔,保卫凡界生灵。遂又停止气愤,龙枫疑惑道:“你们为何不反抗”。

    姬文惊恐道:“龙枫哥哥往后千万别提反抗二字,如今寒朝坐镇天下,这话意味这一场血淋林的杀戮,乃是亡国灭族之举,何人胆敢反抗”。

    龙枫深思一番,点点头明白了其中事理,关系重大,人命关天,看来这反抗之语还真是说不得,不然就会给两位兄弟带来杀身之祸,龙枫愧疚道:“原来如此,怪我太过冒昧,还请两位兄弟恕罪”。

    姬文和气道:“龙枫哥哥不用见怪,我们相信你”。

    龙枫听得这话之中对他的信任,更是感受到一阵兄弟之情,他转开言论说道:“两位兄弟功夫了得,力量强悍,想来杀过不少妖魔,提炼过不少力量吧”。

    姬文仰头看向北方的天空说道:“周国位处北方,北方乃是妖界,妖族多有侵犯,从小我和三弟便爱好习武,一心想着长大以后能够斩妖除魔,保卫黎民百姓,让百姓过上安稳的日子,和龙枫哥哥相比,我们这点力量还差得太远”。

    龙枫夸赞道:“你们很了不起,我从未想到凡界之中还有像你们这样强悍的人存在,我很佩服你们。不过你们修炼的力量太过死板,我教你们一个方法,每天清晨去最高的山峰,越是高山之上越是汇聚了天地之间的灵气,在哪里修炼,力量可以很快得到提升”。

    姬文姬武听得龙枫道出这方法如获至宝,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往高峰之上,欣喜连连,两人异口同声道:“多谢龙枫哥哥”。姬文又道:“真恨不得马上就照这方法修炼”。

    龙枫点点头,见他两人开心,自己也跟着欢快,想到北方,龙枫想起了在北方诛妖的龙江,他低头自言自语道:“对啊,龙江哥哥也在北方,说不定我去了北方还能找到他”。

    姬文好奇问道:“怎么了”。

    龙枫抬起头说:“不如我就去你们周国,到时候我们一起杀妖”。

    听得龙枫要和自己一起杀妖,姬武忍不住内心的激动,情不自禁道:“好啊,好啊,龙枫哥哥,我们现在就走吧”。姬武原本不愿意回家去,龙枫这话无疑挑起了好斗的姬武。随即将不远处的两匹马牵了过来,姬武将自己的马儿递给龙枫说道:“龙枫哥哥,来,你骑我的马,我们一起回去吧。”姬文见三弟愿意回去,暗自心惬,心中的落石终于可以放下,他的三弟向来好斗,姬文总是怕他惹祸。

    龙枫微笑道:“我不用了”。随即飞升,立于空中说道:“我就这样陪你们一起去。”见龙枫可以飞升,两人惊讶一番,暗道龙枫果然非同凡响,两人点点头骑上马往北方周国奔去。

    这下,三人一路狂奔,龙枫平飞在两人头顶。好斗的姬武耐不住了,对空中的龙枫说道:“龙枫哥哥,你是一个人除妖的吗。”

    龙枫‘嗯’出一声点了点头说:“是啊,我的兄长父辈们大多去了东方,我是一个人来凡界的。”

    姬文惊道:“那怎么行,你一个人哪能杀得了成千上万的妖魔鬼怪,再怎么说也得要有一群能力出众的人当你的帮手,不仅如此,有的小妖魔根本就不用你出手,我和二哥轻轻松松就能对付了,从今往后,我和二哥就当你的帮手,人多力量大嘛”。

    想到这里,龙枫暗自思索了一番,姬武的话说的不错,这世上的妖魔何止千万,自己一个人又怎么对付得了这么多妖魔鬼怪,如今被姬武点明,灵光一闪,龙枫暗中萌生寻找一群才能出众的伙伴共同对抗妖魔的想法,他说:“是啊小武,你说的一点不错,可你们乃是王室子弟,身系国家,你们的父母能够同意你们与我斩妖除魔吗?”。

    姬武自信道:“会的,父王他一定愿意让我们在你身边习得一身好本事”。

    龙枫开心道:“那好,有你们陪着我一起杀妖除魔必定事半功倍。”

    姬文同姬武点点头,他们两个从小到大有一个梦寐以求的梦想,就是希望能够成为世人皆知的英雄,如今,龙枫在他们心中就如同实现这份梦想的垫脚石,为了自己的英雄梦,他们愿意跟随在龙枫左右。

    翌日清晨,三人来到周国境内,时下,一片广阔草原,这里不再有灵异之气,相反烈日当中,和风萧萧,花草树木争锋斗艳,和冰封王国,灰夜王国相比,周国境内全然一副自然景象。

    龙枫在空中看到前方行来上千士兵列队而来,不知为何,便将此告诉了姬文,姬文细想,这里乃是周国境内,自然是自己国家的军队,出动这么多士兵,定是发生了什么。三人遂停下,姬文远处细看一番过后,瞧那士兵正朝着自己的方向而来。士兵前方有四人骑在马背之上缓缓而来,不止他们,就连周国的所有王公大臣全部出动,姬文在老远处也猜不出个究竟。

    只见一个青年和一个少年位于正中,他们正是姬文口中的两个使者,两个使者一副狂傲模样,气息压制着所有人。在这两个使者的最左边有一青年男子,这位青年男子岁数同那个青年使者一般大小,相貌堂堂,举止端庄,他乃是姬文和姬武大哥‘姬刘’,最右边有一中年男子,身着王袍,面目肃然之中却带着一股沉重,浓墨色的山羊胡子,恭维在一旁,这中年男子乃是姬刘,姬文与姬武三兄弟的父亲,周国的大王‘姬鞠’。

    在他们身后有十几个寒朝的护驾士兵,那是两个使者来时的亲兵护卫。其余皆是周国士兵和王公大臣,所有人皆是为这两个使者护驾送行,周王姬鞠亲自护送,可见声势浩大。

    周王原本不知道这两位使者的身份,可他从这两位使者的气息,言语之中,他感受到这两个使者身份大有不同,即便不是寒朝贵胄,也是在寒朝地位极高之人,为此小心伺候着。前几日,寒朝来人传这两个使者回皇都,为以防万一,周王不得不亲自为这两个使者护驾送行。

    那年长的使者细看了周围风景对一旁的周王说道:“周王,已经一天了,有劳你亲自护驾,我看就到这里行了,我们自己能够回去”。

    周王恭维道:“两位使者远道而来,若是在我周国境内遭受闪失,小王担待不起,还请公子见谅”。

    另一个年轻的使者微微‘哼’出声傲慢道:“我们有亲兵护卫,抵得上千军万马,何人胆敢放肆”。这话无疑是对周王的蔑视,言语之中乃是告知周王,他那十几个亲兵护卫可以将身后的上千士兵全部斩杀,毫不顾忌周王颜面,那十几个寒朝士兵听后暗自洋洋得意。

    两个使者之中年长的那个名为‘寒浇’,年幼那个名为‘寒戏’,同姬文和姬武一样是两兄弟,他们实际上乃是寒浞的两个皇子,寒浞让他们奉命出使周国,特意交代了他们不可泄露身份,像周王这样的小诸侯是没有权利进入寒朝皇都的,所以他们没有见过这两位皇子,故没人知道两个使者究竟是谁。

    姬刘听了这话面色微动,手中缰绳微微握紧,一股微风从脸庞划过。在他另一边的周王经历过太多世面,性情稳重如山,面对寒戏打击,周王沉重道:“大寒士兵所向披靡,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世人皆知。”两人听后轻微一笑,暗自看向周王那张面孔,平稳和气,没有怒色,暗想那周王的面目之下,此时此刻心里怕是不好受的很。

    两个使者的性格与姬文和姬武大同小异。寒浇看似举止端庄,性格沉稳,然而内心却极度狡猾,从他的双目之中,人们可以感受道从目光里散发出的一股阴险狡诈的气息。

    寒戏目中无人,同姬武一样好斗,只不过他是仗着自己的身份,胆子要比姬武冲撞。一心只知道欺负人,凡是惹自己不高兴人或事,他都不会放过。论到心机,他不如寒浇。姬武就是看不惯寒戏狂妄自大那番模样方才离开王城出门闲游。

    没过多久,周王陪同两位使者碰上了前方的龙枫,姬文和姬武三人。

    姬文见状立刻转头对姬武严厉道:“三弟,一会儿不可任性,忍耐一点,瞧着架势,父王和大哥应该是在为两个使者护驾送行,过了今天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你要以大局为重知道吗”。

    姬武在王城之时便差点同寒戏大打出手,寒戏三番五次挑衅姬武,两人性格皆是谁也不服谁,必定擦出火花。只不过,碍于父王和王兄的阻拦,姬武一再忍让,实在忍不住,姬武索性就离开王城,免得与寒戏出手。

    姬武咬牙切齿,脸色顿时不好看,他‘哼’出一声说道:“要走就走,还要给他们护驾送行,看着那个人我就来气,真想揍他一顿解解气。”拳头情不自禁动了起来,他所指的那个人便是寒戏。

    姬文斥责道:“够了,孰重孰轻你应该知道”。

    听得二哥斥责,姬武算是收敛了一些。当下,周王等人早已看到了姬文和姬武,姬刘已经三天没有见到二弟三弟,心中窃喜,喊道:“二弟,三弟”。所有人马纷纷停下。

    姬文应道:“父王,王兄”。随后同姬武下马来到四人跟前恭维道:“参见父王,王兄”。随即仰头看着正中的寒浇寒戏两人轻声道:“参见两位使者”。言语之中显得有些不自然,身后的姬武倒是强忍着一股气。

    周王问道:“你们两个何故去了这么久。”

    姬文应道:“禀父王,我和三弟出去巡视周国百姓是否安居乐业,国泰民安。”

    周王点点头道:“很好”。

    一旁的寒戏见身处姬文背后的姬武,笑道:“这不是姬武吗,怎么最近几日不见,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看啊”。脸上露出一阵轻蔑的笑容。

    姬武见到寒戏,脸色自然不是那么好看。他强忍心中的怒火说道:“还好,这等小事,就不劳使者惦记了”。

    寒戏‘呵呵’笑了笑。转眼看向不远处的龙枫,他一身火红斑纹袍,气宇轩昂,不像是寻常人,寒戏自小养尊处优,即便是九大诸侯王也得向他低头,随即愤怒的指着龙枫怒道:“你,见了本公子为何不拜”。此时,空气中传来阵阵杀气,众人心惊胆寒。

    龙枫昂首挺胸道:“我一向只拜天拜地拜父母,为何要拜你”。神情桀骜,眼神之中依旧没有寒戏的影子,龙枫始终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寒戏是以使者的身份前来周国,使者的身份本不用人见人拜,在王城之时,寒戏就对那些没有拜见他的人发怒,竟然以使者的身份为难王公大臣,搞得人心惶惶,周王也因此发现这两位使者的身份大有不同,不敢得罪,他便命周国的所有人见到两位使者必须参拜。

    虽然寒戏的父皇特别交代过不能自己的泄露身份,可是从小到大以皇子身份面对诸侯大臣的寒戏,早已习惯了皇子的身份号令寒朝大臣,为此他在周国之时,名义上是使者身份而来,实际上却是以皇子的架子号召行事,周王早已猜出了个七八,只不过他猜不透寒朝太皇的用意,所以不敢冒昧,万事谨言慎行。

    寒戏见龙枫顶撞自己,从那张桀骜的面孔之中,龙枫竟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从未有人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顿时心生怒火,大发雷霆道:“放肆,你可知道本公子是谁”。

    身旁的寒浇顿时阻止道:“二弟”。那寒戏转头看了看寒浇,见他正对着自己摇摇头,想起了父皇临行时交代过的话,这才收敛了一些。

    龙枫轻蔑的笑了笑,瞧他这狂暴的脾气,暗想,姬武和他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两人若是碰在一起,必定不擦出火花,怪不得姬武受不了这一身窝囊气,遇到这个少年,还要对他忍耐,自然有得姬武够受了。龙枫轻微摇头道:“不知道”。越发的桀骜不训起来。

    一旁的寒浇见龙枫狂傲不止,也是吃惊不已,虽然在场的人没有谁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但是他们再怎么说也是寒朝的使者,眼前的龙枫看他的年龄,衣着,最多只不过是某一个诸侯王的后裔,顶天也只不过是九大诸侯王的后代,可是九个诸侯王的王室子弟,寒浇大多都见识过,眼前这个同寒戏差不多大小的少年何以如此放肆。竟然敢对寒朝的使者如此不敬,他到底有什么胆子敢这样蔑视寒朝来使,寒浇惊奇,索性就让寒戏使出那烈性子,摸摸这人的底细。

    周王和姬刘,以后身后的王公大臣们你望我,我望你,纷纷猜测龙枫究竟是谁。

    寒戏听得这一生‘不知道’。当下全然忘记了寒戏的叮嘱,他双眼瞪在龙枫身上,寒戏大怒道:“来人呐,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小子给我围起来,别让他给本公子跑了。”在他身后的十几个寒朝亲兵纷纷下马拔出武器,将龙枫团团围住,众人来势汹汹,动作迅捷,个个体型彪悍,神态威武,矛头直至龙枫。龙枫纹丝不动,临危不惧,他感受得到这十几个亲兵非同寻常,可对于他来说还不足为虑。

    寒戏当即下马,手持马鞭,气冲冲来到龙枫身前道:“好小子,活得不耐烦了是吧。”说完,一手举起马鞭就要往龙枫身上招呼。

    龙枫一掌劈在寒戏手臂之上,行动如风,那马鞭随即挣脱了寒戏的手心。寒戏同寒浇体内皆有着寒浞赐予的九鼎之力,只不过他们体内的九鼎之力同九大诸侯王还有着天壤之别,九大诸侯王身经百战,早已灵活运用九鼎之力,寒浇与寒戏不同,他们还年轻,虽说拥有这股力量,却不能熟练利用这股力量,就像龙枫体内潜藏的那股神秘力量一样,只不过寒戏两人体内的九鼎之力不会潜藏,战斗之中可以提炼。

    刚才这一马鞭,龙枫碰到寒戏手臂之时,他感受到寒戏身上有一股强大的力量,龙枫感知到在寒戏身上这股力量还未完全得到释放,龙枫疑惑,为何一个凡人的体内会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在他所理解的凡人之中,本以为姬文和姬武已经是除了九大诸侯王以外力量最强大的人,可是寒戏如今站在自己面前,蠢蠢欲动,龙枫再一次改变了对肉体凡胎的认知,目前,龙枫还不知道在寒戏体内的就是九鼎之力。比起姬文和姬武,寒戏要比他们两个都强,龙枫不再掉以轻心。

    寒戏压根就没使出九鼎之力,眼下,见龙枫不好对付,竟敢对自己还手,寒戏瞬间使出了九鼎之力,做好架势,愤怒的盯着龙枫说道:“好啊,小子,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祭日。”说完,快速向龙枫出拳,这一拳头杀气浓浓,势要打死龙枫不可,龙枫挡住这一迅猛威震的拳头,气势如虹,排山倒海而来,龙枫暗惊一番,这不是常人的力量,难道说这是九鼎之力,再仔细看了看寒戏的年纪,这时,龙枫已经猜出了这两个使者必定是寒浞的儿子。

    只见那寒戏动如迅雷朝着自己出拳动腿,稳步如山,力道凶猛。龙枫一一接下,幸而在他体内的九鼎之力还不够纯熟,每过多久,龙枫熟悉了寒戏的进攻,他迅速变成一道幻影,握紧拳头朝着寒戏身上招呼,寒戏见龙枫转防为攻,每一招皆是力拔千斤,刚劲威猛,一波卷起千层浪,不时从身上发出一道猛烈的气息震慑四方。寒戏当即防守,接过龙枫的每一招一式。

    龙枫动了真,势要和寒戏一较高下,不再对他有所试探。龙枫向来不磨蹭,直至寒戏薄弱的体位进攻,寒戏招架龙枫这猛烈的拳头,肘击,腿法有些吃力,暗自心惊,自己若是被龙枫打倒,往后自己的颜面,不仅如此,还会损害到父皇的颜面,想到这里,寒戏在招架之时酝酿许久,他鼓足了劲一脚踢向龙枫,犹如横扫千军,龙枫见这一脚大有来头,迅速往后退去,寒戏只得踢了个空。

    时下,龙枫额头已经冒出虚寒,他没想到自己如此猛烈的进攻全然被寒戏一一化解,当真不可小视。且看寒戏,已经气喘吁吁,汗水直流,比龙枫更加急促,他知道龙枫并非常人,不再小看龙枫。于是稳住呼吸对眼前的龙枫怒道:“你到底是谁,叫什么名字。”

    龙枫也是稳住呼吸对寒戏刚烈说道:“我叫龙枫,记住我的名字,总有一天我会在这六界之中声名大振。”

    龙枫心中一直将九个诸侯王和凡界太皇寒浞放在眼里,如今他在这些队列之中加入了寒浇与寒戏。他们身上拥有九鼎之力,正好趁此机会感知九鼎之力究竟有多强大,心中霎时热血沸腾,面目兴奋,还想再打。

    所有人听得龙枫的名字无不惊叹道:“轩辕一族难怪如此了得”。寒浇眼中也是一惊,他疑惑了半天,猜测龙枫的身份,如今得知他乃是轩辕一族,心中方才有了眉目。

    寒戏听得身后周国的王公大臣提起轩辕一族,还说龙枫了不得,顿时怒道:“什么轩辕一族,每听说过”。他压根就不知道轩辕一族,以为龙枫只是某个诸侯国的家族。

    龙枫顿时心生气愤,暗想轩辕一族保卫凡界安宁,为凡界出生入死,堂堂寒朝公子竟然不知名号,非要教训寒戏一番不可。龙枫怒道:“真是迂腐,你既然不知道轩辕一族,那我今天就让你记住什么是轩辕一族,来吧,咱们再打一场,一决雌雄”。龙枫此时已经斗志昂扬,非要和寒戏一较高下方肯罢休。

    寒戏知道自己打不过龙枫,可在他身后有寒浇撑腰,心中底气十足,‘哼’出一声大喝道:“来啊,你以为我怕你吗?”。言语之中没有了起先的狂妄,两人做好架势又要开打。

    在寒戏身后的寒浇深知轩辕一族威名,他知道轩辕一族的职责乃是保卫凡界,道明了,是在给寒朝斩妖除魔,保卫的是寒朝的安宁,不能得罪。于是阻止道:“二弟,不可胡来”。

    寒戏当下转身看向寒浇,他面目失色,这话无疑是大哥不给为他撑腰的言辞,寒戏不明不白的喊道:“大哥,你为什么”。

    寒浇斥责道:“今日之事,是你太过放肆无知,还不快给我回来。”

    寒戏转头怒视着龙枫,‘哼’出一声,无奈的回到寒浇身旁上马。

    再看眼前的龙枫,寒浇客气道:“龙公子,实在对不住,我二弟一向猛撞好斗,得罪之处,还请龙公子恕罪。”

    龙枫见此情形,自己再怎么热血朝天也不可能强迫寒戏同自己再打。心中热火沉静下来,他说道:“公子既然不愿再打,龙枫也不愿强求,只是我们轩辕一族如今名落孙山,龙枫好不痛心,我们保卫世人安宁,出生入死,不求回报,只求凡人牢记于心,但愿公子不负轩辕一族才好”。

    寒浇微笑道:“轩辕一族的名声威震六界,如雷贯耳,世人岂能忘之。”

    龙枫点头说道:“那就好”。

    寒浇对着那十几个彪悍亲兵喝道:“你们几个,还不给我回来。”十几个亲兵纷纷回到寒浇身后。寒浇转头看向一旁的周王说道:“周王不须护驾送行,我等自行回去便是。”话语之中带着慌忙且坚决,不可推辞。

    周王知道寒戏乃是动了真,于是恭维道:“两位来使请自便。”

    寒浇凌厉的目光向周王点了点头,再看向眼前的龙枫说道:“龙公子,今日之事请别见怪,我等这就告辞,后会有期”。

    龙枫不语,脸朝一旁,寒浇急忙带着那十几个亲兵迅速离开。

    临走时,寒戏目光死死盯着龙枫。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