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圣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32章 漫天的天仙子如雨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居然真的种出了天仙子,婀娜秀丽,出尘绝世,不染人间烟火,带着圣洁的光芒,白衣飘飘,凌空而渡。

    楚风瞠目结舌,真的被镇住了。

    但是,他反应迅速,马上开口,道:“来吧,都冲我来,我要是躲闪,算我真肾虚!”

    这么不要鼻子的话,也只有他能说的出口,脸不红心不跳,而且一副非常激昂的样子,热情地伸手却接引。

    不止一位,而是一群白衣丽人,从虚空中降临,伴着清香。

    有的女仙青丝如瀑,肤若凝脂,美眸带着灵性光辉,当真很惊艳。

    有的仙子还略显稚嫩,不过十六岁,略带婴儿肥,可谓满脸的胶原蛋白,大眼扑闪间,有狡黠之意。

    有的天仙子虽然清丽,但是大眼转动间又显出另外一种气质,竟是风情万种,宛若堕入红尘中。

    还有的女仙竟是满头黄金发丝,但却是东方人的面孔,连带着整个人都在散发朝霞般金辉,宛若笼罩层层神环,神圣无比。

    ……

    一群女仙,姿态各自不同,皆可称为绝代丽人,如今聚集在同一个时代,国色不足以形容,可让君王抛江山,弃社稷,迷醉于此。

    “谁怕谁,我楚风一生不弱于人,都冲我来!”

    楚风拍着胸脯,可谓气壮山河,气势……相当盛!他已经迎向虚空。

    这种话语如果让外界的老学究听到的话,一定骂他个狗血喷头,对他口诛笔伐,打落下万丈绝渊。

    轻笑声传来,惑人心旌,尤其是当这种笑声连成片,一群仙子衣袂展动,共同落下时,那场面就更美的让人窒息了。

    如绸缎般光华的发丝,美丽无暇的面孔,星眸点点,天鹅般的颈项,晶莹的藕臂,或修长或玲珑的身段,这是活着的群仙谱。

    楚风凌空而起,处在“群仙谱”中,芬芳扑鼻,飞仙般的光雨漫天,令人几疑在梦中。

    不得不说,这群天仙子胆子很大,居然主动飞向楚风,全都扑向他。

    “来,来,我,我楚无敌怕过谁!”他大叫道。

    “唉?”

    霎时间,楚风突然长叹,脸色垮了。

    他滞空,也有怅然也有不满,所谓的白衣女仙若梦幻空花,从他手臂间穿插而过,犹如灿烂朝霞洒落在身上。

    “我就知道,没那么容易!”

    他自然有预感,不可能种出一群血肉之躯的天仙子,那非常不现实,毕竟只是一颗种子而已。

    当然,若是栽种出来一位天仙子,或许还有可能,可是一群怎么看都显得“过量”了,太不真实。

    不过,这一次漫天白衣仙子飞舞,宛若凌波而至,让超级火眼金睛都不能真切辨别,也的确惊人。

    所有的仙子都缭绕着秩序光束,皆为晶莹的花粉颗粒所化,没入楚风的血肉之躯,化作特殊的能量,注入所有细胞内。

    轰!

    如同兰草的银色植物上,那花蕾绽放后,没有迅速枯萎,而是顶着灿烂的赤色花瓣,长出一枚果实。

    芬芳扑鼻,香气太诱人了,同时,果实上有规则碎片若隐若现,相当的惊人。

    “咦?”

    楚风深感惊异,这是从未有过之事。

    过去,一旦开花后,整株植物便会迅速枯萎,只留下一枚种子,而现在竟然长出鲜嫩通红的果实?

    楚风吸收花粉,自身的躯体再次被微调,而阳间道果所孕的魂光则在增长中!

    在此过城中,他始终在观察那个果实,不是很大,直径十二公分,浑圆,犹若一颗赤丹,剔透莹莹,绽放光束。

    秩序与规则在果实中呈现,非常的不凡。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已经将花粉吸收的差不多了,那果实却不怎么变化了,而且有些暗淡下去。

    “糟糕,什么情况?”

    楚风反应迅速,看了一眼石罐中,立刻觉察到为什么,天尊土不足!

    这一次,居然开花结果,所需要的天尊土是海量的,远超出了预料。

    还好,这一次洗劫太武道场,所获得天尊土有大量,毕竟是武疯子一脉的天尊,身价丰厚的过分。

    楚风快速向罐中添加灿烂的土质,甚至,他将培育大能级赤莲的异土都置入了少部分,一切都是因为担心这一次出意外。

    还好,随着补充稀珍土壤,这一株银色兰草般的植物稳定下来,再次绽放闪电般的光束。

    而那枚赤色的果实,则比红珊瑚还要晶莹,比阳光照耀的血钻都要璀璨,赤霞激射,一束又一束,极尽神圣。

    最终,果实自动脱落,向着地面砸来。

    而与此同时,正株银色兰草般的植物枯萎,于一刹那间成为齑粉,自动崩塌了,纷纷扬扬的落下。

    “我的一群天仙子,真是让人心痛!”

    楚风伸了伸手,所有的天仙子自然都消失了,化成光粒子被他吸收个干净。

    在说话时,他动作很快,不等果实落地,一把捞住了它,浓郁的香气让他的魂光都飘了起来,居然要离体而去。

    没什么可犹豫的,他吭哧一口,顿时满嘴都是发光的鲜红汁液,太鲜美了,甜而不腻,这是比各种大药都要惊人的果实。

    果肉入口即化,成为璀璨的浆液,又化成一片赤霞,没入他的全身细胞中,也滋润进他的魂光内。

    “恒王道果,成了!”

    楚风惊叹,几口下去,果实被他吃下大半,他周身暖洋洋,魂光在蜕变,一路闯进神王,破入大神王,最终直达恒王领域中。

    这让人心惊!

    一枚果实而已,药效却是如此的惊世骇俗,药效之力足以惊呆各教的老古董。

    可以确信,若非楚风早先的小阴间道果早已达成恒王身,成为参照物,那么这次他可能就因为这枚果实直接晋升进天尊领域。

    当然,那并非他所希冀的,而是要达到恒王领域后,臻至完美,无暇无缺,这样后再晋升天尊才足够强大。

    一般的天尊他怎么看的上眼?现在他就能杀天尊了!

    太武与行走在黑暗中的猎杀者老穿山甲,都被单恒王道果时的他击杀了!

    而现在,他已经是双恒王道果!

    吭哧几口,剩余的鲜红若太阳般的果实被楚风啃个干净,从的肌体中向外释放神芒,红光漫天,炫目之极。

    一时间,他的阳间道果进化到了目前的极限,恒王,彻底的与小阴间道果平起平坐,周身空灵,无尘无垢,达到某种不可再攀的境地。

    王路走到尽头!

    再走下去就是天尊!

    试问天下,此境谁可为抗手?楚风真心想找一个这样的人,来检验自身的道果。

    可是,他知道恐怕很难,恒王境遍寻古代也难以找出几尊来,如今可做他的对手的生物也只能在老家伙中找了。

    如果再跟他所谓的同辈中人动手,真的算是欺负人。

    然而,诸天有多广袤谁也说不清,大界存几何亦无人可知,总会有意外,总会有各种变数出世。

    尤其是在这个大时代,整片阳间界根基都可能被动摇,各种不世传承,史前神话中的存在都有可能再现。

    事实上,超脱大界外,超脱古史的生物都有可能回归,连不想不念都阻挡不了这种生灵的脚步。

    另外,更有其他进化支路在交融,节点要归一了!

    此时,便有这样的生物在行动,比如曾属于阳间、后来与仙族激战、断开了阳间路、走到最前沿的生灵,现在就有一批踏上了归程!

    而与此同时,阳间外,一座古殿沉浮,飘荡在混沌海中,这座密封与沉寂不知道多少载的古老殿宇中竟有生物在苏醒。

    阳间,某一尊石像正在向血肉之躯转化,并开口道:“阳间该统一了!”

    变天了,大时代的洪流谁都无法阻挡,一切都在改变中!

    此时,楚风一脸的诡异之色,晋升双恒王境界后,自身无暇,当真是进化到了无比完美之地,没有任何问题,一身战力足可以傲视诸天同代人。不过,他盯着种子看时,不能静心,觉得妖邪。

    楚风吃完赤霞喷薄的鲜红果实后,留下一个果核,两寸高,通体鲜红似火,蔓延出阵阵真实的火光。

    这果核的形状太特别,居然是一个炉体,而且是太上八卦炉造型。

    一个火炉子,涌动着威能莫测的火光。

    这还不是奇特之处,最为神异的是,炉盖可以揭开,能够摘下来,与炉体碰撞时当当作响,金石之音清脆。

    这还是一颗果核,一颗种子吗?

    楚风真的跟吃了死孩子似的,一脸的难受古怪的样子,以后还能继续栽种这颗种子吗?

    它怎么分为两部分,炉盖与炉体能分离,同时还孕育着一炉子的神秘火焰!

    这当真是成为器物了,任谁看到都不会怀疑,这是一件很不简单的兵器,超凡神秘,而绝不会认为它是一颗种子。

    从来没有过,第一次开花结果后,留下的果核竟是这么个形态,怎不让他无言。

    “到底还能不能再种出来了?”

    楚风都有点怀疑了,难道这其实是一件无上兵器,被大神通者化成了种子,直到今天才现真容?

    不过,他很快又摇头,兵器与种子是不能混谈的,他查阅阳间各种古籍,发现过蛛丝马迹,疑似有过活着的生物化成种子的先例,但从未有兵器能如此,毕竟不是生命体。

    “接着栽种?”

    楚风看了看火红的炉子,当真是不凡,秩序沉浮,养在炉中,一看就孕育着不可想象的奇异能量。

    不过,当他看到大能级土壤后,一阵犹豫,这土质不是很充足,尤其是想到不久前培育果实时险些出问题,他就更有些担心了。

    这种子远比其他神圣植物更耗稀珍土质。

    而太武为了培养赤莲,足足样了上百年,都没那让株大能级植物全面成熟,可见,太武手中的大能级土壤也不是很充沛。

    到了现在,楚风已经深刻了解到,在阳间什么最珍贵,顶尖花粉不用多说,而土质亦同样重要。

    甚至,有的大教掌握有传说中的大宇级植物的残根,可就是培养不出来,为什么?一切都是因为缺少相对应的土壤。

    各大势力划分地盘,所图为何?自然是寻找最强土质,从名山大川中筛选出来丝丝缕缕,日积月累,总能够凑出几份最强土质。

    “大能级土壤不够多,我得去找些仇人,‘借上’一些,让敌人付出代价!”楚风做出决定。

    同时,他也该去救紫鸾了,很为她担心。

    “敢将我身边的人囚在鸟笼中,不管你是引我上钩,还是图谋其他,都要付出代价!”楚风冷声道。

    能做出这种事的生灵,肯定不是什么善茬儿,其心可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