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鼎之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重生的英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二章:重生的英年

    十八年后,巨石峰上,一位十八岁少年伟岸的身影矗立于峰顶,透过一望无际的苍穹,少年神姿焕发,斗志昂扬。那少年生的七尺之身,丹眉锐眼,满头浓发从额前分叉左右披肩,浑身散出一股蓬勃朝气,倒有龙渊身上几分气魄。乍眼细看,似如一副顶天立地模样。那少年正是龙枫。

    巨石峰同昆仑山一样高大位居神山之列。放眼向凡界望去,云雾缭绕,风云变化莫测,金光四起,和风洋洋,烟霞昭昭,白虹贯目。峰上虽多有巨石成堆,却依旧能够看到四周青石夹缝之间毅然生有峭立花草,仰天大松巍峨于悬崖峭壁之边,蜿蜒葛藤缠于崖峰之身,细柳飘飘。

    清晨之处,万物复苏,正是天地精华浇灌于花草树木之上的时刻,谓之甘露,峰上之人皆早起采集甘露为食。如此提炼法力,得以充饥,使人不食五谷也能长寿。

    龙枫自小之时便学记兄长弟幼行事,众人早起采集甘露,他便早起采集甘露自饮,众人练武,他便练武,见众人能够飞升,游历于云彩之中,他便试着修炼飞升术。龙枫自小聪明过人,智勇双全,没有人教他如何运筹其中法门,全然靠着看到的事物参悟其中道理。飞升术乃是最难修炼的一门功夫之一,修炼的不好,稍有不慎,便会从空中跌落,轻则伤经断骨,重则残废。龙枫十岁时便能灵活运作飞升术,驰于云空。本想去到凡界游玩,不想龙渊却对他严令,阻止他飞出巨石峰。龙枫感到无奈,只得经常游历在巨石峰四周,他对这里的每一寸光景卓然熟悉了解。

    巨石峰上皆是轩辕族人,总听得父亲龙渊遣使族人到凡界杀妖除魔,龙枫习得一身武艺,那肯放过自己满腔报负,学有所成而不所用,岂不空有一身抱负,实在可惜。又听得兄长们说起那杀妖除魔之事惊险刺激,龙枫虽未亲眼所见,就只是兄长父辈们说起便使得他浑身热血沸腾,每每至此,他听得好不痛快。只是碍于父亲的严令,龙枫不得离开巨石峰,心中暗自难忍。

    他虽不敢离开巨石峰,心里却总惦记着凡界手刃妖魔之事,据说那妖魔法力强悍,若是斗不过它便会亡命天涯。龙枫心中暗想,父亲不让下山,定是认为自己法力不够,不足以对付那妖魔鬼怪,为此,他勤苦用功,一心向上,在族人之中已然出类拔萃,倍受关注。直到十六岁那年,龙枫实在耐不住寂寞,便找到父亲,与他说起下凡之事,龙渊自知他勤苦用功,才能出众,只是龙枫这般年纪并未见识过妖魔厉害,年少之人血气方刚,年轻气盛,又岂能轻易放他下山。再者,龙枫身系六界生死存亡,稍有差池,岂不万念俱灭。

    龙枫自十六岁向父亲提起下凡杀妖之事,父亲便打击龙枫,说他在妖魔面前太弱,那妖魔随便动动手指便能将他打到在地,听得父亲这么一说,龙枫暗自不服这妖魔的强悍,此后每天,龙枫付出比常人高出十倍的功夫勤恳修炼。待到龙枫觉得力量足以对抗之时,他便再次向父亲提起下凡杀妖之事,这下龙渊便告诉龙枫,说那妖魔之中或有四足六臂的怪物,不仅如此,有得甚至有七八条命,若是那妖魔变身长出四足六臂,你又如何对付,再者,倘若碰到那些命多的妖怪,即便真的杀死它一条命,那时你已经耗尽力量,那妖怪再次复活,又如何杀它。龙枫听的父亲这么一说起,看来自己花费十倍的功夫还不够,虽有些妥协,却不甘心,回去以后,他纵然放不下这一心除妖之事,便不再让自己修炼,而是把自己提升到磨练的境界。

    从父亲的言语之中,龙枫听得出,也对此深信不疑,那妖魔确实不可小视,狡猾得很,除了要有力量之外,还得依靠技巧法门,而这技巧何法门听别人口中说起只能了解其中二三分,想要灵活运筹这些技巧法门还得需要实战方能习得。

    龙渊虽然打击着龙枫的炙热,但他也明白,空有一身武艺而不能实用等同废材,也不会让龙枫在此巨石峰上碌碌无为,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他对龙枫的期望很高,在龙渊眼中,龙枫至少能够斗得妖族的‘黑狐王’,或是魔族的‘流鹰’,又或是凡界的‘诸侯王’,那时,龙渊自然敢让龙枫去凡界历练历练。

    此后,龙枫再也没有提起下凡之事,他全心磨练自己,直到能够举起庞然巨石,直到能够隔空抛物,直到他感到自己的身体一天天变得比石头还要坚硬。一直磨练到十八岁的今天,他毅力在这座巨石之峰的最高处握紧双拳,感受到浑身波涛汹涌的力量,鼓动之时,一股刚烈的气息从他周身蹦出,当他用手往胸口捶打自己的时候,已然感受到自己的肌体已经坚硬无比,在凡界那些普通兵器弓箭面前,自己已经刀枪不入。

    这时的他已经没有了两年前的浮躁,变得沉着,稳重。他的看外貌看上去总是一副英勇的神态,常人若是见到他,即便是身着布衣,也必定认为他是一个了不得的男子汉。给人一种强烈的安全感,若是被人欺负,只要躲在他的身后便可躲过一劫。他的面容沉着,原本俊朗的脸庞已经被他那股强劲的男子气概遮蔽。他的独特在于他那锐利的双眼似如横扫千军,威风凌凌,能将妖魔鬼怪吓破胆,却并不使人感到惧怕。

    这天,他站立在这座雄伟的崖峰之上傲世天下,英姿焕发,一一细数着那些潜藏在内心里的雄心与壮志。

    龙枫常听父亲讲起,六界之中那些声名显赫的妖魔鬼怪,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同这些威震六界的妖魔交手。

    转身看向自己脚下的轩辕一族,房屋依照伏羲八卦所建,在烈日的照耀之下,显得金碧辉煌,气宇昭昭。

    恰在此时,山下突然飞来七个人,那七人从空中落在地上,个个精力充沛,盛气凌人,直赴中央大殿。

    龙枫在峰上看的真切,那是龙渊的七个儿子,他的七位哥哥。哥哥们大多时间都在凡界降妖除魔,一年之中很少呆在巨石峰,龙枫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七位兄长。这次他们全部聚集在了一起,想来肯定是受到父亲的传唤,必有大事,思索之间,没一会儿工夫,兄长们已经进了中央大殿。龙枫迫不及待的从峰崖至上纵身飞了下来。

    他悄悄来到殿外一角,兄长们早已拜见过父亲,眼下只听得父亲坐立在首领之位上对兄长们说庄严的说道:“为父今天传你们七个到此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让你们去办,你们七个都给我听清楚了,此事事关重大,不可马虎”。

    七位兄长见父亲态度严肃皆洗耳恭听。长子‘龙幽’说道:“父亲,发生了什么事竟要出动我们七兄弟”。以往,凭借七位兄长的能力,父亲顶多只会出动三人办事,如今七龙齐聚一堂,龙幽急切的想知道事情原理。

    龙渊说道:“为父要你们七个潜入魔界,寻找一位寻找一个大魔头”。

    龙幽思索一番说道:“父亲,如今这六界之中最大的魔头莫过于传说中的‘亮魔兽’,只可惜他生性胆小懦弱,早已不知所踪。到如今,我甚至怀疑这传说中的十大魔兽是否真正存在。其次便是魔界之王‘重门’,自诸神将蚩尤大魔封印于神魔之井后,魔界早已一蹶不振,如今的重门恐怕还不是父亲您的对手”。

    有关七色麒麟,凤凰,以及十大魔兽的事迹距今实在太过遥远,现今在这六界之中没有人真正见过麒麟与凤凰和那十大魔兽,为此六界都当这些只是编造出来的传说。

    传说盘古开天辟地过后,天地之间不仅有麒麟和凤凰,还有十个能力强大凶猛的魔兽。那亮魔兽生来胆怯怕事不知所踪。倒是那十大魔兽之首天魔兽强大无比,与盘古斗得不可开交,盘古费尽心力将那天魔兽封印大地之下,双眼化作日月,头发化作繁星,四肢和头化作五岳,血液化作江河,体毛化作森林,总而言之那盘古之身化作世界万物。那麒麟与凤凰见盘古同天魔兽搏斗,同样费劲力量将其余八个魔兽镇压在了传说中的雷泽,十大魔兽就此终结。这些洪荒传说一直被流传至今,人们一直当作传言,就连至高无上的天神也从未见过那传言之中的事物。

    龙渊见识过羽鹤意象之中的黑暗之渊,他坚信黑麒麟必定被关押在那黑暗之渊里面,既然传说之中的黑暗之渊存在,就说明那七色麒麟同凤凰必定也存在这个世上,听得长子此般质疑,龙渊坚定道:“这些传说的确存在,你们切不可当假”。当龙幽提起那亮魔兽之时,龙渊心中顿时将重心指向那十大魔兽,虽然没人见识过那魔兽何等厉害,想来传言之中能够同盘古搏斗必定非同小可,在这六界之中,十大魔兽的凶悍恐怕就连天神也望尘莫及,此时此刻,在龙渊心中,不论这场千古浩劫是否与十大魔兽有关,十大魔兽始终是个隐患,既然是隐患,就得想尽办法阻止。只是这传说之中镇压十大魔兽的雷泽又在何处。

    正在这时,他想起长子口中的亮魔兽,双目灵光一闪对七兄弟说道:“记住,你们此去魔界务必找到亮魔兽,为父相信,从洪荒时代到现在,那亮魔兽不露声色,必定隐藏在魔界。凭你们七兄弟的力量一定可以制服那亮魔兽,记住,给我活捉”。此时龙渊心中对十大魔兽的猜测已经超过了七八分。因为,只有亮魔兽知道雷泽在何处,如果它设法解救出这十大魔兽,恐怕离这场灾难也就不远了。为此,他要抓住亮魔兽找到雷泽。

    说起寻找那亮魔兽,七兄弟顿时来了劲,龙幽道:“父亲放心,我七兄弟定当生擒亮魔兽来此,不找到它,我们七兄弟永不返还”。再看另外六位兄弟,众人皆是信心满满。

    龙渊又说道:“你们去到魔界,万万不可惹事生非,一定要秘密隐藏自己的行踪。那魔界如今虽然一蹶不振,但是他们毕竟是魔,力量强悍。你们若是被魔界之王发现,所有魔头便会齐聚一堂对付你们七个,到那时,你们身处魔界之地,自然寡不敌众,后果不堪设想”。

    听的父亲交代,七兄弟点点头,龙幽说道:“明白了,我们兄弟七人一定秘密行动”。

    龙渊挥手说道:“去吧,万事小心”。众人纷纷退去。此时大殿之内只剩龙渊一人,他屹然站立在原地说道:“枫儿,进来吧,别躲在哪里了,为父早就知道你躲在外面了”。

    龙枫此时正在门外,听的父亲强烈的话音,他知道自己还是被发现了,看来自己在父亲的面前确实还太弱小,连自己的行踪都隐藏不住。

    龙枫大步跨进殿门见礼,他说道:“父亲,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孩儿真不甘心”。

    龙渊细看他那张男儿面孔道:“你的进步确实比我想象之中要快得多,虽然才十八岁,为父承认,如今的你,能力同凡界的诸侯王不相上下”。听的父亲这么一说,龙枫暗自露出微笑欢喜道:“照父亲说来,我也可以随同哥哥们去往魔界擒拿亮魔兽了,是吧”。暗自看向父亲的表情,希望得到父亲的准许。怎想龙渊脸色突变说:“不行,你才多***臭未干的小儿,你还差得远呢”。

    龙枫心中的热血顿时又被浇灭,可是他不甘心,他不甘心自己满身的抱负就此停留,龙枫委屈道:“父亲,我已经长大了,我相信自己有能力去对付那些个妖魔鬼怪,您就算不让我随同哥哥们去魔界,好歹放我去一趟凡界也行啊,孩儿的这双手实在饥饿难忍了,心里面直痒痒,不杀几个妖魔,这心里实在不痛快”。

    见他握紧拳头,满脸难受的样子,龙渊也是过来人,很懂龙枫此时此刻的心情,在轩辕一族之中,龙枫的年纪最小,除开龙枫,轩辕一族之中年纪最小的都已经五十岁,说是五十岁,但是他们却与凡人不同,看上去年轻的多,虽说是活了五六十岁,可看上去确像是二十四五,像龙渊这种活了几百岁的人,看上去也只不过像是常人五六十岁的模样。

    不论龙枫是否能够拯救六界苍生于水深火热,在龙渊心中,龙枫毕竟还只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孩子,龙渊知道他很刻苦,头脑也非常精明,在绝境之中不断磨练自己,十八岁能够同凡界的诸侯王不相上下已经很了不起了,可是不论他怎么刻苦磨练自己,他终究还十八岁的少年,时机尚未成熟,还得让他在忍一忍。为此,龙渊还得打击打击龙枫。

    他知道龙枫不甘心,不甘心的人必定勤学苦练,龙渊正好利用这个机会让他再次提升自己。为此,龙渊摊开右手,一把神剑显现在他手上,他将那神剑抛掷在龙枫身旁的桌子上说:“这把剑名为‘轩辕剑’,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够将它拿起来,为父便答应放你下凡。你究竟有没有能耐下凡,就看你自己的本事”。

    那轩辕剑乃是当年黄帝赐给龙渊杀妖除魔的神剑,龙渊得到这把轩辕剑更是如虎添翼,有轩辕剑伴随龙渊,六界之中,大多数妖魔皆不是龙渊的对手。妖界之中万妖王,魔界之王重门,鬼界之王,拥有九鼎之力的寒浞,以及仙界的火狐大仙与他可以说是平起平坐。

    龙枫看向一旁的轩辕剑暗自念道:“父亲也太小看我了,我连千斤巨石都能举起来,就这么一把剑难能难得到我”。再看那轩辕见外形,金光夺目,巧夺天工,纹理条条,一面刻有日月星辰,一面刻有山川草木,剑柄之处,一面书有农耕畜养之术,一面书有四海归一之策,乃是轩辕黄帝之时,诸神采集首山之铜为皇帝所铸的一把旷世奇剑,威力无比,使用它斩妖除魔,得心应手,傲视群雄。

    龙枫也知道这把‘轩辕剑’肯定不是平凡之物,分量肯定是有的,但他相信凭自己的能力还不至于拿不起来,虽是如此。但他并不知道那是一把神剑,重量何止千斤。

    他来到轩辕剑前,深深吸入一口气,右手往那剑柄处握紧,随后使力将这轩辕剑拿起,怎知这把剑纹丝不动,丝毫没有移动的痕迹。龙枫那肯松手,他再次鼓足全身力气想要挪动这把上万斤重的宝剑,龙枫万万想不到自己耗了这么大气力,这轩辕剑依旧无动于衷。龙渊在一旁看的真切,嘴角露出笑容。

    此时的龙枫不再小看这把宝剑,他扯起袖口露出强劲的手臂,使出双手,一手握紧剑柄,一手抓住剑身,失足全身力量势要将这把宝剑拿起来不可。他挣扎着想要拿起来,脸庞已经开始变红,口中发出男儿天性中的吼叫,咬牙切齿,还好,他能够挪动这把宝剑,在龙渊心中已经很了不起了。龙枫却不以为然,他想到自己每天都在不同的绝境之中磨练自己,眼下却奈何不得这把轩辕剑,他不甘心,不认输。

    龙渊见他满目通红,便要给他一个台阶下,他说道:“好了,枫儿,别在勉强了,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巨石峰上,等你能够拿起这把剑的时候,为父自然让你下凡”。龙渊早就知道他拿不起这把宝剑,所以故意为难他,一来可以激起龙枫进步,二来让龙枫能够意识到自己的能力。听的父亲这么一说,龙枫却更加不甘心,他依旧紧握着手中的轩辕剑,为了证明自己有能力,为了证明自己可以做到,他永不放弃。正在这时,他再次大吼,周围瞬间飘进一阵威风,一团神秘的力量凝聚在龙枫的胸口之上,此刻在龙枫的身上布满一阵红光,神态威震,恍如有一道雷电闪过他的脑海,大吼之间,龙枫竟然奇迹般的将那轩辕剑举过了头顶。周围那股威风随着龙枫举起的轩辕剑狂傲不止。龙渊见状大吃一惊,他没想到龙枫真正能够将这轩辕剑举起,龙渊暗想,在他的身上究竟潜藏着什么样的力量,这股力量桀骜,却不放纵。竟让龙枫感到心惊肉跳。

    龙枫将那轩辕剑放于桌上,转眼看向父亲,当下龙枫乐道:“怎么样,父亲,我把轩辕剑拿起来了,这会我可以下凡了吧”。

    龙渊自然言而有信,他点点头道:“不错,我说过,只要你能拿起这把宝剑,为父便放你下凡,现在我准许你下凡。你能不能告诉我,是什么力量让你举起这把旷世神剑”。

    龙枫想了想说道:“我只知道有一股力量从全身聚集到了胸口,我感受到这股力量很强大,好像就隐藏在我的体内,举起这把宝剑的时候,脑海之中似乎还闪过一阵雷光。我的身体如今承受不了这股强大的力量,每次我在超越极限了时候,这股力量便会涌发出来,只是现在的我还不能够运筹这股力量,但我相信总有一天,这股力量会让我战无不胜”。

    龙渊又道:“也就是说,眼下这股力量消失后,你便不能再次举起轩辕剑了是嘛”。

    龙枫实说道:“现在怕是不能了,这股力量不到关键的时候凝聚不到一块”。

    龙渊点点头,如此说来,龙枫确实非同凡响之人,他更加确信羽鹤所说的话。他对龙枫说道:“好了,为父如你所愿,就让你去凡界历练,切记不可惹事生非,只得杀妖除魔,不可为祸苍生,否则的话,为父定不饶你”。

    龙枫得意的说道:“谢谢父亲,孩儿这就去了”。随后转身准备离开。正在这时龙渊想起什么又说:“等等”。龙枫转身又看向父亲,心中担忧,怕是父亲反悔,维诺道:“怎么了父亲”。

    龙渊说道:“让‘龙江’陪你一起去,为父不放心”。那龙江正是轩辕一族之中初开龙枫年纪最小之人,看上去二十四五岁,实际上已经活了五十多年,已是年过半百之人。

    龙枫这才放心,原来父亲并没有反悔,又想起龙江,龙枫说道:“父亲您忘了,半月以前,北方妖族祸乱,您让龙江哥哥去了”。龙渊这才想起半月以前的事,如今轩辕一族的力量大多投入魔界,妖界趁机大肆侵入凡界,‘北野家族’快顶不住,便派遣龙江前去制止妖族,龙渊脑海中思索的事太多,如今什么事都健忘了。

    龙渊心烦意乱又道:“算了,你一个人去吧,万事小心”。说完,龙枫点了点头离开了中央大殿,离开了巨石峰,飞往那凡界大地。这次他终于放松了压抑在自己心中的抱负,握紧拳头,傲视凡界大陆,天空的烈阳,云彩,气息似乎为他去往的凡界激起千层浪花,威震六界的时候或许从现在已经开始。龙枫澎湃道:“凡界,我来了,我一定要让父亲他们对我刮目相看的。总有一天,我要打败父亲口中所说的那个大魔头,等着吧”。龙枫在大殿之外偷听得世间上有一大魔头,听父亲言语,似乎连父亲也不是这魔头的对手,于是他暗自发誓,将来有一天要亲手打败这个父亲口中的大魔头。

    龙渊这些年也没闲着,他一直在暗中查询羽鹤口中所说的这个‘大魔头’。但这十八年来,他毫无头绪,神界已经内战二十年之久,龙渊多次向五方天帝道明这‘大魔头’的事故,祈求神界停战。那诸神位居至高无上的神,认为龙渊所言乃是异想天开,在他们眼中,即便有这么一号魔头,不妨让他来和自己一决雌雄。为此,对下方的事物早已置之不理。龙渊奈何不得神明,他的指责乃是守卫凡界众生,只不过眼下,他一心想要早点解决这个隐藏在六界之中的大魔头,轩辕一族的力量大多投入到东方,凡界大小祸乱已经不太放在心上。如此一来,导致现今的凡间多有异兽为虎作伥,妖鬼入侵横行,幸而那凡界的寒朝诸侯王拥有九鼎之力后,能够震慑住这群异兽妖鬼,碍于诸侯王的威名,妖兽之间还不敢太过放肆,凡人过得还算安宁。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