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鼎之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冰山一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三章:冰山一角

    龙枫在空中径直飞去,他看见那凡界多有灵异之气,双目看向那九个诸侯王国,一时间不知道去到何处方能手刃妖魔。

    恰在此时,龙枫将目光投向北方飞雪连天的冰封王国,那片白雪皑皑的胜雪之山历历在目,映人眼球,脑海中闪过一位女神的身影,不知为何,龙枫心中顿时对这片雪地产生一股凄凉的感觉,他心中难过,将斩妖除魔之事抛之脑后,决心飞往这片雪山一探究竟。

    那种似曾熟悉的感觉萦绕于心,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心中莫名产生一阵心痛。

    胜雪之山乃是一位女神曾经起死回生的地方,在雪山的中心有一片湖泊,湖泊之下乃是一座巨型冰晶宫殿,女神曾经也在这座冰晶宫内沉眠了多年,直至他被另一个人唤醒。女神的父亲曾经将自己的孩子冰封在了这座雪山之下,她照着父亲的方式将自己的孩子也冰封在此。雪山曾被女神的父亲施以强大的法术庇护,为此,但凡法力不够强大的妖魔鬼怪或是豺狼虎豹皆无法进入飞雪山,除非这个人和女神的父亲那样拥有神的力量。

    不一会儿,龙枫来到这座雪山之下,他仔细看着周围的一切,缓缓走进雪山之上,那道屏障并没有对他加以阻拦。直觉带着他前往雪山之上的那片湖泊,跳进湖底,发现湖泊乃是障眼法,在湖泊之下乃是一座巨型的冰晶宫殿。不知为何,一股悲凉之气更加使他心痛。龙枫走进那座冰床,看见那上面有一个白色冰莲,他手指放在那冰床之上轻轻触摸滑动,眼前顿时闪过一阵光景。龙枫紧闭双眼从闪过这片光景之中,他看到一位美貌非凡的女神曾经躺在这座冰床之上沉寂了数百年,直到有一天,一个名叫‘赤羽’的男子来此使用鲜血将她救活,赤羽同女神先后离去。后来,这位女神回来了,手中抱着一个孩子,那孩子已经全然死去,女神将一颗冰莲放在冰床之上,她看上去早已伤心欲绝,万般无奈之下,她将手中的孩子抱进冰莲之中,使用法术保护着孩子的尸体,抹着眼中的泪水依依不舍的离开自己的孩子。

    龙枫睁开了双眼,他并不知道这位女神手中怀抱的正是他自己。只是在他梦到的这片光景之后,那一幕幕真的令他好伤心,好难过。细细观察冰宫之内的冰墙,龙枫暗想,在这片雪域究竟发生过什么。

    正在此时,又听得远方传来虎狼异兽的咆哮声,龙枫立刻飞出湖泊,从空中朝着远方看去。一群豺狼虎豹在冰天雪地之中围住一只雪狼,面目狰狞,龇牙咧嘴,将中间那只雪狼逼入绝境,雪花同风霜吹打在这群兽群之中,感到阵阵寒颤,那群虎豹像是要吃掉它一样,龙枫不明白,本是异兽同类,这群虎豹却为何要残害同类。

    这时,中间那只雪狼已经退无可退,它前足伸进雪地之中,抛起一片厚雪击打在兽群的脸上,趁此机会,那雪狼跳跃起来,踩在前方那只体型最大的老虎头上,那老虎急忙收抓擦拭脸上的雪花,爪子整好抓破了那雪狼的胸膛。雪狼忍住疼痛纵步跳出兽群拼命朝着龙枫这边的胜雪之山疾驰而来,速度敏捷,奇快无比。龙枫虽然隔得老远,但他看得很清楚,那只雪狼已经受了伤。剑雪狼逃跑,兽群霎时蜂拥而上。

    转眼间,那雪狼已经来到了胜雪之山。突然,它被一道强力的屏障弹开,雪狼被这道守护胜雪之山的力量弹的老远,跌落在地。龙枫这才看清楚,原来那雪狼乃是一个人,那人同龙枫一般大小,也是个少年,身披雪狼皮,使用四肢奔路疾跑,看上去真的像是一只雪狼。

    少年不知何故跌倒在地上,也来不及细想,瞬间站起来,往另一方向跑去,龙枫看向雪狼奔跑的地方,似如一片火海,细看,原来不是火海,乃是无数棵火红色的巨树。

    这下,龙枫弄清楚了事实,既然那兽群追赶的是一个人,龙枫就不得不管了。他立刻从空中飞落下来挡在兽群眼前,那异兽等纷纷等住,纷纷亮出尖锐的獠牙恶视龙枫。龙枫那能被这群凶恶的虎豹吓到,锐利的目光盯在这群异兽身上,使得兽群之中闪过一丝胆怯。它们不知道龙枫的厉害,虽然闪过一阵胆怯,但它们乃是三五成群,血红色的眼中还是没把龙枫放在眼里,集结在一起也足够壮胆。那体型最大,性格最为凶猛的白色老虎带头扑向龙枫,见来势汹汹,以龙枫的身手却不足为虑。他转身绕到老虎的左侧躲开它的长爪,一手抓住老虎粗壮的左臂使劲将这老虎甩到老远处,兽群顿时群拥而上,这下龙枫杀机顿显,他握紧双拳,一拳便打死了一只老虎或是雪豹。没一会儿功夫,兽群全部被龙枫打到,只有哪只被龙枫摔的老远处的老虎见自己的同伴纷纷到底,形势不对,匆忙离开,龙枫本想追去,又想到那个被追赶的少年如今身负重伤需要救治,便不再去追。

    少年一路狂奔,他不知道自己的身后的兽群已经龙枫打死,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这一路狂奔早已超越了身体的极限。他身旁的冰天雪地逐渐消逝,慢慢的,一片火海笼罩在了他的周围,视野开始模糊,少年也不管这是什么地方,逃命要紧,疾步窜进这火焰般的树林之中,他终于往身后看去,那群猛兽终于没有追来。

    在火树林中,他的速度逐渐缓慢下来,尖锐的瞳目开始放大,在这陌生的环境当中,少年还能够依靠敏锐的身体在火树森林之中窜动,慌忙之余他还是由于不熟悉这里的地形摔倒在地。也正在这时,他终于感受到了身体传来的疲惫,他长大嘴巴大口喘气,胸口传来的阵阵疼痛顿时让他昏倒在地。

    这里是火树王国,这里的花草树木全部都是血红色的树叶,好似一片火海。

    龙枫沿着少年在雪地之上留下的足迹驶去,想要寻找这位少年。龙枫很好奇,那少年为何被兽群追赶,他怎么看着像一条雪狼,和常人判若两别。

    正在这时,龙枫双耳一动,听到的身后有东西快速飞来,他急忙转身,突然飞来十几道飞箭,其中一箭直至龙枫胸膛,他迅速伸出右手抓住箭身,拇指使力瞬间将整只箭折断。对于龙枫来说,打死那些老虎,躲过这些飞箭都是小菜一碟,还不至于让他为此表露声色。初次来到凡界便,妖魔没能遇到,反到遇到一些怪事,他感觉凡界似乎比他想象之中要乱。

    再看远处,阵阵马蹄声响,震耳轰隆。前边有一男子骑着白马奔驰而来。身后四五十个冰封王国的士兵骑着白马追赶,那士兵们在马背之上使用弓箭对准了男子的后背,随后朝他放去,所有飞箭全被他矫健的身躯躲过,这些与他擦肩而过的箭正好飞往前方,其中一直无缘无故飞向了龙枫。对于凡人而言,这个人身手了得,他已经让士兵们很头疼了。

    士兵当中有一个带头将领见前方乃是火树王国,心中瞬间感到不妙,面孔变得惶恐不安。暗想,若是再捉不住那刺客,要他去了火树王国,那可就麻烦大了。因为那里是火树之王的地界,前边那刺客去了火树王国之后,便难以搜捕,他们是冰封王国的人,没有权利在火树王国动用兵力,事情闹大了便会得罪火树之王。抓不住那刺客,回去以后,他不好交差,不仅会被冰封之王治罪,还得受朝堂之人羞辱,说他动用这么多的士兵,连一个刺客都抓不住,着实颜面扫地,内心之中压力重重。为此,他敞开大嗓门对前边那人嚷道:“大胆刺客,行刺诸侯王乃是死罪,赶快下马受降,本将求大王开恩饶你不死”。他想以此吓唬住这个刺客,可是那刺客却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径直往前奔驰。

    那将领气得之咬牙,大怒道:“可恶”。

    且看那刺客,浑身着装刺客黑衣,仅仅只是露出头。整个人看上去硬壮非常,体形结实,年龄要比龙枫大出四五岁。满脸冷峻,双目沉着。他早已看到前面的龙枫,见龙枫身着一身烈焰斑纹袍,气宇轩昂的站在原地,想来不是自己敌人,待他离龙枫不远之时,便对龙枫说道:“小兄弟,快走”。话音冷酷,却不使人厌烦。既然不是敌人,便是无故之人,他怕龙枫吃那群士兵亏,随后伸出一手想要将龙枫抓到马背上一起带走。岂止他正要触碰到龙枫之时,龙枫嘴角闭上双眼,嘴角露出丝丝笑容,头脑微微略动了丝毫,那人竟然之捞了个空随着马匹的冲刺朝着前方去了,凭他的身手,竟然连一个少年也抓不到,心中暗自一惊。

    龙枫绕过了那人之后,便是那群士兵,那带头将领见龙枫挡路,随即怒道:“臭小子,找死”。随后驾马直冲龙枫,本以为龙枫即将死于群马脚下,死于非命。怎知龙枫纵步跳起,一拳将那带头将领打到在地,所有人见状纷纷将龙枫围起来,龙枫没想杀这个将领,所以只是轻轻出拳,只见那个将领拍了拍胸脯立刻起身,他咬牙切齿,顿时恼羞成怒。此时龙枫已被团团围住,带头将领底气十足,他大步来到龙枫跟前,一副刀疤面孔,若是平常人早被他吓傻,但他面对的人却是龙枫,他根本想不到龙枫在他的面前是何等的强大,甚至已经超过了他的想象。在这么多士兵面前被一个少年打到在地,他要找回面子,他鼓足了力道,拳头吱吱作响,根本不把龙枫放在眼里,大吼一声:“臭小子,你今天是活的布耐烦了”。抡起一拳直至龙枫脑门,狠不得一拳将龙枫脑门打碎。所有士兵见将领是这番暴脾气,暗想龙枫这人得遭殃了。他们都知道自己这位将领的性格,嗓门大,脾气粗暴,普通人惹不得。就在那一拳击打在龙枫额前不远处之时,一些士兵甚至当即闭上了双眼,暗想,又是衣服残忍的光景,看来他们对这将领的手段有所余悸。

    龙枫一动不动,右手轻轻挡住这凡人粗暴的一拳,这时,所有人皆是大吃一惊,那些闭上眼睛的士兵不知发生了什么,也纷纷睁开双眼,个个目瞪口呆。就连那个身经百战的将领也瞪大了双眼,感到难以置信。

    这将领乃是征战多年的老将,身经百战,他这一拳能够打折一棵树干,如今打在龙枫手上,他却纹丝不动,毫发无损,暗想,难道龙枫是妖魔,可见他身着一身火色斑纹袍,不像是妖魔,反倒像是火树王国之人。

    此时,所有人再也不敢小看龙枫,个个提起精神。

    龙枫蔑视的对这个将领说道:“你们走吧,我不想杀你们”。此话毫无疑问打击着这个身经百战的将领的内心,经历过那么多的刀枪,从死人堆里爬出来,除了比他大的高官,自己何曾受过这等屈辱。他不是怕死之辈,只是受了这等侮辱,他比死还要难受,随机咬紧牙关,大吼一声,这次他使出所有力气抡起一拳再次冲向龙枫脑门,眼中已在愤怒之下涨满了血丝,强大杀气使他忘记了本性。

    龙枫又是轻轻一掌挡住了这一浑身猛劲。见龙枫只是格挡,这下,那位将领毫无顾忌的使出双拳,来回往龙枫脸上打去,都被龙枫轻松挡住,每一拳都使出所有力气,三十拳下来,奈何不得龙枫,自己却已经精疲力尽,开始喘气,一副凶恶的面容形同猛兽,还不打算放弃,又准备一拳打出,龙枫见他顽固不化,一脚将他踢出老远,强忍住疼痛,可还是惨叫出来。所有士兵见状纷纷下马亮出武器对准龙枫,却不敢对龙枫造次。

    两个士兵急忙从雪地上扶起那将领,倒地之时,面目狰狞,似如凶神恶煞,大嚷大叫。他的双手接触到地上的白雪,那雪在他手中紧紧捏着,此刻已被他捏成了一坨冰块,可见仇恨之深。将领起身,龇牙咧嘴,见身旁士兵的佩刀,缓了口气,重重的把手中已经捏成冰坨扔在地上,一手抽出士兵身上的佩刀直至龙枫,来到龙枫跟前,他双手将佩刀举过头顶,暗想,既然拳头拿你没办,就用刀子把你劈成凉拌,我就不信你有胆子敢用手接刀口。他那里知道龙枫的身体早已坚硬无比,即使这大刀砍在龙枫手上,龙枫也毫发无损。

    龙枫这才见到世人是何等顽固,明明打不过自己,非得找死。他还是一拳将他踢在了刚才倒地的位置,由于受不了龙枫脚上的阵阵余力,手中的大刀已经脱离了双手腾飞在空中,这次他在没有那么好运。在他倒地之时,那大刀从空中径直落下,刀尖正好刺进他的咽喉,这位将领瞬间一命呜呼。

    龙枫原本不想杀人,见那将领瞬间死去,脸上反倒一惊。他不是怕这群士兵会为那个将领报仇,而是怕这事让父亲知道会怎样。临走时,父亲特别交代过,不能在凡界惹事生非,否则定不饶恕,父亲若是知道自己在凡界杀人,将来还会不会让自己下凡,心中闪过一阵担忧。龙枫暗自想来,这算不算的上是惹事生非。眼下事情已经发生了,人生不能复生,只盼这事在父亲眼里还不算惹事生非。暗想,往后行事须得谨慎。他听得父亲说过,轩辕一族的使命是保卫凡界生灵,斩妖除魔,至于凡界的拼打厮杀,谁得天下,那是凡人自己的事,与他们无关。

    所有士兵见他死去,士气纷纷涣散。众人手持兵器,你望我,我望你,不敢对龙枫出手,一个个唯唯诺诺,不知所措。

    龙枫不想杀人,这下杀了人心中反倒来了气,他大嚷道:“带着你们的头领,都给我走”。所有士兵早就不愿意在此待留片刻,他们都明白,眼前的龙枫本事了得,不知是何方神圣,那能够对付得了。纷纷骑上马,托起那死去将领的尸体,没一会儿便跌荡着消失在龙枫视野之中,留下的只有白雪皑皑之中那死去将领的斑斑血迹。

    在龙枫身上发生的一切早已被刚才那位众人追杀的刺客看见。那刺客想到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实乃高深莫测,自古英雄出少年当真不假。他骑马来到龙枫身后,飞雪之中,刺客感受龙枫身上散发出阵阵威武的气息,使人震惊,那气息绝非常人所有。

    黑衣刺客下马见礼道:“多谢小兄弟救命之恩”。话音依旧那样冷酷,却不使人反感。

    龙枫转身看向眼前这人,神情冷峻,双眼眉眸之中镶嵌着异于常人的沉寂和冷酷,坚毅的决断,冷漠的背负,全从这双眼中显现锋芒。他体形瘦下,却有着强壮的筋骨,龙枫感受得到,在他的身体上,曾经忍受过极端的生死煎熬,浑身散发出冰冷的气息,内心却似乎有着一道希望的光芒。

    两人细视了一番过后,龙枫说道:“你也走吧”。

    那人便问:“在下名叫‘斑玉’,有一事还望小兄弟告知,我有一兄弟现在不知所踪,小兄弟可曾见过”。

    提到兄弟,龙枫顿时想起那个披着狼皮之人,他说道:“是不是披着一身狼皮,嘴里还露出两颗獠牙”。

    黑衣人闭上双眼沉静道:“不错”。想来,那句狼皮,獠牙深深刺痛着斑玉的内心深处。

    龙枫没想到那个雪狼乃是他弟弟,原本想等他走后,自己去找这个奇怪的雪狼。相比眼前这冷酷的黑衣人,龙枫对那他的弟弟更加感兴趣,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变成一个狼人。

    当下,龙枫说道:“正好,我也正要去找他,你可否告诉在你们兄弟身上发生过什么,我很好奇”。

    斑玉说道:“会的”。见他面目,话音异常沉静,龙枫对这两人更是好奇。

    两人随后离开了雪地,一路来到了火树王国。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