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鼎之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诛杀降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六章:诛杀降苍

    降苍见龙枫雷厉风行,速度不亚于自身,想要杀死潜逃的梼杌就必须摆脱龙枫。心下又暗想:“那梼杌当下已经负伤,如今已是强弩之末,跑不了多远,即便跑远,他也只能去寻找其他三个凶兽,如今万兽之王已是自身难保,就算找到其他三个凶兽,没有万兽之王,他们也无济于事,眼下龙枫这个轩辕一族的少年在自己面前狂傲不止,目中无人,非得要让这小子知道什么叫做厉害,索性就让梼杌逃吧”。降苍乃是万兽之王手下的十个首领之一,如今他已经背叛的万兽之王,早在很久以前,乌刚与降苍父子就蓄谋着这场杀死背叛万兽之王的诡计,时机成熟,他今天终于对梼杌动手。

    当下降苍已将梼杌抛之脑后,两人双目对视,尤其是龙枫,那双锐利的目光之中满是桀骜,充满了对降苍的轻蔑,不时闪过一丝令降苍感到不安的畏惧。虽然这股畏惧只是一瞬间,但在龙枫心里已经足够。再看周围的所有兽人屏住呼吸,紧紧的目睹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寒冷的气息使他们倍受压迫。

    降苍毕竟不是普通兽人,他见过世面,不论怎样,龙枫在他心中只不过十个未满二十岁,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小子,暗想龙枫顶多能够和自己周旋一番,最终还是会被自己打倒。只是他想不到龙枫要比他想象之中强得多。

    降苍怒道:“小子,你竟敢只身一人擅闯兽族地界,如此胆大包天,不怕死吗”。龙枫初来乍到并不知道此处乃是兽族的地盘,他只想杀妖除魔,别说这里是兽族禁地,即便这里是他们口中所谓的万兽之王的卧榻,龙枫也敢去瞧一瞧。龙枫虽然在妖魔面前极度狂妄,但他也有自知之明,如今的他恐怕还不是万兽之王的对手,倘若真的碰上的万兽之王还得小心行事。

    龙枫开口道:“能力有多大,胆子就有多大”。此话打击着在场的所有兽人,所有兽人以及那梼杌的手下用那凶恶目光看向龙枫,他们心中暗自骂道,这小子真是太狂妄了,给他一点颜色,打的他满地找牙,杀了这小子,所有兽人恨不得吃他的肉,食他的骨,心中在骂,口中却不敢出声。见两人还未动手,那个领头的黑毛兽人按耐不住心中的焦急,恨不得降苍快点动手,于是开口催促道:“主人,快点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小子一点厉害,我非得把他剁成肉泥吃了不可”。

    这黑毛兽人力量仅次于降苍,所以胆子比别的兽人要大,他不怕惹怒龙枫,遂开口叫嚣。

    殿门外的寒风顿时吹向两人的长长的毛发,降苍小看了龙枫,他透红的双目闪过一丝轻蔑,嗖的一声亮出双手之上的血爪冲向龙枫。龙枫立刻纵步跳起,飞过降苍头顶从他上方跳过落在地上。降苍随即转身向龙枫使出一招‘飞魂血爪’,那飞魂血爪呈现出五条红色爪影直冲龙枫。龙枫再次躲开这五条血红色的狼爪,降苍趁此机会冲向龙枫,死盯着龙枫的脸庞,握紧拳头。龙枫当即一手挡住这一拳头,从手臂之间的碰撞,龙枫感受到降苍并没有使出全力,看来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厉害,并不把他当成一回事,必须让他使出全力,为此另一只手使出七分力量一拳猛烈的击打在降苍胸前,降苍顿时张大嘴惨叫出来,往后退去。所有兽人皆是露出心惊胆寒的面孔,额头冒出虚汗。龙枫这一拳可谓力道雄厚刚劲,他知道不给降苍点厉害瞧瞧,降苍还真当自己是个弱小的少年。

    降苍站稳了脚步,揉了揉胸膛,缓口气,面色沉重道:“臭小子,看来不拿出真功夫,是对付不了你”。这下,降苍再不敢轻视龙枫,回过了神,降苍酝酿片刻,浑身散出一阵气息,龙枫见他这下是要动真格的,暗自有所防备。虽是如此,可他依旧用着轻蔑的眼神落在降苍身上,他说道:“来吧,你有什么本事都使出来,今天你们所有兽人都得死在这里,杀了你,就轮到他们了”。龙枫的蔑视触怒了时下的降苍,那双轻蔑的目光使他想起了四大凶兽,那四大凶兽曾经也是用这样的目光看着他,心中顿时产生一道恶气。

    降苍‘哼’出一声怒道:“真是个狂妄至极的小子,叫人好不舒服。小子,你可知道梼杌有今天下场乃是他自找的,狂妄自大,目中无人,你和他一样总有一天会死无葬身之地”。由于降苍的父亲乃是兽族之中能力仅次万兽之王的‘苍狼王乌刚’,所以,降苍在兽族之中倍受敬畏,可是四大凶兽‘梼杌’,‘穷奇’,‘混沌’以及‘饕餮’却不把降苍放在眼里,在四大凶兽面前,降苍总被无视,他咽不下这口气,如今他和父亲背叛了万兽之王,便对四大凶手之中的梼杌动了手,只是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龙枫破坏了原本蓄谋已久的大事。

    龙枫当即怒道:“别把我和你们这群异兽相提并论,等我杀了你们,过不了多久,你们所谓的四大凶兽也会和你一样的下场”。

    龙枫的一言一行使得降苍脑海中浮现出另一个人,他道:“真是可恶,你和那个名叫‘少康’的年轻人一样嚣张”。

    龙枫听得少康这名字,从降苍的言语之中,他感到这个所谓的年轻人怕是不同寻常,他疑惑道:“少康是谁”。

    降苍曾经同这个名为少康的少年交过手,在少康面前,降苍不是他的对手,败在了少康的手下,当龙枫问起这个年轻人的时候,降苍不语,只是面色难堪。大喝一声:“别废话,动手吧”。随即直至龙枫,两人这下动了真格,厮打成一片,大殿之内顿时发出两人击打在一起的吼声。

    降苍速度奇快,似如一道黑影冲击着龙枫。可龙枫的速度比他更快,他冷笑一声,化作一道红影同降苍厮打在一起。红黑色的两团影子交融在一起,顿时发出一阵强大的力量爆发在大殿之内,犹如洪流喷发。

    两人你来我往,爆发了一场激烈的战斗,整整一炷香的时间,两人打的不可开交。终于降苍顶不住龙枫的力量,口中气喘吁吁,额头冒出虚汗,逐渐占了下风。时下龙枫一拳直冲降苍脑门,那降苍在龙枫面前早已占了下方,速度和力量早已跟不上,眼下这一拳使得降苍防不胜防。降苍发现这一刚劲的拳头就要打在自己脑门,想要躲闪,可为时晚矣,那一拳重重的击打在了他的脑门,降苍顿时口吐鲜血,摔倒在地上。降苍在兽族十个首领之中力量最下,他的能力只能同凡人之中的将军相提并论,龙枫却不同,他已经快要超越诸侯王,能力自然在降苍之上。原本只需要半柱香就可以打到降苍,可是龙枫没有同妖魔有过实战,在打斗之中,他要想办法应对降苍的各种招式,身体第一次经历施展,为此龙枫耗费一炷香方才将降苍打到。

    且说龙枫,虽然降苍打不过他,可是也费了他不少力气。他逐渐适应了如何应付降苍,已经让了降苍三分,可是他依旧找不到龙枫的便宜,龙枫对他已经没有了耐心,他知道降苍打不过自己,不想耗费时光,所以狠狠的一拳冲向了降苍的脑门,龙枫这一拳就是要将他打成残废。他第一次同妖魔战斗,身体原本就像是生锈的钢刀,如今在同降苍激烈的搏斗之中,这把钢刀得到了磨砺,他好不痛快。见降苍倒下,他大吼出来,双拳握紧,浑身散发出血气方刚的气息,哈哈哈哈仰天而笑,看着地上昏沉的降苍说道:“痛快,痛快啊”。

    所有兽人感到了这位十八岁少年的力量简直不可思议。那降苍本是兽族十大首领之一,更是兽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乌刚之子,虽然他的能力在十个兽族首领之中平平常常,可碍于乌刚的颜面,平日里,其他九个首领对降苍皆是敬畏之举。

    降苍带来那三十多个兽人正挟持着梼杌的手下。那黑毛兽人手中正挟持着一个独角兽人,见降苍倒下,黑毛兽人当即收回架在独角兽人脖子上的大刀,来到降苍身旁。

    黑毛兽人惊恐道:“主人,你怎么样了”。

    降苍身体躺在地上颤抖,他的力量被龙枫这一拳尽数打散,整个身体颤颤巍巍,力量已经凝聚不到一起,稳不住抖动的身躯,脸庞发抖,四肢抽搐,降苍颤抖着说道:“我我怕是不行,我的力量已经已经没了,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我我不甘心”。说话间,颤抖的声音无情的数落这那三十个兽人的心灵,他们的主人斗不过龙枫,这个少年的力量和他们不是一个层次。

    独角兽人立刻起身看向周围整备挟持的各位兽族首领,于是对降苍说道:“降苍,今日之仇,我们暂且放在一边,眼下这个狂妄小子擅闯兽族地界胡作非为,傲视群雄,孰不可忍。要论单打独斗,我看在场的所有兽族恐怕每一个人是这个小子的对手,我们同为兽族,不能丢了兽族颜面,必要齐心合力除之。你若是将其他西方首领放了,我保证他们不为难你,一心除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我们之间的仇,日后在算。”

    降苍虚弱抬起一直狼毛手,对正在使用武器挟持西方兽族首领的所有兽人说道:“放放了他们”。此时的降苍已经成了个残废,脑门挨了一击重拳,力量尽失,意志也尚未完全清醒,他倍受打击,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龙枫是个十足凶猛的少年,他的力量已经完全超越了自己,这个名叫龙枫的少年和他不久以前遇到的那位少康不相上下,在他的一生之中最为凄惨两次交手,便是同那个名叫少康的年轻人,以及眼前这位轩辕一族的龙枫,只不过这次,他没有那么好运,龙枫自小喜爱降妖除魔,对妖魔鬼怪一点也不手下留情。少康则不同,那位少年生来便以光复河山社稷位己任,所以降苍败在少康手下,那少年并没有取他性命。

    降苍身旁的黑毛兽人听说要放了这群西方兽人,当即慌忙道:“主人,万万不可,你现在已经身负重伤,倘若这群首领反悔,我们”。下面的话他不敢说,毕竟是降苍带着他们来此挟持了这群首领,即便这群西方兽族斗得过龙枫,完事之后,这群首领有当如何处置他们这三十个兽人,黑毛兽人不敢想象。

    降苍咳嗽两声道:“眼下我们的敌人并不是他们,而是龙枫,为了兽族的尊严,我们不能让龙枫活着离开这里,放了他们”。颤抖之中的降苍态度坚决,黑毛兽人只得听从,挥手示意其他兽人。

    当下,降苍带来的三十个兽人纷纷收回挟持西方首领的武器,十多个首领纷纷起身来到那独角兽人身前,如今刀子已经不在脖子上,这些首领心中有了底气,怒视着地上的降苍一个个‘哼’出声来,纷纷握紧拳头,在这些兽族首领眼力,龙枫还不算可恨,倒是那个卑鄙无耻的降苍,他们恨不得将降苍撕成七八块。首领们以独角兽认为首,他们对独角兽人嚷道:“降苍这厮,卑鄙无耻,可恨之极,我看还是先把他给收拾喽,再来对付龙枫这小子”。一个个满是对降苍的仇恨,杀气顿现。

    独角兽人坚定道:“不,我既然答应过他今日之事日后再算,就得说话算话,眼下,大敌当前,我们兽族须得放弃内斗,合力诛杀龙枫,否则两败俱伤,我堂堂兽族的颜面岂可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蔑视,必须要杀了这小子,如今成败在此一举,各位切不可粗心大意”。

    降苍确实阴险狡诈,手段卑鄙,但他知道孰重孰轻,他可以放下对四大凶兽的仇恨。但是龙枫在他眼里,年轻气盛,狂傲肆虐,竟然活活打残兽族十大首领之一的降苍,无视西方兽族诸雄,此事若是传出去,即便降苍还能活过今晚,往后他的脸上将会面目无光,那样的目光对于他来说太残忍。不仅如此,西方兽人在兽族无以立身之地,事关兽族威名,不可饶恕。他要咬着牙,双眼瞪着那个无比狂妄的龙枫恶道:“杀了他,把他给碎尸万段”。此时,在场的所有兽人将目光对准龙枫,纷纷亮出武器,瞧着架势,势要将龙枫千刀万剐讨回颜面。

    龙枫此时已经心血来潮,从他体内不断涌出一股波涛汹涌的热血,浑身杀气浓重,面带怒色,这么多年勤恳修炼的力量在此时终于可以得到利用,能够亲手杀妖除魔,想到这里,他体内的力量不断来回涌动,这股力量从体内甚至散发出来,一道强劲的气息冲向在场的每个兽人。他一手指着面前那一个个虎背熊腰,相貌丑陋,神态粗暴的兽人大喝道:“来吧,你们全部一起上吧,我龙枫今天要是怕你们,就不是轩辕一族的好男儿”。

    说完,所有兽人纷纷扑向了龙枫。

    龙枫向来以雷厉风行,力道刚烈行事。场面顿时混杂,击打成片,异兽吼叫连连,龙枫在混乱的兽群之中防御,接招,出招,击打。果然兽族的群攻使得他开始吃力。那兽人手中持有武器,龙枫赤手空拳,没有一把顺心的武器在身,双拳难敌四手,开始占了下方。此时的他有些后悔,在巨石峰上的时候,没能寻得一把好武器。

    兽族人群之中放眼而去,龙枫看到一又以手持大刀的兽人,心下有了眉目,于是纵身直冲那手持大刀的兽人。一掌猛烈的抓住那兽人粗壮的手臂,另一只手用肘重重击打在这个兽人的胸前,那兽人吃紧,这一肘下来,后背往上凸了出来,在这强劲的力道带来的痛楚之中,那兽人五脏六腑来回震动,他屏住呼吸,鼓足了劲使得五脏六腑不在震动,与此同时,他双眼血丝通红,眼珠似乎就快喷出来,那只手持大刀的手臂受不了这猛烈的冲击,布满兽毛的无根手指顿时松懈,龙枫趁此机会抢过大刀,腾起身来一脚踢向那兽人的额头,那兽人吃力重重退到墙壁之上摔了下来,当场被龙枫打死。

    龙枫得到大刀以后,再次同兽群对抗成一片,这时,大殿之内刀光剑影,武器碰撞在一起发出叮当声混迹一片。龙枫有了这把大刀出手要比起先猛烈得多,这时,龙枫逐渐在兽群之中开始占了上风,在这一片狼藉的武器声中,不时还能够听到场内的兽人撕心裂肺的惨叫。他们要么是被龙枫砍断了手臂,要么是被龙枫砍下了头颅,要么是被龙枫刺穿了胸膛。手起刀落之际,血溅满地,石桌上的牛羊肉,墙壁牛头骨,布满了血淋淋的墨红。龙枫第一次杀红了眼,他第一次体会到了杀人如麻的感觉,好不痛快。

    那所有兽人加起来得有四十多个,其中三十个乃是降苍手下的得力干将,另外十几个乃是西方兽族之中能力超群的首领。龙枫第一次对付这么多兽族大将,压力自然不小,他不得不使出了全部力量,偶尔手足无措,防不胜防之余被兽人蛮横的武器打在身上,这样的举措使得龙枫更加愤怒,双眼中杀气再次变得浓厚。

    这些武器落在他坚硬无比的身体上时,没能伤到他的体肤,只是身体与武器发出一阵叮当的声音,那兽人见此情形无比惊讶,暗自叹道:“那龙枫刀枪不入”。虽说在这些普通武器面前刀枪不入,可是从武器之中落在龙枫身上的力量,在他身上冲进了他体内,龙枫收到刀枪的待机,同样受了内伤,他的筋骨健壮,扛得住这伤害,兽人一个接着一个倒在了龙枫的大刀之下,大殿之内顿时血留成河,龙枫整整在这座大殿之中杀了一个夜晚,费了好大的劲方才将这四十多个兽人全部杀死,所有兽人变回了原形躺在血泊之上。

    眼下,龙枫提起大刀脚踏血泊,踩过兽人的尸体来到早已残废的降苍身前。降苍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但是他并不惧怕,对着龙枫怒道:“来啊,杀了我吧,总有一天我爹和我哥会为我报仇的”。情绪激动之下不由自主的咳嗽了两下。

    对于兽族乌刚的大名,龙枫从父辈们口中听说过,兽族的‘苍狼王’,地位仅次于万兽之王,力量强大,在六界之中享有赫赫威名。如今的降苍已经无处可逃,他知道眼前这位将死之人乃是乌刚的儿子,却不知道这位苍狼王还有一个儿子是降苍的哥哥,降苍自然不是龙枫的对手,但听他的口气,想必他的哥哥是个厉害人物,龙枫问道:“你的父亲我是知道的,你的哥哥是谁。他不来则已,若是敢来,必定让他和你今天一样的下场”。

    降苍颤抖这哈哈哈大笑道:“你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实话告诉你,我的哥哥乃是魔界七魔之中的‘绝影’。等着吧,你会死的比我还要难看的。”说完又是哈哈哈笑着。

    魔族多年来很少侵犯凡界,对于东边的魔族,巨石峰上的轩辕一族很少与之交手,他们只知道魔界之王‘重门’,其它的魔族一点摸不透,魔族之中有什么厉害角色,轩辕一族毫无所知。龙枫嘴里念道:“绝影”。光听着这个名字,龙枫便感受到从这名字之中传来的阵阵气息。魔族之人藏得很深,大多数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想来这个名叫绝影的魔族必定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龙枫不在多话,一刀从降苍的脖子上砍去,那降苍一命呜呼,眼前一片黑暗,变回一条苍狼原形。龙枫对着降苍的尸体道:“不论你的父亲,你的哥哥有多厉害,只要他们敢来,我会变得比他们更厉害”。

    杀了一夜的龙枫寻来一把火,满地的兽族尸体,血淋淋的地面,残肢断体,惨不忍睹,龙枫举起火把将整座梼杌大殿焚毁。

    疲惫的龙枫走出梼杌地界,他虽然杀了这里四十多个兽人,可是自己也受了重伤,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调养。在这偌大的灰夜王国,他寻得一处高山,在哪里,龙枫调息了一天一夜终于恢复了力量。当他回想起自己独自一人除杀了四十个兽人,那种感觉好不刺激,真是一场血战,怪不得从兄长父辈们口中,他听得那些与妖魔博斗的场景会如此心血来潮,真过瘾,真过瘾啊。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