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鼎之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梼杌地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五章:梼杌地界

    斑玉将自己所有的经历告诉了龙枫,龙枫听完过后,心中满是对这兄弟两人的同情。他想为这两兄弟做点什么,于是他对斑玉说道:“在我们巨石峰上有一种东西叫做‘甘露’,我们轩辕族人凡是受了伤或是中了毒只要多喝甘露便可很快好转,我想它一定能够治好你兄弟的毒,使他重新做人的。等我回到巨石峰后,一定把它带来为你兄弟疗毒”。

    听的龙枫这么一说,斑玉的双眼忍不住掉下泪水,这样一瓶甘露对他而言,顶得上是天大的恩赐,他情不自禁的跪在龙枫跟前给龙枫叩头,嘴里激动道:“多谢恩公,恩公大恩大德,斑玉没齿难忘”。

    从来没人给龙枫叩头,对于他来说,小小的一瓶甘露算不得什么,可是自己这么年轻,被斑玉这么一扣,心中着实不自在,他立刻伸出双手对斑玉说道:“快起来,你你年纪比我大这么多,我怎么受得起”。就要准备将他扶起。斑玉却固执道:“不,恩公受得起,我斑玉今天还要在皇天后土面前发誓,不负恩公恩惠。恩公若是不允,斑玉便长跪不起”。龙枫见他义正言辞,似乎是扶不起来,龙枫不安道:“你这是何苦”。斑玉说道:“我知道,恩公不是那种出尔反尔之人,但只有这样,我才对得起恩公的大恩大德”。见他固执,看来自己若是不答应他,斑玉便真的会长跪不起。龙枫无奈只得对他说道:“好吧”。任由他去。

    斑玉随即抬起头,手掌放在耳边,看向苍天郑重说道:“我斑玉对天发誓,今受恩公大德,无以为报,恩公待我兄弟恩重如山,斑玉愿为恩公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若违背此誓,天地不容,死无葬身之地”。龙枫顿时人心惶惶,他明白,斑玉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他的兄弟,他怕万一自己食言,他的弟弟便会永远成为一个狼人,他发出这样的誓言,付出的一切都是为了他的弟弟。可是,这样的誓言也太重了。

    普天之下,六界之中,谁都知道,要是违背了对苍天发出的誓言,那人便会受到誓言之中的惩处。为此,不是感情至深的人,不会向苍天起誓。

    龙枫这才将斑玉扶起来,他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救好你兄弟的,我龙枫绝对是那种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人”。

    斑玉感慨道:“多谢恩公”。

    虽然龙枫要比斑玉小出好几岁,但他对龙枫却满是敬畏。

    龙枫听得斑玉左一声恩公来,右一声恩公去的,早已不自在。他严肃道:“以后只准叫我龙枫,我们从此以后便是兄弟,不许你再叫半声恩什么公的,听的别扭”。

    斑玉应道:“这你乃是轩辕一族之人,守护世人安灵,斑玉怎敢亵渎”。

    龙枫道:“我让你这么喊的,你若是不改口,我可就反悔不救你兄弟了”。他只是想让斑玉改口,借此吓唬吓唬他改口,没真想过见死不救。

    斑玉当下慌了神,他随即说道:“不,我往后叫你龙枫便是了”。

    龙枫满心欢喜说:“这就对了,这才是好兄弟啊”。两人双目对视,烈日照耀在他两人身上,在这片火树林中露出灿烂的欢笑。

    不一会儿,龙枫又问斑玉说:“对了,冰封王国如今是待不得了,火树王国是它的领国,两国同时寒朝诸侯,必定同气连枝,依我看火树王国怕是也待不得,你们还是离开这里吧,以你现在的力量是斗不过任何一个诸侯王的,他们身上拥有九鼎之力,惹不得”。

    斑玉点点头说:“是啊,如今这些诸侯王的力量实在太强了。我打算去南方,离这里越远越好,等我练好本事,能够斗得过冰封之王那天,我自会前来取他性命,但愿这一天不会太迟”。

    龙枫鼓舞道:“不会的,只要你勤恳苦练,永不放弃,迟早有一天能够战胜仇人”。

    斑玉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又想起什么说:“那龙枫你呢,你将要去哪里”。

    龙枫道:“我本是来凡界斩妖除魔历练历练,如今一个妖魔都还没有碰到,实在不过瘾,我得去杀几个妖魔过过瘾”。

    斑玉信心十足道:“将来有一天我要和你一起并肩作战”。

    龙枫抬起右手放在斑玉面前说道:“我等你这一天”。

    斑玉见状也是伸出右手,两手紧握,微微用力,那烈日盘于苍穹,如同悬挂在这两个精力充沛的身躯之间,威风凛凛,气贯长虹。

    两人松手,龙枫说道:“我走了,多多保重”。斑玉微笑着说道:“保重”。龙枫随即转身准备离去,斑玉突然想到什么叫住了即将离开的龙枫,他说:“我和二弟要去南方,到时候你如何找得我兄弟二人”。

    龙枫笑着说道:“你兄弟体内已经有了我的力量,我只要感受这股力量就能找到你们”。这下斑玉心中的悬挂着的心方才落下,龙枫消失在斑玉的视野之中。

    嗖嗖嗖,龙枫如同一道影子穿梭在了火树枝之上,恰在此时,一片飘落的枫叶浮现在他眼前,他一手抓住那片枫叶,只见那火红色的叶子如同一张血红色的手掌。龙枫细细看着这片树叶,感受着某种信念隐藏在这片枫叶之中,再瞧了瞧整个火树王国的花草树木,似如一望无际熊熊烈火燃烧沸腾,使人内心充满了力量以及勇气。龙枫暗自思索道:“我叫龙枫,枫叶的枫”。他能够感受到在这枫叶之中隐藏的意志和信念,却不知道父亲为他起这个名字的含义。

    穿梭了不久,见火树王国没有丝毫异样,不像是有妖魔出现的迹象。龙枫顿时飞向了火树王国的高空。他观望着九个诸侯王国,发现两个诡异的地方,一个是南方的雾影王国,那里一片迷雾笼罩上方,想来定时妖魔喜爱之所,本想去到那里。可转眼又看向西方的一片夜景,漆黑异常,乌云密布,烈日的光芒竟然被那片灵异的灰夜遮挡,不时还有一道浓浓的黑气在空中萦绕,那里正是灰夜王国。龙枫见那股黑气,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是妖魔现身,灰夜王国之中一定发生了什么是,必有蹊跷,霎时一鼓作气飞向西边紧紧盯着那团黑气来到的灰夜王国。

    没一会儿,龙枫来到了灰夜王国的上空,此时正直烈日当空,可在灰夜王国却如同夜晚,不时还能看到四周一片诡异迹象。

    那团黑气在灰夜王国的空中却似如乌云游历,这里的平民百姓若是见到空中那片乌云,并不会想到那是妖魔的藏身之术。

    终于,那团浓浓的黑气飞向了地面,龙枫还需一会儿功夫方能追上,依旧隔得老远。为了不打打草惊蛇,龙枫也飞向了地面,他在灰色的山川茂林之中追赶那团黑气的落脚之地。

    正当路过一片茂林之时,忽然听的树林之中传来阵阵马蹄声响。原来是有两个士兵骑着马匹而来,其中一个人魁梧士兵指着前方说道:“快看,穿过了那座山,我们就到灰夜王国的都城了”。另一个瘦弱士兵点头应道:“是啊,赶了三天三夜,终于快到了”。

    那魁梧士兵又道:“不知太皇这次召集九个诸侯王究竟所为何事,竟会如此兴师动众”。

    瘦弱士兵说道:“上月,听得大祭司说,如今,这凡界异兽四起,太皇作为凡界之主,维护天下,再不可纵容妖魔横行,这次召集九个诸侯王恐怕与兽族有关”。魁梧士兵点了点头,快速驰去,消失在了龙枫的视野之中。那龙枫动如利影,两个士兵压根就没有发现穿梭在树林之上的龙枫。

    这两个士兵乃是寒朝派遣来此传唤太皇之命的来使。龙枫听的太皇二字心中便想到是斑玉口中的寒浞。现在的他只对那团黑气有兴趣,其他的事与他无关。

    当下,龙枫已经追杀黑气,原来,那黑气乃是一群兽头人身的野兽,他们飞到地面之后便现出了原形。带头的乃是一个浑身黑气狼毛,双眼血红的狼兽,面孔之中带着使人感到不舒服的邪气。

    龙枫跟随在他们身后,四周不时发出一阵诡异的鸦雀之声,遍地骷髅人头,牛马尸骨成堆,虫蚁泛滥,全然一副怪异景象。常人若是来到这里,早被吓破了胆。

    这群兽族到了这片狼藉之地后,走到两颗槐树面前停下,那两颗槐树左右矗立,粗枝茂叶将中间的空隙间隔出来。其中一兽人来到那红眼狼兽的身旁说道:“这就是梼杌的兽宫,从这两颗老槐树之中走进去,我们便可以找到梼杌了”。

    那红眼狼兽听后,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透红的双目转身盯着那三十多个兽群,他道:“你们都给我听好,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今天一定要让梼杌死无葬身之地”。所有兽人异口同声道:“遵命”。说完,邪恶的目光看向那两棵槐树门,踏步从间隙之中走了进去,所有兽人紧随其后。

    龙枫不知道自己已经来到了兽族梼杌的地界,他只听兄长们说起过,颛顼有一个不成器的儿子名叫梼杌,不可教训,凶狠异常,力量强大。梼杌乃是统领西方的凶兽,也是万兽之王手下的四大凶兽之一。

    那红眼狼兽乃是万兽之王的信使,龙枫压根儿没弄清楚他是谁。原本想要动身斩杀这群兽人,可心中的好奇使他很想知道里面究竟会发生什么,因为当它听到梼杌这名字过后,早已不将这红眼狼兽放在眼里,的确,这梼杌的名字要比红眼狼兽响亮的多。不仅如此,他还听兄长们说起,梼杌,体形如虎,有着两个巨齿獠牙,丈八长尾,能够和他一决高下,龙枫感到不虚此行,为此,好奇的龙枫毫无顾忌的走向两棵老槐树之中,闯进了梼杌地界。

    走进梼杌地界之后的龙枫发现那群兽人朝着一座黑山越走越近。那座黑山阴森至极,黑空之中不时传来乌鸦发出的阵阵寒蝉。

    红眼狼人带着所有兽人来到黑山之下,原来在这座黑山之下有一入口,入口旁有两个兽人把守。见红眼狼人带着一群兽族来此,把守入口的两个兽人当即拦住道:“什么人来此”。红眼狼人当即动了动邪恶的红眼,两个血红的爪印落在了这两个兽人的咽喉,一命呜呼。

    走进黑山内,里面原来是一座兽族宫殿。红眼兽人命所有兽群潜伏在宫殿四周,独自走进宫殿之内。此时,宫殿之中,另一群兽人正坐在两旁大口撕咬着石桌上的牛羊肉,这些兽人在西方皆是有头有脸之人。正中央的堂座之上,一体型硕大的虎头兽人一手拿起一根羊腿王嘴里送。一身褐色毛发,面目凶恶,宽大的嘴脸上凸出两个大獠牙,一口将羊腿咬下一个大缺口,鼻子传出一阵野兽叫声,想来吃得这口羊肉很是满意,他便是梼杌。

    此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看门兽人,那兽人来到殿中对梼杌说道:“主人,门外有一个自称是万兽之王使者说要见你”。

    所有兽人听得是万兽之王派遣来的使者心中已经猜出是那红眼兽人,纷纷停止撕咬手中的牛羊肉。

    梼杌正一手拿着那块被咬下一口的羊腿子放在石桌之上,目光惊奇,听的使者二字,体内那股刚烈野性的声音高嚷道:“哦,‘降苍’,他怎么来了”。在场的所有人都很好奇,这使者向来和四大凶兽不和睦,每次有大小事,那万兽之王皆是让小厮前来,怎的这次会让他亲自前来,莫非是有大事。

    那梼杌也没多想,既然是万兽之王派遣而来,怎敢怠慢。随机对那兽人说道:“快,有请降苍使者”。

    那名叫降苍的正是红眼兽人。他来到殿内,见得场中所有兽人满嘴油腻,暗自将场中所有兽人当成一群乌合之众。

    梼杌见走进来之人正是降苍使者当即哈哈哈笑道:“哦,果真是降苍啊,来来来,恰逢今日我与众位在此吃肉,非得也要让你大吃一顿不可,哈哈哈”。随即命小厮说道:“来啊,宰一只肥羊来给我们使者好好享用”。

    降苍阴邪的目光看向梼杌,立刻伸出一只狼毛手掌挡在梼杌眼前,沉重的说道:“不用了,我今天前来是传兽王之命,要我给你一样东西”。

    梼杌想到是兽王给的东西,那肯定是宝贝,随即伸长脖子细看降苍说道:“哦,兽王给我的,那我可得好好见识见识,是个什么宝贝”。

    降苍当即从怀中取出一样东西放在拳头里,梼杌见他捏在手中,并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为何物,心中暗自难忍,于是问道:“我说你就别卖关子了,拿出来让我们瞧瞧”。

    降苍沉重道:“兽王说过,此物世间罕有,让我必须亲自交给你,若是让居心叵测之人抢了去,我也不好交代”。

    梼杌当即仰天哈哈哈大笑道:“好,那我就看看,到底是何物,兽王要搞得这般神秘”。一个纵身跳到降苍身前说道:“这下总该可以给我瞧瞧了吧”。伸出一手摊于降苍眼前想要接过此物。

    降苍阴邪的目光看向梼杌说道:“可以,这东西就是你的命”。随后摊开手掌,什么都没有,却凸显出五颗尖锐的血爪。梼杌的目光一直他拳头之上,等降苍摊开拳头过后发现手里原来什么都没有,当下感到不妙。怎奈此时,降苍在他胸前飞过七上八下的血爪,那血爪锋利无比,似如快刀,将梼杌身上抓出即使到深壑般的伤口,最后一爪刺进梼杌的胸膛,梼杌不知降苍为何要陷害于他,顿时野兽狰狞的惨叫震荡整个大殿。梼杌一手凶猛有力的抓住这只刺进胸膛的血爪,怒视着降苍凶恶道:“你你这只可恶的苍狗,何故要陷害于我,来人呐,把这只苍狗给我拿下”。

    此时,场中所有兽人纷纷亮出武器擒拿降苍,只不过此时晚矣。那被降苍带来的三十个兽人从暗中纷纷跳出来将刀口夹在了场中所有兽人脖子前,所有兽人见性命攸关只得束手就擒。其中一个带头兽人对降苍道:“主人,梼杌的小厮们无一活口”。他们趁梼杌于降苍谈话之余,早已将梼杌的手下杀害。

    降苍听后点点头道:“很好,很好”。这时,梼杌已经身受重伤,虽然那只粗壮的手掌死死捏住降苍的手腕,可眼下的梼杌已经无济于事,奈何不得降苍,满脸的凶狠恶叫,却无力挣扎。

    降苍一脚将梼杌踢到在地,惨叫连天,粗壮的手掌无奈的挣开了降苍的手臂。降苍缓步来到梼杌倒下地方,一脚踩在梼杌鲜血淋漓的胸膛之上说道:“梼杌,我不是什么苍狗,我是一条苍狼。你的嘴很臭,比你放的屁还臭,真让我恶心”。

    梼杌被踩在地上破口大骂道:“我就是要叫你苍狗,苍狗,狗胆包天的苍狗”。降苍听后原本透红的双眼更是布满的血红。他一脚狠狠的踏在梼杌胸口来回促动,使得梼杌痛苦不堪,恶狠狠的看着梼杌说道:“叫啊,有种就一直叫下去,我看你能忍多久”。虽然梼杌强忍住了痛苦,可还是没能忍住痛楚给他带来的煎熬,最终还是惨叫了出来。

    那梼杌性子使烈,依旧大嚷道:“你个猪狗不如苍狗,我究竟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你要这般加害于我,你说啊”。

    降苍‘哼’了一声说道:“我就是看不惯你们四大凶兽这般目中无人的姿态,恨不得将你们碎尸万段以泄我心头之恨”。

    梼杌强忍住痛楚哈哈哈笑道:“不错,我们四大凶兽就是看不起你这条狗,阴险小人,没有能耐,打不过我,就是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别说我看不起你这条狗,就是你爹乌刚,老子一样也瞧不起,一对狗父子,卑鄙无耻,有种来和我好好打一场,暗中偷袭算什么本事”。

    降苍顿时松开了叫说道:“好啊,你起来啊,我就在这里,有种来打我啊”。

    梼杌从地上爬起来,大口喘气,此时他已经身受重伤,降苍早知他已经不是自己的对手,心中底气十足,若是平时,两个降苍也斗不过梼杌。梼杌站起来,大喘了几口,虽然恢复了些许力量,可是受了伤,终究不能灵活使用拳头,动了一下手臂,胸前阵阵刺痛,梼杌知道此时的他已经奈何不得降苍,倒不如缓一缓想办法逃跑,日后复仇,嘴里对着那张可恶的面孔恶道:“卑鄙”。

    降苍冷笑一声,又一爪将要飞向梼杌,梼杌一手想要挡住这一飞爪。大殿之上纵身飞下来一人挡开了飞爪,所有兽人皆是目瞪口呆。他们不知道从哪里飞出来一个少年,竟敢到兽族的地盘来闹事,所有目光都盯住这个少年。

    降苍当下惊恐道:“你是什么人”。降苍不敢小视眼前这少年,他一直躲在大殿之内自己却没有丝毫发觉,还敢擅闯梼杌地界,并且还能够挡住这一飞爪,绝非寻常之人。

    少年一鼓作气道:“你们所有兽人都给我听好了,我叫龙枫,总有一天,这个名字将会是你们这些怪物的噩梦”。所有人听到龙字皆是惊奇,眼下站着的乃是轩辕一族之人,这可了不得。

    降苍也是暗自吃惊,轩辕一族自然是他们这些妖魔鬼怪最不愿遇到的人。可细细一瞧,龙枫顶多也不会超过二十岁,即便是轩辕一族,一个二十岁的少年在他眼里还不成气候,终究还是小看了龙枫,心中暗自松懈许多。

    龙枫身后站着身负重伤的梼杌,他说道:“你走吧,我不想杀你,今天放了你,往后我一样还会来杀你,你要是有本事就把你这条命从我手中拿回去”。

    梼杌听后怒视龙枫,暗自咒骂他目中无人,可眼下也只得屈服,他‘哼’出一声拖着疲惫的身体跳出侧旁的窗户。

    降苍见他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当即幻化成一道影子想要将梼杌留下来,怎知龙枫一点儿也不落后,抢在了他前面,见他想要打击即将逃离梼杌,瞬间挡在了降苍的跟前,任由梼杌逃去。

    两人目光对视仁立在所有兽人眼中,大殿之内的气氛瞬间凝聚,空气之中不时传出阵阵寒意,感受到这座兽族大殿即将血流成河,一场恶战将要爆发。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