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鼎之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轩辕一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一章:轩辕一族

    《史记》五帝本纪中记载道:“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曰轩辕”。司马迁在记载跨越两千多年的史记之中以黄帝作为起始。

    轩辕之丘,传说乃是黄帝建都之地,黄帝即以轩辕为名,又以轩辕为号。黄帝膝下共有二十五个儿子,其中有十四个获姓被封诸侯。黄帝成神之日,授予其余十一个儿子龙魂,赐予龙姓。命他们长居巨石峰山镇守四方妖魔鬼怪,保卫凡界世人不受侵犯。从此十一个儿子在巨石峰上构成轩辕一族。尧舜禹至夏朝之时,轩辕一族便以‘龙渊’为首。

    六界之中,魔界位于东方,妖界位于北方,鬼界位于西方,仙界位于南方,凡界位于四界之中,神界坐镇上天主宰六界。

    魔族在六界之中的实力仅次于神界,是六界之中唯一敢于挑战神界的种族,不过,早在黄帝之时,魔界大多被诸神镇压于东方大海之下的神魔之井,多年以来,东方魔族由于势单力薄不敢造次。倒是北方与西方的妖界和鬼界多年以来屡屡侵犯世人安危。至于南方的仙界素来与神凡两界修好,从未没有发生矛盾。为此,轩辕一族将力量大多转到妖鬼两界之间。

    时下,南方仙界芸芸之中偶来两位仙者浮云而至。其中一位仙者生的一副清秀模样,身着白羽长袍,黑发长飘,镇定自若,头悬银色白鹤,双眼迥然有神且布满玄机。他是仙界之中的鹤仙,名为‘羽鹤’,双眼能够占卜未来。走在他前方的乃是仙界之主,名为‘火狐’。同羽鹤一样,火狐身着火红色长袍,头悬金色狐印,盛气凌人,火狐要比羽鹤年长的多,早已白发斑斑,面目慈和,偶然之间皱纹凹陷,却显得格外祥和,挡不住他身上那股浓烈的大仙之气。

    两位仙者来至南方仙界之门,仙界之门乃是仙界通往凡界的唯一路口,混沌初开之时,六界形成,天地之间一片混乱,为此将不同的世界隔离,驻守南方之人乃是南宫一族。

    想要进入凡界,必须经过南宫一族之人的防守,南宫一族乃是四大家族之一,四大家族乃是轩辕一族的得力干将,早在多年以前,北方妖孽同西方鬼魅肆意侵犯凡界,轩辕一族寡不敌众,遂从凡界寻来许多能人异士,这些能人异士被分配到凡界四方,把守四界之门,龙渊以东南西北为他们起姓,如此一来,南宫一族便成为镇守南方仙界之门的家族。说是镇守仙界,然而,仙界与神凡两界素来交好,南宫一族早已对仙界没有了防备,向来平安无事,倒是仙界之中多有来使,使者皆是去到巨石峰为龙渊带来关于六界中至关重要消息,并且为龙渊守护的凡界出谋划策,为此,仙界与轩辕一族的关系密切。

    那仙界之门足有山丘般宽大,从凡界看去,里面不时散出阵阵仙灵之气,人们并不惧怕。两位仙士到了仙界之门,发现门外并无南宫一族之人把守,本想就此飞往巨石峰,可又想到冒然行事多有不对,于是亲赴南宫家族找到首领‘南宫越’。会面之后,南宫越方才告诉两位仙灵,仙界乃是凡界的友邦,龙渊早已有令,仙界之灵若是往入凡界,不予阻拦。火狐大仙方才明白了事故,向南宫越告辞,这才顺心飞往巨石峰。

    路上,火狐大仙见凡界光景大有不同,原本应是朗朗乾坤,当下却是八面灵异,法力泛滥,也深知轩辕一族只是负责保护凡界安灵,并不干涉凡界的王朝君安偏锋于谁。轩辕一族管不了,那天上的诸神难道就纵容寒朝肆意改变凡界异灵遍布!几年前又听得凡界反往仙界的信使说,火狐大仙的女儿多年以前跟随了后羿,如今凡界乃是寒浞的天下,火狐的女儿也不知了去向,本想遣仙界使者来凡界打探一番,又恐此番作为得罪凡界君主,也只得作罢,怪只怪他的儿女去往凡界之后,情缘已炙。

    来到巨石峰后,火狐大仙寻到龙渊,龙渊体型健壮,生的一副傲骨,眉须之间透露处一股魄力,身着黑色斑纹袍,幻若天神。火狐大仙乃是仙界之主,以往,但凡有大小事故皆是他派仙界来使传告,龙渊不知何事竟然会让一直长居仙界的火狐入往凡界,想来这次带来的消息必定是了不得之事,凡界恐怕又得遭受一次巨大的祸乱。

    仙界有一门独有的功夫--冥想。火狐身旁的羽鹤便是练就冥想的仙灵,这门功夫可以预知未来发生的事故。

    一番见礼之后,火狐大仙让龙渊认识羽鹤,告知了羽鹤的能力。那羽鹤方才告诉龙渊真相,在他漫长的冥想之中,羽鹤预知到二十年以后,整个六界将会发生一场前所未有的千古浩劫,随后将自己冥想的未来透过双眼浮现在龙渊眼前。龙渊惊讶的看着二十年以后的六界,生灵涂炭,满目疮痍,所到之处,寸草不生,毫无生机。有得只是在烈火之中焚烧的黑色火焰,神人魔,仙妖鬼消失殆尽,世间万物变成一片浓烈的黑色火海。

    龙渊惊恐了一番,他万万想不到,就连心目中至高无上的天神也能被消灭,惊恐之间,心中阵阵余悸。是谁,谁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竟能够毁灭六界生灵。羽鹤摇摇头,他的能力有限,但从这片黑色火海之中,羽鹤断定,造成这场千古浩劫的必定是个大魔头,可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大魔头想要毁天灭地,东方的魔界之中,大多强悍的魔族早已被封印,如今的魔界之王‘重门’根本就没有这样强大的能力,他们猜不透,道不明。

    一阵寒颤过后,龙渊方才问之挽救这场千古浩劫的法门。那羽鹤便开始做法冥想,顿时又将脑海之中冥想之处幻化眼前,只见幻化出来的全然一片黑暗景象,什么也看不见,也看不清。龙渊暗想这一片昏暗究竟是何处,一番细想,全然不知。一旁的火狐大仙细看过后便猜测此处乃是传说中的‘黑暗之渊’。龙渊听得火狐所言之处乃是黑暗之渊,恍然大惊,黑暗之渊,那个深处六界之外的黑暗之渊,传说中的黑麒麟真的存在吗!龙渊一时难以置信。相传,盘古开天辟地之时,天地间布满混沌之灵孕育万物,其中走兽以七色麒麟为首,飞禽以凤凰为首。那七色麒麟产下三子分别是火麒麟,水麒麟,与黑麒麟。黑麒麟天性凶蛮,七色麒麟便将之囚禁于黑暗之渊,龙渊乍然一想,莫非这场浩劫与黑麒麟有关,暗自念道。可即便这场浩劫果真乃是黑麒麟所为,黑暗之渊究竟在何处,他感到为难,龙渊的职责是守卫凡界安灵,如今这场浩劫,已经全然超出了他自身的能力。本应将此般重大之事向天神禀报,可时下的神界早已烽烟四起,战火连连,五方天帝打得不可开交。神界的战争早在多年以前就已埋下隐患,当年刑天同轩辕黄帝争夺帝位之时便已杀机顿现,只是在黄帝的身后有北方黑帝与西方白帝的支持,其余两个天帝不敢造乱,刑天乃是南方赤帝手下大将,刑天被黄帝断首葬于常羊之山,后刑天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一斧头劈死了黄帝。这上天之主在诸神看来只能有一个天帝,为了争夺天帝之位,神界已然爆发战争,早已大乱,如今天大的事在他们天神看来也没争夺帝位要紧,龙渊也只得期待神界这场战役早些结束。

    思来想去,龙渊复问法门,只见羽鹤再次施法,这次浮现在眼前的乃是一片雪山。龙渊看的仔细,他一手指着那片冰天雪地,这不是如今的冰封王国吗!对于这座雪山,龙渊颇有印象,那雪山名为‘胜雪之山’,他记得多年以前,帝俊将自己死去的女儿‘嫦娥’放在这座雪山的湖泊之下,湖泊下面乃是一座巨型的水晶宫殿,为了让自己的女儿不受豺狼虎豹的侵扰,帝俊在胜雪之山布下一道神力,将女儿同外界隔离,除了神没人能够进去得了。多年以后,日照国的后羿来此救活了帝俊之女,那后羿原本便是当年射日神转世,虽然是凡胎肉体,但体力隐藏这巨大的神力,所以后羿进得了那胜雪之山。

    将胜雪之山细看一番过后,见并无异常,龙渊获惊,这场浩劫与胜雪之山又有何关系。恰在此时,羽鹤将视野幻化至湖泊之下的冰晶宫殿。只见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沉睡在一块冰床之上,那孩子已经死去多年。龙渊正暗想那孩子是谁。就在这时,羽鹤幻化出来的景物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排斥,场面突然消失,脑海之中瞬间闪过一位千古英雄的身影,羽鹤霎时惊奇,再次施法冥想二十年之后的这场千古浩劫,这次他所冥想到的未来不再是一片黑色火海,而是一片勃然生机,风调雨顺,那位千古英雄的背影历历在目。羽鹤顿时明白了一切,是那个孩子拯救了六界。羽鹤坚定的告诉龙渊,一定要救活那个孩子,他是唯一能够拯救六界之人。

    龙渊一片茫然,那孩子是谁,又怎能拯救六界于水火之中。便又问羽鹤那孩子是何出身,羽鹤的能力只能预视未来,不能探知那孩子生身父母是谁,只得暗自摇头。那孩子已经死去多年,又当如何使他重生,龙渊对此感到束手无策便问道。虽然他对羽鹤的话感到惊奇,可是内心却对羽鹤所说的每一句话深信不疑。

    与此同时,火狐大仙从怀中掏出一颗晶莹剔透玉石放于手中,那玉石光泽鲜明,闪闪发光,不时颜色变幻,这颗玉石乃是‘女娲石’碎片,话说女娲补天之时,遗留下许多块没用的五彩石,为了救助自己的爱女,女娲将自己万年法力聚集在这其中一块五彩石之上。女娲石也因此成为能够使人起死回生的神器。只是这火狐大仙手中持有的乃是那女娲石之上的一块碎片,当年,女娲从五彩石之上取出了三块碎片,将其中一块赠予了火狐大仙。这一块五彩女娲石碎片只能救助一人性命,眼下,也只有它才能使那孩子获得重生,为了六界这场千古浩劫,这一块小小的五彩碎片显得微不足道。火狐大仙将女娲石碎片交予龙渊,畅谈一番过后,两位仙士扬长而去。

    待两位仙者离去,龙渊召来了轩辕一族所有人,将他们分配到东边的魔界监视魔族一举一动。

    翌日,龙渊从巨石峰上来往冰封王国南边的胜雪之山,背向它身后的火树王国看去,整个冰封王国一片冰天雪地,遥望无际的雪域,飞雪连天,这里是北方,原本乃是大禹划分九州之中的冀州,如今已不叫冀州,而是冰封王国,这里的王将此变成了风寒霜冻。胜雪之上原本就是一座雪山,它位处于冰封王国与火树王国的边界,本是属于火树王国,奈何它乃是一座雪山,同火树之王的能力不符,火树之王索性只得将它赠予冰封之王,由此,冰封之王将自己的能力延伸到了火树王国。

    龙渊入往胜雪之上下的湖泊,只见冰宫之内一道巨石门敞开,里面果真有一孩子躺在冰床之上,龙渊细看那孩子,一道法术屏障完整的保全了孩子的尸体,即便死去多年,依旧生的一副神骏,龙渊不敢想象,整个六界的生死存亡竟然全系在这个孩子身上,在他身上究竟潜藏着什么样的能力,龙渊不得以知。一番细看过后,龙渊一手掏出女娲石碎片,一手施法消除孩子周围的法术屏障,将女娲碎石放于孩子胸前,那重生石瞬间发出五彩冰纷的光芒,不一会儿嵌入那孩子体内,龙渊看的真切,孩子逐渐有了神色,乍然间一阵刚烈的啼哭,那孩子感受到有人在召唤他,他不能死,这个世界需要他,猛然睁开了双目,瞬间苏醒,眼球犀利灵动,似如一副繁星。手脚之间来回晃动,骨胳经络出奇有力。背向冰床使劲四肢力气撑起胸膛将力量灌注在胸前。这孩子果真天赋异禀,神态威烈,必有作为,如此一来,羽鹤所说的这场千古浩劫并非异想天开。

    龙渊将孩子抱回巨石峰,回来的路上,他看到南方火树王国似如一片火海,细眼一看,并非火海,原来是那树木的枝繁茂叶从青色变为火红色,尤其是那片枫树,生得魁梧壮丽,怡然泰若,不计其数的枫叶盘旋于枫树之上,遮天盖日,似如强劲的手掌燃烧着自身力量,无穷无尽。为此,龙渊将这孩子起名为‘龙枫’。他希望这个孩子能够如这片枫树那样屹立在六界之中燃烧自己的力量,有着坚韧的决心捍卫六界生灵,不论风吹雨打。

    由此,引出一位千古英雄,他的复活注定成为一段永不垂朽的传说。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