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鼎之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猎人之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四章:猎人之子

    没一会儿工夫,龙枫同斑玉两人在一片火树林中找到了昏睡的少年。斑玉纵身下马来到兄弟倒地之处将他扶起,雪白色的狼皮被染满了鲜血,胸口清晰可见五道深壑爪痕,斑玉的脸庞终于显现出了痛哭的神情,他摇晃这弟弟的身体喊道:“二弟,你怎么了”。当下,他那至亲的二弟已是奄奄一息,他曾经无数次保护着自己心爱的弟弟,斑玉万般失落。龙枫细细观看一番过后,发现他还有一口气,对龙枫而言,眼中这个肉体凡胎之人只要一息尚存,便还有得就。

    龙枫站在兄弟二人身前,他说道:“把你二弟这身白色狼毛解开,扶好了”。斑玉点点头听从龙枫的话,快速将二弟身上沾满鲜血的白色狼毛解开,四条血淋林的伤口历历在目,斑玉两手稳住二弟的身体。

    龙枫见那胸膛之上惨不忍睹伤口,心中暗自震惊余悸。他更加想要了解在这兄弟两人身上发生过什么,他们有着怎样不同寻常人的经历。一番惊叹过后,龙枫闭上双眼,双手合十在胸前,将身体之中的法力集中在手心之上,随后转动手掌平于胸中,两只手掌上下分离,一道红色亮光现于两掌之间,龙枫睁开双眼,右手将这道亮光抓起来,往那二弟胸中灌进去。

    龙枫将自己三成的法力聚集在了这道红色亮光之中,二弟被灌入这道法术力量过后,脸色瞬间有所好转,胸前那四道鲜血淋漓的伤口消失不见。斑玉见形势好转便又晃了晃二弟,原本沉睡在梦中的二弟被这么一晃,忽然睁开了双眼,眼前出现了一个陌生的面孔,那陌生的面孔便是龙枫。

    二弟不知何故,见到龙枫,潜藏在嘴里的两颗尖锐的獠牙顿时显现出来,他面目狰狞,双目仇视,看上去根本不像是一个人,而是一条真正的狼。仅此瞬间,空气中凝聚这一道无形的气息,杀机顿显。他从斑玉的怀中纵身翻起,双手亮出锋利的狼爪,径直扑向龙枫。

    斑玉见情况不妙大嚷道:“二弟,住手”。他不是怕自己的二弟伤害到龙枫,而是怕龙枫出手太重伤害到他自己。便快速出手想要拉住二弟,怎想还是慢了一步,二弟已经就在龙枫眼前不远处。

    龙枫也搞不清楚他的弟弟为何要仇视自己,明明是自己好心救了他,为何还要反目成仇,恩将仇报。只是这来势汹汹的锋利狼爪已经指向了自己,龙枫便只好对二弟展开防备。龙枫躲开二弟的前爪,来到他的身旁,一肘击打在二弟背后上的白色狼毛之上,二弟背上吃力,身体从空中掉落,龙枫再是一腿击向他的胸腔,瞬间又从空中击退到了斑玉跟前。龙枫并不想伤害他的二弟,已经手下留情。

    二弟倒地过后,再次爬了起来,势要攻击龙枫方才罢休。斑玉在他身后也叹服,自己的二弟在得到龙枫的力量过后,比以前更加凶猛了起来,暗想,龙枫的力量果然非同凡响,只是随便使用一道了法力便让二弟全然康复,如今,二弟的力量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有所增加,龙枫真乃神人。

    斑玉很了解二弟的天性,不赶走龙枫,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这次,斑玉没等二弟扑向龙枫,便一掌砍向他的后脑,直接把自己的弟弟击昏过去,随后将昏睡过去的二弟拖到一颗大树之下坐立。

    斑玉这才来到龙枫跟前说道:“恩公别在意,我二弟两岁之时被一条毒狼咬过,那毒狼与众不同,嘴中含有狼毒,凡是被它咬过的人都会变成狼人,从那以后,我二弟便失去了常人的理智,形似狼人。得罪之处,还望恩公见谅”。

    龙枫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原本只是很好奇,这下龙枫弄清楚了事实,便不再对斑玉这个雪狼二弟好奇。只是对斑玉摇了摇头,表示不会在意。当下,他看了看一旁已经昏睡,背靠在树杆上的二弟,龙枫问道:“你的兄弟叫什么名字”。斑玉应道:“说来惭愧,这么多年过去,我还没给他起名,从小到大,我一直叫他‘二弟’,原本也想着等他五岁之时给他起个名,也好叫人认识,有个名号。可自从兄弟两岁被毒狼咬过之后,变得凶狠起来,人见人怕。既然人们都怕他,他也不愿意与人接近,我便放弃给他起名,心中暗自盼望有一天他恢复常人智慧,再给他谋个名字,教他重新做人”。龙枫点点头说道:“原来如此”。斑玉这才也想起什么,他说:“是啊,我也还没请教恩公姓名”。龙枫一鼓作气道:“我叫龙枫”。

    听到龙字,斑玉神情大惊,他惊奇道:“你是轩辕一族之人”。龙枫点点头说:“不错”。斑玉道:“怪不得身手如此了得,真是叫人叹为观止”。这下斑玉终于明白了龙枫为何法力高强。

    龙枫又问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在你们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为什么要刺杀冰封之王了”。

    斑玉沉寂了片刻语重心长的说道:“我和二弟原本是夏朝诸侯‘猎人王伊烈’之子”。

    原来,当年寒朝寒浞与夏朝姒相的军队发动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战争,无数人死在了这场战争的刀口之下,无数妻子失去了丈夫,无数儿女失去了父亲,血流成河,尸堆成山。终于,姒相的军队开始节节败退,斑玉的父亲猎人王为了保护君主姒相,惨死在如今的冰封之王手下。寒浞见姒相大势已去,为了巩固自己江山,寒浞诛杀了姒相,以及夏朝宗亲。寒军一路烧杀抢掠,那些忠于夏朝的臣民全部被寒浞杀害,斑玉的母亲听闻父亲死去,夏朝大势已去,让他带着刚出生不久的二弟远走他乡。从此,斑玉带着二弟浪迹天涯,过着流浪人的生活。不仅如此,他们经常会受到猛兽的攻击,斑玉无数次同凶猛异兽搏斗,在斑玉的浑身上下有着几十道惨不忍睹的伤疤,这些伤疤都是被异兽所伤,整个体肤早已满目疮痍。

    寒浞统一天下后,用九鼎之力改变了这个世界,在这片充满灵力的大地之上,有着不少能人异士,他们各自身怀异能坚守这块大陆之上的各种职责,有的人当了巫师,有的人当了武士,有的人当了猎人他们各持所能驱妖除魔保卫尘世间所有凡人的平安。

    两岁那年,由于斑玉的疏忽大意,二弟被那只毒狼咬伤,从此变成一个狼人,那时的斑玉很心痛,悔恨之极。他的二弟从此不能说话,不能像常人一样生活。除了斑玉以外,没有人能够接近他,他好愧疚,无比自责,要不是自己大意,兄弟也不可能成为现在这样,每当想起二弟这幅狼人模样,他的心像是被荆棘刺穿了一般,感到无比刺痛。为此,他发誓一定要救好二弟,开始走遍天涯海角寻医问药,可是没人能够将他二弟治好。直到有一天他们去到北方的冰封王国,在那里,斑玉听人说起了自己的父亲乃是如今的冰封之王杀害,他便和二弟长居在了冰封王国,伺机杀害冰封之王为父亲报仇雪恨。几年过去,机会终于来了,就在前不久,斑玉听说那冰封之王要出城狩猎,便想要动身,又想到二弟已经被狼的天性吞噬,怕他暴漏行踪,遂将他锁在一处雪山石洞之内,独自去往冰封之王狩猎之所。几天过后,终于找到冰封王国的狩猎军队,仇人已经就在眼前。斑玉便将一团剧毒之气装入一个精密的盒子内,人只要打开盒子,剧毒就会喷入眼中,他便可以趁机下手取仇人性命。

    盒子准好好之后,斑玉传出消息,说是在他手中有一颗千年雪参存放在这个盒子之中,将要献给冰封之王。冰封之王听得是千年雪参,极其罕见之物,便传他前去献参,费劲千幸万苦,他终于接近了冰封之王,只待仇人打开盒子,为父报仇。在帐篷内,冰封之王身旁的一个猎手从他手中接过盒子承在桌上,仇人果然就打开了盒子,那团毒气直至冰封之王双目,瞬间,斑玉亮出匕首直至仇人胸膛,所有人已经来不保护君王,斑玉已经就在王的跟前,斑玉万万想不道,那诸侯王的势力太过强大,即使他被毒气所伤,紧闭双眼,那冰封之王依靠听觉掌中使出一阵猛烈的气息将斑玉震开。见事情暴露,冰封之王已经不可能在接近,斑玉在人群之中摸爬滚打跳上一匹白马逃了回来。来到石洞前,发现二弟已经不见,他便沿着雪地上的脚印一路飞奔而来,冰封王国的士兵步步紧逼。

    二弟从小是喝着斑玉的血长大的,斑玉的十个手指上已经划过了无数痕迹,这些痕迹便是那刺杀冰封之王的匕首留下的,他将手指中的血挤到弟弟口中,使得弟弟得以生存。那时候的斑玉只不过是个八岁的孩子,他能够这样做是因为弟弟是他全部的意志所在,这位兄弟出生不久便在自己的怀抱之中成长,怀抱中的弟弟不能食五谷,他的血是弟弟唯一的力量。他与二弟之间已经超过亲兄弟之情,可谓情比天高。”。

    且说斑玉那弟弟,那天斑玉将他锁在那处石洞之中,第三天便挣脱了锁链走出石洞。他像往常一样在漫天雪地之中寻找自己的猎物。这片遥远的北方大地,终年飞雪飘落,白雪皑皑,寒冷异常。他身上的雪白狼毛更是将他与白雪融为一体,使人难以发觉。

    在冰封王国生活了年,对于冰封王国之外的人而言,生活在这寒冷异常的冰天雪地之中,早已颤颤发抖,苦不堪言。但对于很小便长居在此的斑玉两人而言,他们早已习惯了在这冰天雪地里的一切,他们感受不到冷,丝毫没有寒意,在他身上披着一块狼皮,虽然他有着人类的体型,但他的体内始终有着狼的天性,嘴里有着两颗锋利的獠牙,喜欢对着远方嗷嗷的吼叫。别人若是看到他不会想到他是一个人,相反,在狼皮的包裹之下使得少年看上去更像是一条穷凶极恶的狼。

    从小到大,只有斑玉伴随在他左右,幸而他的身边自始至终还有一个可以说话的哥哥,在漫长的羁绊之中,他的内心还不至于变得坚硬无比。他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自己的父亲和母亲是什么模样,甚至从未想过自己会有父亲和母亲,因为在他的脑海之中,自从被毒狼咬的那一刻起,他的意识已经不是常人,而是一条狼,他用狼的方式生活了十六年,每当寻找猎物的时候,他会立刻显现出隐藏在手掌之上那锋利无比的狼爪并且杀死他的猎物。从他的面孔看去,少年有着一双令人毛骨悚然的锐眼,眼中的瞳光时刻镶满着尖锐。一旦露出嘴里的两颗獠牙可以使人顿时心声胆怯,畏惧。头上凌乱的毛发蜿蜒在他的双肩之上,一旦遮住整个脸庞,看上去甚至比鬼魂更加恐怖。少年的内心是凶恶的,除了斑玉,没有人敢于冒险接近他,他看上去很可怕,使人望而生畏。

    在他十八年的漫长岁月之中,唯一能够使少年平静下来的只有在沉睡之时。在睡眠之中,少年内心的狼性可以得到锐减,并且在睡梦之中他能够梦到一位温柔美丽的母亲,梦里的少年可以得到这位母亲的呵护以及关爱,可遗憾的是,母亲在梦中却和自己有着天壤之别,少年只能听到这位慈爱的母亲对自己说话。他不知道那是自己母亲,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梦境之中,和自己是什么关系。他只是在心中仰慕这位她,祈求她能够让自己不再受到任何伤害,他的母亲在寒朝军队横扫家园之时便已死去,在母亲怀中的残存的意象早已消失殆尽。

    由于经常受到猛兽的攻击,惊恐,畏惧,任和风吹草动都在无情的敲打着少年胆怯的内心,幸而他的哥哥能够为他挡住致命的伤害。在白虎以及雪豹无数次的威胁之后,哥哥总会受到一番皮肉之苦,两人还能够活下去,也不知这算不算是侥幸。只是这位心目之中的哥哥在他心中如同神一般的存在。

    他慢慢的长大了,内心逐渐开始从防备之中提升为警觉和敏感,无数次的追赶使他的速度快如奔雷,就这样,少年已经很少吃苦头,那些生活在雪地里的豺狼虎豹也很少能追到他们。

    自那片冰天雪地出现久了,在搏斗之中,两人的力量得到提炼。积攒下来的仇恨,使得饥饿的猛兽早已对他们两人垂涎三尺,它们恨不得吃两人的肉,食两人的骨头。

    那日,少年已经离开斑玉三天,他要去寻找自己的哥哥,腹中却在咕咕作响。他像往常一样缓步来到雪地之上觅食,小心翼翼的观望了四周并无异常,记得上次被猛兽发现已是十五天以前。

    过了许久,少年终于放松了许多,在他眼里,这并不代表完全可以放松警觉,他知道,在每一块雪堆的下面都有可能暗藏一个野兽,少年一不留神便会被这群突如其来的虎豹蜂拥而上,束手就擒。

    少年在飞雪之中发现了一只雪兔,可惜的是每一次当猎物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少年的警觉似乎随之消逝,一心只在那猎物身上。他四肢趴在地上,轻盈的脚步缓缓靠近那雪兔,就在他位于雪兔近在咫尺之间的距离,少年四肢蹲在地上,手脚熟练的向雪兔犹如闪电一般猛的一扑,动作迅捷,身手灵敏,他亮出双手上锋锐的狼爪擒获了这只雪兔,仅此瞬间,少年再次亮出獠牙死死咬住雪兔的脖子,那雪兔四肢垂死针扎终究也无法挣脱少年残忍的魔爪,直至奄奄一息不再动弹,少年这才准备吞下自己的猎物。

    正在此时,从他的身后传来一阵阵轻轻的怒吼,少年感到不妙,随即放开手中早已死去的雪兔朝着身后看去,一只巨大的白虎凶狠的看向自己,那白虎虎背熊腰,亮出虎牙,鼻子上的胡须在上唇的带动下微微颤抖。突然,从这白虎的身后又爬出来另一只老虎,接着少年在向四周细细看去,在冰天雪地的白景之下,三十多只白虎,雪豹从老远处缓步走出来,霎时杀机顿显。它们将少年团团围住,即使少年身形快如闪电,也找不到死角逃脱。少年感到祸事到了,虽然他经历过太多次被猛兽伤害的经历,内心早已不再对猛兽感到胆怯,但是这次列外,他感到现在与以往不同了,往常顶多也只不过是四五只雪白虎或是雪豹追赶他,如今却是他第一次见过这么多的猛兽要对付自己,顿时惊慌失措,手脚发软,他开始害怕,身体不自然的向身后的雪堆退去,只可惜在他的身后另一只更为凶猛的老虎在等待着他,他知道这群畜生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与其跪地求饶,不如死的风光,意识之中不再向后退去,而是亮出狼爪与獠牙顶着猛兽的威吓怒吼,只是这怒吼之中全然没有对猛兽的压倒,反倒多了两分胆怯。

    所有猛兽都有一个特点,它们双眼通红,满脸狰狞,体型庞大,极为可怕。终于少年退无可退,猛兽们渐渐露出了粗爪,眼下已近在咫尺,一巴掌便可以将他拍到在地。他感到猛兽群里散发出的强烈气势,顿时陷入了绝望,他的身体不听使唤的倒在了雪地之上。眼前那只雪豹于是按捺不住心中的野性,它缓缓举起粗壮宽厚的巴掌亮出爪子想要将少年拍打在地。少年见它前掌高举,那锋利的爪子犹如阴影一般笼罩在他内心深处,他知道这一巴掌下来,自己身上得多处五条血淋林的伤痕,此时已经由不得他在这群猛兽面前退缩。他的内心并不屈服,见猛兽就要攻击自己的时候,他的意志将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巨大勇气喷发出来,因为,他不会坐以待毙,就算死,他也要死的轰轰烈烈。这时的少年不再退缩,一股热血将他的胆怯压制,他使劲全力一手插进雪地之中抛起一片白雪,雪花重重的击打在眼前这群猛兽脸上,眼前这群猛兽顿时拍打脸上的丝丝雪花,少年趁此机会纵步跳起来踩在那只举起前掌的雪豹头上,正在这时,少年的双脚重重蹬在雪豹头上,对于这只雪豹,少年不放过任何机会,就算不能伤害到它,少年也要让它吃点苦头,因为它率先举起了可怕的爪子,那样的动作永远都是残存在少年心中的阴影,他故意如此惹怒这只穷凶极恶的雪豹就是要战胜它,并且战胜心中的那片阴影。

    少年的动作迅捷,那雪花同时也拍打在了那只举起手掌的雪豹脸上,雪花刚溅落在雪豹脸上的时候,少年已经跳在了它头上,怎知就在这时,雪豹猛然将手掌收回本想擦拭自己满脸的雪花,它并不知道少年已经跳在自己的头上,所以锋利的爪子仅此瞬间已然不知情的抓破了那少年身上的狼毛,划破了他的胸口,若是那雪豹知道少年所处的位置,定然使劲全力用蜿蜒的爪子将少年抓倒在地,那时少年便真的无处可逃。

    幸而少年被抓伤以后还能跳动,他强忍住胸口传来的阵阵疼痛一脚踩在雪豹头上再次跳跃奔窜逃过了猛兽的包围。只见那只雪豹依旧紧闭着双眼,还没来得及擦拭脸上的雪花,下巴已经跌到在雪地之上。少年原本想趁次机会占点便宜,如今自己却再次受了伤,便宜没有捞到,还让自己的胸口疼痛欲裂,却有些后悔,可眼下也来不及让他多想,站稳了身子,四肢在雪地之中快速的朝着南方一路奔窜,身后的猛兽霎时蜂拥而上。

    与此同时,龙枫看清楚了他乃是一个人,便挡在那群异兽前面将他们杀了个片甲不留。挽救了这位狼人少年的性命。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